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一个顶三个粗
    是了,要说他们三房的这几个,奶连狗娃都不怎么待见,唯独正眼看过大姐,可连大姐脑袋伤得那么重都没给钱治,又怎么会给娘银子看胳膊。

    对,还有大姐!

    大雁扭头就往外跑,祈祷着大烟会在夏老大夫那里。

    “大姐,大姐不好了。”大雁看到大烟就在篱笆院里,撞开门就往里头冲,抓住大烟胳膊往回返:“娘的胳膊被四婶撞断,又让奶给打着,晕了过去,你赶紧回去看看。”

    大烟拧起眉头,她又不是大夫,胳膊断了找她干啥?

    “夏大夫在吗?”大雁刚找不着北,快出篱笆门的时候才突然想起。

    “不在,你手脏,别把我衣服抓脏了。”大烟扯了扯自己的衣袖,无比嫌弃地看着大雁那只手。

    大雁急了,不放手:“你跟我回去啊。”

    大烟顿了一下,反正也抓脏了,就不急着让人放手,果断往家里头跑,臭丫头爱抓着就抓着吧。

    大雁被带了个踉跄,差点摔倒,赶紧就撒了手。

    “大姐你等等我。”

    这傻妞儿,大烟果断没有回头,速度还加快了些,眨眼的功夫就冲进了许家。

    刚进门就看到天井里躺了个泥人,本还想把人抱走的大烟就迟疑了,脏成这个样子咋下手?

    “大姐你还愣着干啥,快去看看娘啊。”本就没几步路,大雁很快就追上,见大烟站在那里不动,伸手推了一把。

    大烟就默默地撸起袖子,朝单氏走过去。

    “大姐,娘伤的是右手,你小心点。”大雁赶紧提醒。

    大烟伸向单氏左边的手就顿了一下,往右边摸了过去,从手腕一直往上摸……

    “大姐你干啥啊?娘她胳膊断了,你小心点。”大雁看得心惊胆战,忍不住开口。

    “别吵,我看看是哪断了。”大烟不耐烦地说了声,继续摸着,直到摸至与肩膀接连处才停下来,嘴角直抽抽:“我去,咋肿成这样,伤了很久了?”

    大雁说道:“没多久,连半个时辰都没有,咋了大姐,是不是很严重?”

    大烟点了点头:“嗯,本来应该问题不大的,现在瞅着问题大了。伤了以后干了啥?按理来说半个时辰不到,不应该肿成这样。”

    大雁欲言又止,说道:“大姐你先看看娘要咋办吧,奶她明明就有银子,可就是不肯拿出来给看大夫。”

    “你要是能从她手里抠出来银子,你就厉害了。”大烟一点也不意外,那真是把钱看得比命还重要的主,从她手里头拿钱那就等于是要她的命,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大雁也知道是这么一回事,可没有银子,她娘要咋办?

    “你来把娘给摁住了,使点劲……”大烟正说着就看到躲在厨房那里看戏的小杨氏,顿了一下,招手:“大堂嫂你也过来帮一下忙。”

    “关我啥事?我还要做饭呢,那老脏的,一会还要不要吃饭了?”小杨氏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走。

    大雁气个半死,说道:“大姐,咱不用她帮,我力气大,能把娘摁住。”

    “那行,你把娘给摁住了,我得把她的筋给捋顺了,不然再晚点问题就更大了。”单氏这胳膊倒是没断,就是脱臼脱大发了,连筋都拧成了一团,不理顺了接回去也好不了。

    可筋拧了再撸顺,比生孩子还要疼。

    “大姐你行吗?别把娘的胳膊给弄得更坏了。”大雁担心得要死,生怕会弄出点啥事来。

    “你把人摁紧了。”大烟直接开撸,动作一点都不温柔,粗鲁得很。

    啊!

    单氏惨叫一声,疼醒了,挣扎起来。

    “使劲摁住了。”大烟眉头一皱。

    大雁赶紧使劲,整个人都压了上去。

    小丫头力气是不小,百来斤的东西也能抬得起来,可身上没二两肉,力气再大也不好压住。

    单氏疼得啥都听不进去,整个人挺了起来。

    刚捋好的筋又差点扯坏。

    大烟叹了一口气,一刀手劈了过去,还挣扎着的单氏就被劈晕了去。

    这痛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住的,也不知道这便宜娘是怎么搞的,能把胳膊伤成这个样子,好像用已经脱臼的胳膊去打提溜了似的。

    大雁眨了眨眼睛,看着无比粗鲁的大姐,禁不住心慌慌。

    大烟哪管得了那么多,一条腿横压在单氏身上,使劲开捋,又是捋没几下单氏就醒了。

    只是这一次被两个人压住,不是那么好挣扎,躺在那里不断惨叫。

    哇哇哇……

    叫声太过凄惨,许家三个娃儿都吓哭了,要响通村的节奏。

    许婆子跟许春燕还有小杨氏都坐不住,打开门往天井那里瞅,瞧着单氏被俩闺女摁在那里挣扎不得,凄惨嚎叫,心里头就打了个突,连屁都不敢放个。

    俩贱蹄子这是在干啥?

    那贱婆娘都痛成那样了还不撒手,别是看她们娘受伤了不中用了,想要弄死吧?

    许婆子心里头直突突,大喊:“你俩干啥,想弄死你们娘不成?快住手。”

    俩贱蹄子肯定没好心眼,说不准想要弄死她们娘,然后赖她这老婆子身上。

    说实在的,许婆子虽时常找单氏麻烦,却从未想过要单氏去死。

    大烟连头都不抬,好不容易才把筋给全撸顺了去,顺手就把单氏的胳膊给‘咔嚓’一声装了回去。

    啊!

    又是一声剧烈惨叫,不过这一声很短,很快就停了下来。

    听在大雁耳中,那就是戛然而止,心一下就吊了起来,小声喊:“娘,娘,娘你咋样?没,没事吧,别吓……”

    “没,没事了。”单氏这才缓过劲来,声音有些沙哑。

    大烟收回手,把脚也撤开,无比嫌弃地扯了扯裤子:“也不知道你咋整的,全身都泥,连我的裤子也弄成这个样子。”

    单氏无比艰涩地说道:“大烟呐,没事的,田里头的活差不多了,以后不用你洗衣服了,娘给你洗。”

    大烟动作顿了一下,翻白眼道:“洗个屁,你赶紧让大雁给你烧点热水,把衣服换了洗洗。就你这胳膊,没养够三个月你别想使,除非你不要它了。”

    ------题外话------

    亲们,本文正在pk当中,喜欢的请放入书架,多多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