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讨要说法
    傍晚,在田里干活的许家人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路过田头时看到最先种下的那一批稻子已经长出一寸多长的秧苗,心情却是很好。

    忙活了半个月,总算是把稻种全部撒上,往后能好好歇歇。等到了八月,若天公作美,定然能有个大丰收。

    许老三肩扛着犁耙急匆匆地往家里头赶,心里头惦记着单氏胳膊上的伤,担心几个孩子能不能照顾好。

    “来娣,来娣你咋样了?”在他人面前,许老三一般都叫单氏的名字,只有在私底下才叫孩他娘,又或者媳妇。

    许家人有个特点,嗓音很是相似,不细听能混淆了。

    不过许老三是大嗓门,也不太像,一般不会听错。只是其他们都叫自己媳妇名字,许老三总不能例外。

    “在这呢。”单氏在厨房里头烧火,也没出来,直接在里头应了声。

    单氏右手不能动,烧火不是什么费劲的事,光用左手也能行。

    主要是她忙碌了十好几年,已经忙成了习惯,闲久了会就有些坐不住。见小杨氏背着孩子实在忙得很,就来帮忙了。

    “你胳膊咋样,看大夫了没有?”许老三匆匆把犁耙放到农具屋,然后伸长脖子往厨房里头瞅,自己却没往里头走。

    这是许家人的习惯,男人一般不进厨房去。

    “爹你让一下,堵我路了。”大雁推了推堵在门口那里的许老三,没好气地说道:“娘的胳膊伤得厉害着呢,差点整条胳膊都掉了。大夫可是说了,至少得养三个月,要不然以后就是个废的,连筷子都拿不起来。”

    许老三被推了个趔趄,心里头纳了闷,二妮子力气好像大了不少。

    “以前你就是懒的,瞧这几天干多了点活,力气也变大了。”许老三把门口让了出来,还不忘说上一句。

    大雁顿了一下,看了看自己怀里头抱着的木柴,突然间就觉得自己很了解大姐的心情。

    就是她现在……也很想将木柴砸爹身上去。

    什么叫懒?

    以前虽然没有下田干活,可家里头的活计什么时候少了她的,洗衣服、砍猪草、打井水……除了不用煮饭以外,哪个家务活少得了她?

    大姐那句‘眼瞎心也瞎’说得没错,自家老爹就是这样的。

    “爹,我娘看胳膊欠了三两银子,我奶一文钱也没给,你看着办吧。”大雁也不知该怎么跟自家爹说话,把木柴扔下又走了出去。

    许老三听着就是一愣,不过还记得把路让出来,完了往单氏那里看。

    “来娣啊,你胳膊咋样?”许老三下意识忽略银子的事情,关心起单氏的胳膊来:“你出来让我看看?”

    单氏没好气道:“有啥好看的,不过是一胳膊顶两个粗罢了。”

    一个顶两个?那问题可大了,许老三瞪大了眼睛。

    “你出来让我看看。”许老三更不放心了,又喊了一声。

    单氏估摸着菜已经煮好,把烧剩下来的那一小截木柴往里头推了推,又把旁边的柴火拨开了点,省得不小心把厨房点头,这才走了出来。

    许老三急忙伸手去摸,想看看到底多肿。

    吸!

    他都觉得没使多大的劲,单氏就疼得倒吸一口凉气,吓得他赶紧把手缩了回去。

    “你,你咋样?”许老三结结巴巴,一脸无措。

    “碰啥碰,手就跟钳子似的,别把我骨头又整得错位了。”单氏左手拍开许老三停顿在半空中的手,面上带着些许防备。

    许老三回想了一下,说道:“你这胳膊哪是一个比两个粗,分明就是抵得上三个粗啊,咋伤成这样的?”

    这话正说着,老四俩口子从门口进来,闻言把脚缩了回去。

    就,就是撞了一下而已,伤得有那么重吗?史氏伸长了脖子往单氏那里瞅,就看到单氏宽松得能塞得下三个手臂的袖子,变得有些紧绷。

    瞅得比她的肥胳膊还要粗些,不似作假。

    要知道单氏虽然个头不小,人却瘦得跟柳条似的,胳膊肘比手腕粗不了多少。

    “老四啊,你说咋办?不知这药钱给了没有,咱会不会被讹上啊?”史氏是真的怕了,哪里想到会这么严重。

    “我哪知道咋办,祸是你闯的,你自己看着办。”许老四心头有些不痛快,不过也没多担心,反正这祸是史氏闯的,就是要赔也是史氏回娘家要钱去,算不到他头上去。

    如此想着,许老四进了门,直接拐回自己房间去。

    史氏瞧着,又伸长脖子瞅了一眼,偷偷摸摸地往屋里走。

    按理说这事也不能怪她不是?要怪就怪单氏死不承认自己骚,还跟她动手,受了伤都是单氏自己的错。

    又想着,瞧着都看了大夫,应该朝上房要了钱。

    “史氏你给我站住。”许老三没瞅着许老四,倒是瞅着史氏,大嗓门立马叫了起来。

    史氏僵了一下,见到许老四后脚进了房间,哪里乐意站在外头,就跟没听到似的冲进了房间里,还把房门给关上了。

    砰!

    许老三生气了,朝四房冲了过去,用拳头砸门:“开门,给我开门。”

    随许老三怎么砸门,反正门里头俩人都不吭声,也不开门。

    砸门的声大了,上房也听得清楚。

    “老三你干啥,这是拆门还是拆房,没看到墙都动了吗?”许婆子从房间里走出来,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

    “娘,来娣她胳膊让老四媳妇给撞得一个胳膊顶三个粗,我得向她要个说法才行,不能当啥也没发生啊。”许老三有些悚许婆子,可想到单氏伤成这样,还是硬了起来。

    许婆子就斜了单氏的胳膊一眼,顿时这眼皮子就是一跳,先前见着时都还没有肿成这样,这会咋那么肿了呢?

    刚在房间里听着,好像是不好好治就得废掉,以后连筷子都拿不起。

    许婆子这脸就垮了下来,得花多少银子才能治得好?家里可没这个银子给治。再说了,治好也不一定管用,到时候还是浪费银子。

    在许婆子眼里,单氏差不多就成了废人,连一文钱都不值得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