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租子太贵
    夏玖不想点头,但还是点头,装作难过的样子,说道:“是真的!”许婆子一脸失望,笑容也淡了下去,说道:“夏公子不必难过,有大烟照顾,你在这里安心住下去就是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又对大烟说道:“大烟呐,夏公子就交给你伺候了,可别委屈了人家夏公子。”大烟斜眼→_→许婆子说话留一线,这夏公子长得如此俊俏,还一身贵气,谁知会不会什么时候就发达了。又瞥了二人一眼,然后说拽许春燕出门。许春燕不高兴了,说道:“娘你干啥拽我出来,还让大烟那贱蹄子伺候夏公子,这不是给大烟找机会吗?要是她欺负夏公子咋办?”许婆子没好气道:“什么夏公子,不过是个落魄小子罢了,就让那贱蹄子伺候去。要是那小子有朝一日能翻身,咱再去抢回来就是,要是翻不了身,我可不乐意你搭进去,日后过苦日子。”这年头落魄的人多了去,有几个不是得罪了人的?想要富贵回去不是那么容易的。再且她说话留一线,日后也好翻脸。许春燕也想要富贵,可没吃过苦的她对富贵也没有太多的概念,更不知道苦为何物,跟大多情窦初开的少女般,认为只要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再苦再累也愿意。“娘,我不怕苦,只要能跟夏公子在一起,再苦再累我也不怕。”许春燕使劲摇着许婆子的袖子,不断撒娇。“你想都别想。”许婆子瞪了许春燕一眼,拽着往家里走,闺女被她宠坏了不懂,她这过来人却瞧得清楚。这夏公子有这般颜色,哪怕真落魄了也未必会吃苦,一般人根本降不住,说不准哪天就被富贵人家小姐看中。到时候抛妻弃子是小事,惹来杀身之祸才麻烦。这道理就跟穷人家娶媳妇,好看的谁不喜欢?可真要长成倾国倾城的样,换谁家也不敢娶回去,娶回去了也不敢让出门,得天天往脸上抹灰。要不然让人见了,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出事。这些事情许婆子原本不想说,可见闺女一副入了魔的样子,犹豫了下还是简单说了一下。许春燕听得一脸惊怕,这根本就不是她能想到的事情,听着不太相信,可又忍不住害怕,想起夏公子又万分不舍。“可是娘,要是夏公子家世能好,岂不是便宜了大烟那贱蹄子了?”许春燕自己得不到,也不想便宜了别人,特别是许大烟。许婆子道:“要是这夏公子真落魄,就随他们去,反正这贱蹄子迟早得嫁人,一直嫁不出去丢的也是咱们家的脸,连你也连累了去。要是这夏公子能好,咱把人抢过来就行,有你三哥在,不用怕这死妮子。”许春燕还是舍不得,可许婆子说得有道理,再是不舍也按捺下来。不自觉又想到阮子文,心想没了夏公子还有阮子文,心里头总算安慰了不少。夏玖跟许大烟都不知许婆子跟许春燕打了这主意,正大眼瞪小眼,一个无比气恼,一个幸灾乐祸。又是落魄公子又是倒插门,夏玖觉得许大烟表里不一,分明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早就肖想他了。脑子进水的智障,明明就厌恶那母女俩,偏偏还傻得不知道拒绝,大烟就觉得他太弱了,离开钱什么都不是。“给你的,赶紧把我裙子换下来。”许大烟将一包袱扔了过去,视线在夏玖身上来回扫了一圈,表情更加的嫌弃。这条灰裙子可是原主唯一的裙子,结果被这智障祸祸得稀烂。啧啧,小樱桃都露出来了。夏玖随着许大烟的视线看下去,发现自己胸口的衣服破了巴掌大口子,胸膛若隐若现,顿时又羞又恼:“死女人,你看什么呢?”许大烟一本正经:“看排骨,一根根的,还分明的。”夏玖:“……”许大烟又说道:“过几天有钱了,我去买几根排骨来吃。”咕咕~肚子响了的夏玖:……大烟:……夏玖敢对天发誓,真不是听到排骨想要吃,肚子才会响,而是碰巧。而且这色女人看的根本不是排骨,而是樱桃。心里头气得要死,可能怎么办,把事实指出来?别开玩笑了,这死女人说不准不会承认,还要倒打一耙。于是他瞪眼,瞪死你!大烟(⊙o⊙)…“换衣服吧你,本来狭长的桃花眼就挺好看的,非得瞪成大桃花。”大烟扭头就走了出去。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觉得这里还不错,心里头有了决定,把夏玖扔在这里。“老头儿,你一个人孤单寂寞冷,我给你找个伴怎么样?”大烟蹲在老大夫对面,从簸箕里截甘草放嘴里,然后一脸笑眯眯地等着。老大夫瞥了她一眼:“会说人话?”大烟:“……娇爷是被我捡回来的,没地儿住,寄你家篱下怎么样?”老大夫指了指旁边的簸箕,说道:“房租就免了,这野生枸杞子你给我采十斤回来。”大烟眼角一抽,我采你一脸,野生枸杞子不是那么好找的,光一斤的价值就抵得上一头野猪,死老头分明想坑她一把。“换一个,这个不好采,要是遇着我能给你采回来,没遇着我上哪给你采取?”大烟翻了个白眼。“上后山呀。”老大夫理所当然地说了声,然后又指了指边上几个量特别少的簸箕,说道:“要不然这几种也行,都采一点也算是抵了租子了。”大烟又看了看,眼角更抽抽了。尼玛灵芝人参天麻冬虫草,哪样都比枸杞子珍贵,死老头真会赚。“行,我遇着就采。”没遇着就算,才不特意去找,大烟心想。老大夫也不说什么了,就当做是默许。大烟往屋子那边瞅了一眼,换个衣服而已,半天不见出来,也不知道在干啥。想到夏玖昨天是光着脚回来的,一时无聊就给做了双木屐。破匕首收她四钱银子,还不太好使,花了一阵子功夫才把木屐做好。又往屋子瞅一眼,还没穿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