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穷到没衣服穿
    许大烟扒拉了一下钱袋,朝掌柜扔了过去:“行啊,顺便帮我做成男人穿的裤衩子,瞧着正好够做一条。”掌柜:“……”男人穿粉裤衩,咋感觉好怪咧?许大烟斜了他一眼,什么表情?掌柜:呵呵~半个时辰后,衣服全部做好,伙计帮大烟把衣服包起来,连着剩下的布头也一块包了进去。乡下人就是手指宽的布条也是有用,再不济用来做鞋底也行,谁也不会舍得扔下。大烟也不说啥,瞅着剩下的布块有些还能有手帕大小,拿来当手帕,或者接几块当肚兜也是能用。她现在就是个穷逼,不能打肿脸装大款啊。刚出集口就见着一牛车进镇,同村好几个人坐车上,有人眼尖看着大烟,远远地就喊了起来。“哟,大烟这么早就从集上回来了呀,买了啥啊?”“看着像布料,给你爷奶买布去了?”“挺大一包的。恐怕有不少呢吧?”……牛车是阮家的,阮二爷赶着牛车,看那样子不太待见大烟,别说停下来,连个笑脸都没有,直接就路过了。许大烟:“……”挥了挥爪子,不管这群人说啥,她反正不吭声,懒得跟他们嘀咕。牛车过去了,她继续赶路。摸了摸肚子,早饭是吃不上了,刚路边有卖肉包子的,可惜她没钱。早知道钱会不够,就不给许老三那便宜爹买麻袋,现在就不用饿肚子。算了,谁让她是个好人,就当替原主尽孝了。回头看了一眼大鱼镇,名字还真奇特,听说是大鱼镇的地形看着像条鱼。整个大鱼镇被山所包围,唯有鱼口那条不宽不窄的孔道通向外界,属于一个十分偏僻,但又有些富饶的小镇。出了集口还得路过五六个村子,才能回到鱼尾村,大鱼镇就没有比鱼尾村离镇集更远的村子了。凭着大烟的脚程,也走了半个多时辰,这才回到村子。大烟家就在村口,进了孔洞再走二三十米就是自家的篱笆院子,边上种了些驱蚊草。只是这驱蚊草没屁用,晚上还是好多蚊子,咬得你各种暴躁,各种怀疑人生。之前大烟总觉得自己还缺点什么要买,现在看到这驱蚊草总算想起来,差了一床蚊帐。许家上下除了三房以外,都有蚊帐,令人无语。果然不该买麻袋!呸,粗麻布。已经过了辰时(早9点),村民大多都下了田干活,许家人也差不多。不过许家总有些例外的,从来就不会下田。然而很奇怪,许婆子跟许春燕竟然不在家,只有小杨氏在家看着三个孩子。后面背着个小的,还看着两个捣蛋的孪生小子。“哟,大烟回来了啊,买的啥?”小杨氏正带着三个孩子在天井那里耍,一眼就看到大烟背着的大包袱。“关你屁事!”大烟瞥了她一眼,一溜烟儿进了房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小杨氏也是个见不得人好的。就不能让搭着话,搭着了没完没了,总想从你手里头抠出来点。“……”小杨氏噎了一下,低骂了句:“死贱蹄子,真是小气。”大烟(╰_╯)大烟瞥了她一眼,连吭都不吭一声,一溜烟儿进了房间。她跟大雁的房间没有锁,三房唯一的锁还在箱底压着,就跑去翻了出来。又把夏玖的衣服拿出来,关了窗,把门锁上才跑出去。以前三房的门锁了就跟没锁一样,房门轻轻一抬就能开,现在被大烟给换了扇门,上锁以后除非把锁给砸了,否则开不了。小杨氏还不知道,伸长脖子瞅着大烟出去,赶紧朝大烟那房间跑去。心想你不说我自己看,要是有好东西直接拿走。然并卵。这门咋回事,紧成这个样子,竟一点都抬不起来。小杨氏气个半死,费老大的劲,连手都整红了也没把门拆开。一边三娃子哇哇直哭,怕一会许婆子回来骂人,不敢再磨叽,赶紧回去看孩子,心里想着等婆婆回来了告状去。许大烟还没进愿意就听到许婆子的声音,眉头就是一皱,怪不得人都没在家,原来是跑来老大夫这里关心夏玖来了。夏玖很是无奈,为什么这个老太婆会这么八卦,一直拉着他的手不放,还打听他的家世,他家世怎么样关她屁事。可实在受不了许婆子这样,就傻啦吧唧的想说了,刚张口就看到大烟进来。于是住了口,无限怨念地看着她,一副被抛弃的样子。许大烟:……娇爷这是闹哪样?“瞅我干啥,你就老实告诉我奶,你家中出了变故,现在穷得叮当响不就得了。”大烟翻了个白眼,一点不见同情,转头对许婆子道:“奶,你看他穷的,身上穿的衣服还是我的,要不然也不会给我当倒插门的。”大烟无比嫌弃道:“就他这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娇气样,谁会稀罕,中看不中用,没点能耐的姑娘跟了他,得饿死。”夏玖:你这样会失去我的跟你讲!许春燕不嫌弃呀,扯了扯许婆子,要许婆子帮忙:“娘,我稀罕他,想让他给我当倒插门的。”可毕竟是过来人,许婆子考虑得更多,过日子不是长得好看就行。况且对穷苦人家来说,长得好不见得是件好事,不是嫁了娶了就能行,关键得看你守不守得住。这夏公子长得俊俏,若是有钱人家就罢了,真要是个落魄公子,还得罪了贵人,简直就不用考虑。之前被富贵迷了眼睛,现在想起却是各种不对劲,这夏公子真富贵的话,不至于身边连个小厮都没有。一身的贵气不假,只是落魄也很有可能是真。许婆子心疼闺女,想给闺女找个好人家,不愁吃喝不愁穿的,不是找个祖宗供着。虽说这样闺女能在跟前,可这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就不是个能过日子的,绝对不能要。不过到底还是有那么点念想,许婆子没有直接翻脸,僵笑着问道:“夏公子啊,大烟妮子说得可是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