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又壮又圆
    他要的是红袖添香,红袖添香啊!

    走了半个多时辰到镇上,学堂要稍微远一些,而阮子文还要买些东西,并不急着回学堂去,因此在路过酒馆时先停了下来。

    “等我一下,我先去问问他们收不收鹿肉。”许大烟从牛车上跳了下来,向酒馆走去。阮子文瞅着许大烟离开,戳了戳夏玖:“夏兄弟,你是怎么跟许大烟认识的,怎么就会……喜欢她,给她当倒插门的?”

    夏玖立马反驳:“谁说我喜欢她?就她那样的,我还看不上。”

    阮子文:“……可你不是给她当倒插门的吗?”

    夏玖嘴角直抽抽:“那是她在瞎说,像她那种刁蛮无理,粗鄙不堪,胸大无脑,不知羞耻,极度凶残的女人,谁娶了谁倒霉,瞎了眼才会喜欢她。”

    阮子文:“那你……”

    夏玖无比认真地说道:“我是看她可怜,没人要,又救了我的份上,好心冒充一下她男人,省得她老被人取笑。”

    阮子文:“……”

    夏玖拍拍阮子文的肩:“我告诉你啊,这个女人很可恶的,你千万别被她的脸给骗了,喜欢上她,要不然你就惨了。”

    阮子文呆呆地点头,觉得太对了,那个许大烟跟个土匪似得,就不是什么好女人。

    可尽管夏玖说得很有道理,他自己也觉得说得很对,可看着夏玖那似是得意又是似不屑表情,他怎么就觉得不太对劲呢?

    “你还小,可能不太懂,不过你只要记住,以后离她远点就行。”夏玖摸了摸阮子文的脑袋,如个大哥哥般教导阮子文:“你一定要珍惜生命,远离渣女。”

    那真是个渣女来着,不合适你这种小白脸。

    夏玖很是温和地笑着,心里头却在想,那种不要脸的渣女,就让九爷来收拾,别人都靠边站着去。

    摸了爷的小牛儿,还想去勾搭别人,做梦去!

    期间许大烟回来一趟拿猎物,看到他们俩本来在说话,看到她来了就住了嘴,有些好奇,只是没问。

    因为猎物是活的,那家大酒馆就全收下了,就是想黑下鹿角没黑着,还花了大价钱买下,有些不痛快。

    许大烟笑咧了嘴,想黑她的东西没门,真以为她不知道一对鹿茸的价值比所有猎物加起来的价值还要高?

    怀揣着四十二两银子的许大烟表示,这下有银子买靴子,剩下的银子还能盖个带院子的小房子。

    许家那那群人怎么想的,她压根就不想管,反正她现在有了爷们,那就该分出去住。

    对,就这样,没毛病!

    只是再次回到牛车那里时,看着车上几个,怎么感觉不太对劲,特别是娇爷跟阮子文,那是啥表情?

    “既然你猎物都卖了,咱们就在这里分了吧。”阮大爷瞧许大烟笑得见牙不见眼就知道赚了不少钱,打从心底下羡慕,甚至有些嫉妒。

    这许大烟蔫坏,有本事打猎赚钱还讹他们家十两银子。

    夏玖很自在地从牛车上下来,朝阮子文挥挥爪:“好兄弟,记得哥们说的话,以后小心点,千万别上当。”

    阮子文点头,感觉有点蒙,这位夏兄好像人不错,值得交往。

    就是太傻了点,上了许大烟这个色狼窝还想完整出来,那是可能的事情吗?心底下就有些犹豫,要不要提醒一下。

    珍惜节操,远离悍女。

    夏玖一副急着要靴子样,不等阮子文反应,拉着许大烟往人群里钻。

    今儿个是十五,镇上大集日,比一般时候要热闹。人也多,往人堆里一钻,转眼就见不着人。

    这年头衣服样式都大同小异,颜色单一,不仔细看的话,真找不找人。

    于是阮子文反应过来的时候,夏玖跟大烟早没了影。

    阮子文捏了捏大拇指,问:“大哥,你觉得夏兄他跟许大烟两个,能好么?”

    阮大爷想起那是十两银子就有点肝疼,哪里有心思去思考别的事情,没好气道:“好不好那是人家的事情,你只要好好念你的书,争取考上汤圆就行。”

    阮子文纠正:“那叫状元!”

    “对对对,壮圆,又壮又圆的。”阮大爷一脸恍悟,无比认真地说道:“走,咱们到镇学去看看,要开了科,你就先考上秀才,到那时候咱们家就不用交税了,以后再考举人,壮圆。”

    阮子文嘴角直抽抽,大哥是个精明的,就是认识的字不多,只是自己从来就没有想过状元两个字还能这么解释。

    又壮又圆,武状元都不会这么解释。

    忍不住就认真解释了一下,状元两个字的含义,虽然他不觉得自己能考上壮圆……呸,是状元。

    阮大爷就嘀咕了,不知开国老皇帝哪来那么多想法,颠覆了整个大陆的格局不说,还整出科举这条不伦不类的道路来。

    小时候没少听老爷子磨叨,这个大陆本来不是这样的,有平民,有奴隶,有部落,有贵族……有帝国。

    经常有战争,谁的力量强大,谁撂杆子做主。

    认识再多的字也没用,能耐不够很有可能就会沦落为奴隶,脸上烙个‘奴’字,哪怕你反了奴隶主也没脸,因为那个时代压根就不给奴隶翻身的机会。

    只要你脸上有字,认的字再多,人再有能耐也不会被承认,会被群而攻之。

    像许大烟这样的,是奴隶主又爱又恨,又不太敢惹的,家里要是有这么一个人……

    阮大爷一哆嗦,还是现今这社会好,念书也是一条通向富贵的道。

    莽夫莽妇,不可取!

    这年头花钱买卖鞋子的人实在不多,哪怕是有钱人家,也乐意自己做鞋子穿。

    没法子啊,穷人家要么拿家中旧得不能再旧的衣服布料做鞋底,要么穿不起布鞋,反正一年有三个月是夏天,这里冬天也不会下雪,不太会冻坏人。

    富人家要闲着没事,也自己做,赠人鞋子还是个十分普遍的习惯。

    满大街卖鞋子的也是有不少,瞅着就一种款式,然后大小码随便你挑,一个摊位统共也就摆十多双,还想着一天能卖完,然后回去再做,等下个月十五再拿来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