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十个以上
    一大早的,就守人门外,肯定没好事。

    许大烟嘴角一抽,有没有搞错,刚她还夸他人面桃花,多娇嫩,结果给她来了一句人面兽心,她有那么禽兽么?

    “你们家的牛今天闲不?”许大烟觉得自己是个大人有大量的,就不跟一个小少年计较了。

    真要计较的时候,再拖小树林得了。

    原主不知道怎么生米煮成熟饭她知道啊,到时候不止要煮熟,还要煮烂了去,看这弱鸡少年怎么嚣张。

    “不闲,没空,不伺候。”阮子文摸了摸裤头,确定带子捆好了,才得意地说道:“我今天回镇学堂去,你们家想借牛用没门。再说了,就算我不回镇上去,也不把牛借你们许家。”

    一家子厚脸皮的,哼!

    许大烟却眼睛一亮,一拍掌高兴道:“这感情好,你啥时候出发?我坐你顺风车到镇上去办点事。”

    阮子文:“……”

    要不要回屋里说一下,今天不回镇上去,明天或者后天再回?

    “幺儿,你在跟谁说话,该吃早饭了,趁早赶路没那么晒。”阮婆子在屋里喊。

    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许大烟给听着。

    呵呵~

    阮子文面色一沉:“笑什么笑,就算一会儿就走,也不带你。”

    许大烟撸了撸袖,举起拳头吹了口气,笑眯眯道:“你会带的,最近我力气又大了点,五六百斤的玩意我拿起来就跟玩儿似的。”

    说着将篱笆门外的石墩子抱起来抛了抛,又放了回去,朝阮子文送了个飞吻,转身往回走。

    顺风车好啊,不用自己赶。

    阮子文看着许大烟走了,朝篱笆门冲出去,弯身就去抱石墩子。

    纹丝不动。

    使脚踹……哎呦,疼!

    不死心又使了吃奶的劲去推,结果还是一点儿都没有推动。

    这许大烟根本就不是人,是头大力熊。

    “幺爷爷,你在干啥?”正要去上茅房的阮大郎问。

    “刚有野兽,我出来看看。”阮子文抹了把额间的汗,两条脚一拐一拐地往回走。

    “有野兽?”阮大郎一脸震惊。

    阮子文顿了一下,淡定道:“没有,我看错了,还以为是头熊来着,没想到是个人。行了,没事了,回去吃早饭去。”

    阮大郎:“哦,我要上茅房,幺爷爷你先吃。”

    阮子文:“……”

    以往吃在嘴里还算不错的早饭,如今吃着不是滋味,心里头又惧又恨,想骂死许大烟这个不要脸的。

    可骂是骂不死人的,反倒打能打死人。

    作为一个女子为什么没有女子的样,天生一副大力气且不说,如此横行霸道,死不要脸,色胆包天……

    “爹,我今天不想回镇上。”阮子文蔫头耸脑,一副没精没神的样:“要不然明天再回去?”

    老阮头道:“现在三月中了,说不准镇上已经有消息了,到时候若是开了科,你就该下场考试去。早些回镇学堂的好,家里没啥让你惦记的,你早日考上秀才才是正事。”

    阮子文欲言又止,迟疑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刚咱们家有人来找。”

    “谁?”

    “许大烟,说要借咱们家牛用。”

    “甭管她,咱们家今天得用牛,得送你到镇上去。”

    “我也是这么说的,结果她说正好,要跟着一块到镇上去。”

    “……”

    “我不答应,她把咱们家院门外头的大石墩子给举了起来,还随意抛了抛,好像那里头塞的脸是稻草似的。”

    “……”

    “咋样,要不我明天才回镇上?”

    “……不就搭个顺风车嘛,有啥关系?听说这许大烟找了个倒插门的,长相还不错,就是娇气得跟个城里头姑娘似的难养活,估计是想到镇上给那倒插门的买东西去。”

    门外那个石墩子有多沉他们不太清楚,反正两个人抬不起来,三个人才能勉强抬起来。

    力气大成这样,不说他们阮家所有男人一起上能不能拿下,就是能拿下也不好意思全上,毕竟人家一姑娘家。

    顺风车嘛,搭就搭呗。

    能不给搭还是咋地?

    只要不把人给拖树林子里,啥都好说。

    试想有人在旁,这许大烟应该不会那么大胆吧?

    应该……不会吧?

    其实阮家人也没底儿,心里头放心不下,又商量了一下。本来是阮大爷赶车,阮二跟着一块送去的,现在除了他们俩,阮大阮三还有阮大郎都跟着,甚至身上还别着柴刀棍子。

    在老小几个无比担忧的目光下,浩浩荡荡朝村口走去。

    “阮大爷,这呢!”许大烟杵在夏老大夫院门口那里等着,没多会就见牛车来了,咧着嘴喊了声。

    阮大爷停了下来,一行人朝许大烟看了过去。

    顿时嘴角一抽,觉得自家人想多了。

    只见许大烟一旁放了个大篓子,篓子边上还有个人坐着。那人生得俊俏,不用问就知道是那倒插门的。

    人家倒插门的多俊,看着会一块走,人家许大烟估计不会乱来。

    “还坐着干啥,走啊!”许大烟把篓子往后面一背,就想把公鹿带上,可娇爷还坐着不起。

    夏玖使了使劲,疼啊,不敢使劲了,说道:“脚疼,起不来。”

    许大烟:……

    你还疼,公鹿都快让你给坐死了,也没见它喊疼。

    许大烟不想废话,直接撸了袖,然后……弯身把人给抱起来送牛车上了。反正就是花点力气的事,娇爷都不嫌丢人,她当然不会嫌。等把人弄车上去了,又回头把公鹿给提上。

    “有点挤,呵呵。”许大烟眼珠子来回转,打量着阮家人。

    一群阮家老爷们干啥去,又是刀又是棍子的,莫非是要找人干架?

    瞧这一个个弱得,别是让人家给打了,就很仗义地又撸了撸袖,说道:“你们这是找人干架去?要不要我帮忙,我一个人就能帮你们撂倒十个以上。”

    阮家爷们:“……”

    十个……以上?

    呵呵~

    “呵呵,大烟姑娘误会了,我们家不是找人干架,是要送子文到镇学堂去。只是最近镇上不太平静,人多点,带点家伙能安全点。”阮大爷尴尬地笑了几声,解释听起来有点干巴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