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朝她要靴子
    大烟将鱼拿下来,又朝对岸丢了过去。

    大蛇来者不拒,继续张大口接着。

    于是大烟把篓子里的螃蟹拿起一只砸去,大蛇接住后只是顿了一下,继续往嘴里头咽。

    于于是大烟又拿了只螃蟹扔过去,这一次大蛇直接吞下,丝毫不见停顿,吞下后继续扔挑衅的眼神看着大烟,阴毒的眼神内尽是鄙夷。

    于于……是大烟顿了一下,又捡起一只砸过去。

    夏玖既害怕又无语,这死女人有毛病,见着大蛇连躲都来不及,竟然还有心思喂蛇。

    然后夏玖又发现不对,脚边原本有块跟螃蟹一样颜色的鹅蛋型石头,刚好像被死女人给捡走了。

    喂,那是石头!

    砰!

    夏玖浑身就是一僵,眼珠子往河岸对面瞥了瞥。

    顿时眼珠子一凸,吓得一屁股坐地上。

    中了,竟然砸中了。

    大蛇张嘴就接,哪料竟然会是块石头。

    跟七八斤鱼大点的石头足有十几斤重,砸得又快又狠又准,大蛇连个反应都没有就吞了下去,结果就悲催了去,被石头冲击力给带翻了去,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才停下来,连尾巴上的猎物都给甩了出来。

    再起来时满嘴是血,使劲往外吐着石头,一副要发疯的样子。

    “小样,不过一条长虫儿,也敢在我面前嘚瑟。”许大烟拍了拍手,眼神鄙夷地,一脸不屑。

    夏玖:“……”

    那是大蛇啊!

    是大蛇啊!

    蛇啊!

    好吧,这女人根本没在意。

    夏玖真觉得许大烟疯了,竟然去惹那条大蛇,就算你力气够大,可也是打不过如此巨大的一条蛇吧?

    “来啊,来咬我啊!”许大烟喊了句。

    夏玖四下找路,打算趁那条蛇过来报复之前先溜,爷如此风华绝代,绝不能给这白痴女人赔葬。

    八爷突然冒了出来,趁着夏玖不注意,一只大虾甩了过来。

    啪!

    正中脑瓜顶,卡那不掉下来了。

    “这是啥?”夏玖顿觉脑袋上压了个东西,湿漉漉的还会动,他这两条腿就抖了抖,差点吓尿。

    八爷笑咧了嘴,比虾兵还要挫的玩意,没点屁用。

    “去,把那条嚣张的蛇干掉,我请你吃猪肉。”许大烟朝对岸呶了呶嘴,然后伸手朝夏玖脑瓜顶抓去:“卧去,三斤重的龙虾,牛掰了。”

    八爷扭头一看,立马冲了过去……

    结果短腿划拉了好一会儿,没划拉上去,急得冲着对岸嗷嗷大叫,连许大烟都替它急。

    腿短没治!

    大蛇刚吐完石头,正冲许大烟愤怒吐舌,余光看到八爷,整条僵住,瞳孔紧缩,往后退了退。

    其实许大烟很好奇,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挑衅这条蛇,甚至知道蛇窝就在对岸不远,还往蛇窝里扔过石头。

    只是很奇怪,这条蛇就是被气疯了也只是看着,从来不过来这边。

    莫不成这是一条怕水的蛇?

    这种可能性太扯,可除此以外,还真不知该如何解释。

    “行了,抓螃蟹去吧!”许大烟只能说八爷没用,连一米多高的河岸都爬不上去,白长了那么大的个头。

    八爷悻悻地钻水里头去,走时还恋恋不舍地看了大蛇一眼。

    许大烟扭头问:“蛇跟王八能凑一对吗?”

    夏玖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许大烟:“你傻啊,蛇跟王八怎么可能凑一对去,。”

    许大烟一脸恍然:“就说嘛,差点以为它们这俩公的要搞基来着,我明明记得王八跟绿豆才是一对儿的。”

    夏玖:“……”

    “我的靴子呢?”夏玖只好道。

    靴你个鬼啊!

    又不是你娘,要个卵的靴子。

    脸真大!

    滚!

    “再冲我要靴子,信不信我连木屐都收回来,让你光着脚啥也穿不上。”许大烟扬了扬手里头挥舞着大钳子的大肥龙虾,然后一不小心被夹了。

    许大烟:……

    夏玖摸了摸湿漉漉的脑瓜,就觉得……靴子什么的可以不在这里要,等回去了再要也不迟。

    实在不行把心爱的毛皮大氅拿去当了也行,有钱能使鬼推磨,不说一双靴子,就是一万双靴子,也是能做得到。

    “看在你那么上道的份上,我帮你个忙。”许大烟把龙虾钳子给捏断了,朝八爷招了招手。

    八爷屁颠屁颠地游过来,用力划拉上岸,就是……才一米高的河岸对它来说还是很高,扑腾了好几下也没能上来。

    “瞧你笨的。”许大烟都想说不认识它,但还是伸手去帮了一把,这重量……还真是够够的。

    “多吃食没事,胖也没毛病,可长得胖又不锻炼,那就是你的错了。”

    八爷耸拉着脑袋,决定以后加强锻炼,否则它都不敢承认它其实是一只陆龟,只是不小心掉进水里爬不上来,慢慢地变成了水龟。

    许大烟敲了敲乌龟壳,满意地点头:“行,不错,够硬的。”

    夏玖跟八爷有仇,连忙退后几步,怕不小心让八爷给咬了脖子。

    “你准备好哈,一会儿使劲把你扔过去。运气好的话能砸中那条贱蛇,可运气要是不好的话,还得你自己去努力。”许大烟早就看那条蛇不顺眼了,觉得那条蛇没有半点自知之明。

    分明就没有多牛掰,还天天往那里一横装逼,吓得鱼尾村人都不敢往这边来。

    河里头的鱼多肥美啊,不吃就白瞎了。

    八爷先是僵了僵,显然听懂了许大烟的说话,心里头有点害怕。不是怕被那条蛇给整死,而是担心被扔得太狠,到时候没被大蛇给弄死,反倒自己被摔死。

    可没办法,谁让它跟那死蛇有仇,不弄死它誓不为龟。

    八爷心里头想啥许大烟一点都不知道,说实在她也不想这么干,可谁让她看那条装逼蛇不顺眼。

    等弄死了带去换银子,再给身后这娇爷弄双靴子。

    天天喊要靴子,烦死个人。

    又不是他娘,也不是他娘子,却向她要‘奶’喝,脸真大……

    好吧,她说错了。

    其实他的脸一点都不大,可以说不大不小刚刚好,完美得令人不可挑剔,简直就是能掰歪直男的存在。

    “看我神龟压顶!”许大烟轻松举起五百斤左右的八爷,朝大蛇呲了呲牙,在大蛇无比恐惧的目光下,将八爷狠狠扔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