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赚钱买靴子
    生在普通父慈子孝人家,是家人欣慰孺慕的顶梁柱;生在土匪窝,是厉害的二把手;生在军营,是杀敌猛将……

    可生在这许家,那就是个任劳任怨的忠心,又得力的奴才。

    “你们家还真是奇怪。”夏玖看不明白,总觉得死女人这房不像这家的亲人,倒像是仇人,不然不能这么往死里头折腾人。

    也觉得死女人这房人蠢得跟猪似得,不知道反抗。

    撇开死女人不算,光死女人的爹一个人,就能把这家人压得服服帖帖的,偏生没有,反而被人驯得服服帖帖的。

    大烟一手搭在夏玖的肩膀上;“别搞错,是咱们这家人。”

    “谁跟你一家人!”夏玖没好气地去扯大烟的手。

    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没扯开,反倒肩膀被压弯了去。

    死女人吃粪球长大的,力气那么大。

    “你说咱们俩成亲以后是继续待在这家,还是在村里整块地新盖房子?”大烟好像没看到夏玖挣扎似得。

    “谁要跟你这凶残的女人成亲,这到处是虫子的地方爷也不要待着,爷要回自己的家!”夏玖心想,要不是待在这里自在,不回会有那么多的跟屁虫,不让做这个不让碰那个,他早就回去了。

    不过给家里送去的信,应该收到了吧?

    死阿福应该死不了了吧?

    “你放心,我还看不上你,等啥时候我遇着合适的,随便你跑。”大烟打量了夏玖一眼,除了这张脸能看以外,还真看不出来这货有什么优点。

    废物一个不说,还脾气差。

    夏玖感觉好气,好想打人,如果能打赢对方的话。

    “哟,三婶回来了呀!”小杨氏背着篓子回来,无比惊讶地说道:“还以为你们都在天田里头干活,我把饭菜都送田那边去了。你们吃了没有?要不然你们到田那边吃去?”

    明明就能直接回厨房那里,偏偏还绕了个弯到三房堂屋那里瞅一眼,怕别人看不到她在得意,在幸灾乐祸似得。

    大雁瞪了小杨氏一眼,不用去就能知道,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剩,别人吃饱了多余的会全进许老三的肚子。

    看到大雁瞪眼,小杨氏反而高兴得不行,正想说两句就发现不对劲。

    农忙呢,谁不得瘦一圈,可三房这几个黑是黑了点,却没一个瘦了的,反而脸色挺好,甚至还长了点肉。

    最明显的就是狗娃,小长脸变成小圆脸,还白净了不少。

    就是受了伤的单氏,脸色也不是那么难看,不是以前那般蜡黄,有点血色了。

    农忙吃太好了?

    见鬼了!

    等婆婆回来,得跟婆婆说说,说不准这房人在偷偷吃独食。

    要说这小杨氏长得不丑,不过才十八岁的年纪,偏生一副尖酸刻薄样,让人看着就不爽。

    据说是投奔过来的,跟许婆子同一个姓,娘家有那么一点点关系。

    许婆子做的主,让嫁给了许进财。

    本以为小杨氏幸灾乐祸完就会走,没想到还在那里伸长脖子瞅着,三房除了许老三以外人都齐着,总不能是在找许老三。

    不用想,肯下是在找夏玖,那心思都写在脸上的。

    大烟看了房里头的夏玖一眼,有时候就在想,废物就该有废物的样,长成这么一副娇容,谁看到了不想欺负一下?

    夏玖在看到小杨氏回来就躲进了房间里面,最不耐烦看到小杨氏,这不要脸的女人比许春燕还要令人厌恶。

    至少许春燕还知道羞涩,还知道要点脸。

    赤果果的要跟他红杏出墙的眼神,看得他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没旁人的时候直接就扑上来,不要脸到了极点。

    看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到人,在大雁的驱赶下,总算是离开了。

    “爷觉得,在外面弄个房子也不错。”夏玖搓了搓胳膊,压根不说思考为什么想起这茬,明明讨厌大烟这粗鲁的女人,却偏偏总往跟前凑。

    对他而言老大夫那也是个去处,还是个挺不错的去处。

    可能都是姓夏的原因,都有些龟毛的一老一少,相处的很好。就算夏玖不想回家去,那么待在夏老大夫那里也可以,夏老大夫绝对不会把夏玖赶走,甚至还能当成亲孙子看待。

    偏生夏玖嫌日子无聊,基本上天一亮就来堵大烟的门。

    “夏大哥,你能不能改一下口,我听你说爷,总觉得你是在说你爷爷。”乡下人大雁听了七八天也没缓过来,忍不住就开了口。

    “是啊是啊!”狗娃赞同地点头。

    夏玖就怔愣了,嘴角直抽抽,满头黑线。

    大烟忍不住哈哈大笑,老妹这话说得好,穿着一身短打,踩着木屐,瘦得跟柳条似的,还嘚瑟着自称爷,真心别扭。

    像啥来着?

    大烟想了想。

    像只嘚瑟的小鸡崽。

    于是大烟拿了根木炭在地面上画了画,很快一只拽拽的小鸡崽被画了出来。

    “瞧瞧,其实你每次自称爷的样子,都跟这小鸡崽差不多。”大烟指着小鸡崽笑道。

    夏玖黑了脸,脚往小鸡崽上狠狠碾了几下。

    “瞧你气的,都把你自己给碾坏了。”大烟嘿嘿笑着。

    还没笑完,后背就挨了一下。

    单氏没好气道:“大烟你就不能消停,老欺负夏公子,你也不怕遭人嫌弃。”

    大烟摸了后背一下,这巴掌把她给打的,后背都痒得不行了。

    几天没洗澡来着?

    “来,再给我打两下。”大烟把后背凑了过去。

    单氏又好气又好气,伸手推了大烟一下:“娘左手没力气,让大雁来帮你打,用力点。”

    “大雁就算了。”大烟悻悻地说了句。

    那妮子自打吃好了以后,力气变大了不少,真使劲揍上两下,就是没打肿了也得打红了,那就不是享受而是妥妥受折磨,傻了才让打。

    “我上山一趟,让大雁跟狗娃在家里头照顾你。”大烟往外瞅了瞅,觉得天色还算早,打算到山上弄几个猎物。

    明天送到镇上去,换点银子给这娇爷弄个靴子。

    瞅了自己脚丫子一眼,顺便给自己也弄一双,上山的时候好走一点。

    娇爷眼珠子一转,撒丫子跟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