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解救三房一下?
    单氏的胳膊还是疼的,虽说没有之前那般剧痛,可也不敢多动弹。

    “娘,你好了?”大雁小心翼翼地问道。

    单氏点头:“大雁别怕,娘好多了。”

    一听到单氏说好多了,扒着门口往外看的三个松了一口气,听着三个娃儿的哭声,不免就有些恼火。

    既然不是要命,干啥叫这老大声,吓死个人咧。

    许婆子眼睛往这边瞪,嘴里头低声咒骂,离得远也不知骂了啥。

    “奶,我娘的手还得有药才行,你给点银子呗。”大烟冲着许婆子喊道。

    许婆子迟疑了一下下,还是没舍得,嘴里头骂骂咧咧:“你个败家玩意,要啥银子?你娘不是说没事了,好多了?养着就是了,家里头都穷得揭不开锅,哪来那么多银子给你拿去浪费。”

    大烟一点都不意外,就知道这便宜奶奶抠门,对三房尤其抠。

    “看啥看,烧水去!”大烟踢了大雁一脚。

    大雁疼得眼角一抽,瞪了大烟一眼,扭头钻进厨房。

    “行了,你也甭看了,脏得跟啥似的,我扶你去澡房等着,然后给你拿衣服。”本来单氏受了伤是不太适合洗澡的,可瞅单氏脏成这样,大烟是实在无法忍受。

    满头满脸都是泥,看不出人样来了都。

    单氏有些尴尬,被闺女嫌弃成这样感觉没脸,她也不想在闺女面前这样,可史氏那个人嘴巴真的忒臭,不打咽不下这口气。

    只是伤成这样不止要怪史氏,还得怪许老三那夯货。

    胳膊脱臼了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当时接回去不至于痛成这样。偏生脱臼那会许老三还拽着她的胳膊,松手时也没好好松,直接用扔的。

    再有许婆子那一鸡毛掸子,就成了现在这样了。

    这会的水不是很凉,烧一会儿就能热,很快热水就提进了澡房里。单氏很不好意思,可一边胳膊压根不能动,只能让大雁帮着洗。

    洗了快半个时辰才出来,瞅着才有了点人样。

    只是看单氏那脸,大烟就眼角嘴角直抽抽,本来这几天晒得够黑的,还被挠花了,简直不忍直视。

    “走,到老大夫那里去弄点药去。”大烟去山上偶而也会采点药,不过都扔在老大夫那里,基本不往回拿,手里头是没有药的。

    许婆子竖耳朵听着,提高了调子:“弄啥药?不是没事吗,养着就成,就你高贵了,一点点伤就弄药去,哪那么多银子给你糟蹋。”

    说着不住往大烟身上打量,怀疑大烟身上有银子。

    前些天这死妮子可是扛了一大包东西回来,到现在都不知道是啥玩意,指不定就是拿银子买的衣服啥的。

    大烟道:“奶你担心啥,又不向你要银子,没银子咱就先欠着,等我爹啥时候赚着了银子再还上。”

    听到说不向自己讨要银子,许婆子先是松了口气,很快又觉得不对,就是老三有了银子,那也是她这老婆子的,跟从她这里掏又有啥区别?

    可等反应过时,人都已经出去了。

    许婆子往门口跑了几步,想了想,又折了回去。

    欠了银子才好,欠了人银子老三才知道勤快点,往深山里头走点,整几个大家伙回来。

    反正到时候卖了钱,银子抓手上,药钱不药钱的跟她有啥关系。

    今儿个活多,中午也没有回来吃饭,直接把饭送到田里头去。

    许老三没心思吃饭,想回去看看单氏咋样,还没开口老许头就把史氏先盛好的饭递过来给他。

    “多吃点,下午还得靠你。”老许头是真累了,没啥胃口,想着就今天一天就能完事,这才咬牙坚持下来,好在下午只剩下不到三亩田,已经犁完了,只要耙上几圈就行了。

    老许头又捡了筷子递过去:“快吃吧,今天整完了,就能歇着了。”

    顿时把许老三给感动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不得不好意思提回去的事情,还生出一股牛劲,身上的疲惫也消去不少。

    送来的饭很多,农忙这几天以来,第一次吃到十分饱。

    最令许老三感动的是,老四俩口说骂他饭桶的时,老许头还帮他说话了,说他干得活最重,就应该多吃。

    于是吃饭的许老三更加努力了。

    单氏的胳膊上了药,因为太过严重还得挂脖吊三天。

    不过单氏最严重的不是胳膊,而是身体亏空得厉害,一定要好好养着,不能再劳累,否则过不了几年就会出问题,到时候再想养也养不回来。

    其实这种情况不少穷苦人家都有,还是不管男女的,所以这年头能活过六十岁的人很少。

    只是许家情况不差,不应该把人消耗成这样。

    大烟倒没有多担心这事,去改变许家格局这种事情太过麻烦了,她懒得去做,可时不时弄点吃的给单氏补身子倒是没问题,反正她自己也是要补,顺手的事情。

    不过大烟也总算知道单氏伤得这么严重的原因,都不知该怎么说许老三才好。

    幸好她不是原主,只是受了因果,对这家人稍微照顾一下,没什么感情,否则也会难过得不行。

    到了午饭点,娘儿几个回去,锅里头是空的,半碗饭都没给留。

    虽说都吃了河鲜,甚至吃得满嘴流油,心情还是不太美妙。

    倘若没吃呢,是不是都要饿肚子?

    人受伤的不给钱看大夫不说,还连饭都不给吃,教单氏好生心凉。

    以往都好好的自然不说,可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让她止不住回忆过往种种,心底下越发的寒凉。

    这是不把他们三房当家人啊。

    连下人都不如,倒像是前朝奴隶,前朝是一个奴隶皇朝。

    奴隶都没有人格,奴隶主说什么就是什么,在奴隶主的安排下结合,生下来的孩子也是奴隶。

    说像,其实也不太像。

    或许单氏的想法有些过于偏执,可三房在许家的地位真的很差,至少在大烟看来就是如此,三房于许家来讲,仅仅是免费劳力罢了。

    说实话,倘若许老三是个普通人,又或者能够为妻儿多着想一下,她也是愿意费点脑筋,把三房解救出来。

    可许老三这个人……

    怎么说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