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你上哪野去
    这心里头的感觉,真是难以形容。

    大烟把人放下来,朝屋子里头喊:“老头儿,娇爷的脚扭伤了,你给看看。”

    老大夫应声走出来,看了看天:“干啥去了,这么晚才回来。”

    “打猎去了。”大烟随口应了一声,若不是夏玖死活要跟着去,根本不会那么晚,肯定能赶在天黑前回来。

    再早不说,这会至少连饭都吃完了。

    夏玖不高兴,说了多少次要叫九爷,偏生到了这死女人的嘴里就变了调,成了娇爷。

    你才娇爷,你全家都是娇爷,夏玖心里头腹诽。

    “刚你二妹来找你,让你回家吃饭,你自己看着办,是在我这里吃了再回去,还是回去吃去。”老大夫看了看夏玖的脚,上面划了一道又一道的口子,衬着白白的肤色,看起来挺吓人的。

    倒真是扭伤,不过没多严重,养两三天就能走路。

    “自然是在你这里吃,不过我得先回去一趟。”大烟把东西都放好,瞅了夏玖的脚一眼,眼角微抽了抽,转身往外走。

    死老头儿都开了口,自然是给留了饭,不吃留着做早饭么?

    只是家里头来找,总得回去说一声,顺便看看单氏胳膊上的伤。

    至于回去吃饭的事情,大烟没怎么想过,就三房那点饭菜,便宜爹一个人就能全部吃掉,根本不用担心有剩饭。

    单氏听说大烟没在老大夫那里,就猜测是上了山,心里头不放心,再加上受了伤的原因,根本就没有胃口吃饭。

    两个小的挨着单氏坐着,见单氏不吃,他们也不吃。

    倒是许老三累了一下午,又跟许婆子说了好一会儿话,又饿又渴,灌了两大碗水回来就想吃饭。

    “咋了,天黑黑了,咋还都不吃饭?”许老三不明所以,一时间也不敢动,有些无措地坐在单氏对面。

    单氏就道:“你就没感觉有啥不对?”

    许老三呆呆道:“这不挺好的吗,有啥不对?”

    单氏就无了语,这当人爹当的,连大闺女没在家都没有发现。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想生气也好像没了脾气,一点也气不起来。

    这一天下来事多,单氏倍感疲惫,扭头朝天井看去。天都全黑了,只有那么一点星光,瞅啥都瞅不太清楚。

    也不知大烟这会下山没有,能不能看得见路。

    “那啥,我去把火盆点着了。”许老三还是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只是打从心底下有些虚,特别是看着单氏那张脸的时候。

    一般情况下,只要没啥事,都不会点火盆。

    火盆里头放的是柴火,偶而能弄点松脂,烧着能看得着,只是太呛了点。

    上房跟其他几房倒是有油灯,甚至许老五的房间里还有蜡烛,可那些都不是三房能用的。

    比起油灯跟蜡烛来说,火盆倒是够亮的,大烟才进院子就看到三房窗口明亮的灯光,从窗口能看清楚里面。

    许老三就没想到大烟,看到大烟从门口进来,整个人就是一愣。

    “咋还不吃饭?”大烟只当没有看到许老三,眼睛看着单氏。

    “才闲下来,刚要吃呢。”单氏没说许老三什么,左手摆碗,说道:“你回来得正好,趁着现在还不太呛,赶紧吃饭。”

    碗很快就摆放好,单氏单手想去盛饭,饭勺被大烟拿了去。

    一人给盛了一碗满的,唯独到了许老三那里没管,把饭勺放许老三碗里,让许老三自己盛去。

    许老三还等着吃呢,见着不免有些恼:“死妮子,你咋不给老子盛呢?”

    大烟道:“你自己盛,盛多少吃多少,不比我给你盛的强?”

    话是这么个理,可都给盛了,就他一个不给,他这心里头不舒服呀。这会儿肚子也真是饿,倒也没跟大烟计较点什么,赶紧端了饭缸子盛。

    大烟自己没盛,筷子拔了几下菜,清淡得令人没半点胃口。

    这年头金属器具都很贵,除了必要用到的工具以外,一般能不用金属的,都尽量不去用金属。

    许家就连个铁锅都没有,菜一般都以蒸煮炖为主。

    再且炒菜也很费油,除了过年的时候会炒一下,一般都不会炒菜。

    最多的就是清水煮菜,熟了以后捞起来放点盐,再倒几滴水,然后拌一下就吃了。

    不是说不是炒的就不好吃,只要菜炖得好一样美味。

    比如猪肉酸菜粉条子,梅菜炖肉等。

    吃得太过清淡,肚子里没油,就是吃撑了也还感觉没有吃饭。这几天因着大烟的原因吃上不少荤腥的单氏母子几个也就罢了,只吃了六分饱的许老三就忍不住吧嗒嘴。

    要是有肉的话,这脑袋大的盆子,他能吃三满盆的。

    “死妮子,你咋还不吃?”许老三往瓦罐里瞅了一眼,里头还有一碗饭,要不是想到大烟还没有吃饭,他早就盛着吃了。

    大烟看了单氏几个,这几天吃得好,饭量倒是小了许多,看着应该是吃差不多饱了。

    “夏老头儿那里给我留了饭,一会我去他那吃,剩下的这点你吃了吧。”大烟说完站起往外走。

    许老三赶紧叫住:“死妮子,你这是咋回事?这几天老不在家里头吃饭,你那么能吃,夏大夫傻了不成?让你上他家吃饭去。”

    大烟翻了个白眼,再能吃也没他那么能吃,一个人能吃下五个人的饭。

    那不是精致小碗,而是大海碗,普通锥头一碗就是一斤。

    “我帮他采药,他管我饭。”大烟为了省事,随便谄了一句,话声落下,人也出了门。

    出了大门顿了顿,又顺墙绕到窗口那,说道:“把门关了吧,晚上我不回了。”

    许老三闻言大嗓门一下子吼了出来:“你不回来上哪野去?”

    大烟想顶他说上外头野去,然后整个野种回来,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虽然看这个便宜爹不顺眼,但也不能没事给自己找麻烦。

    真要那样说了,指不定这便宜爹会拿棍子追她。

    “你甭担心我,夏老头儿那里有地儿住,我在那里将就一晚。”大烟解释了一下,反正她睡觉的时间短,一天只要有一个时辰就差不多,哪里都能将就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