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掉山沟里了
    史氏眼角一抽,还想把脏衣服混一快去,这下别想了。房间门是开着的,大烟觉得奇怪,记得出门时是关着的,难不成是风吹开的?进了房间一看,顿时一脸抽搐。“卧去,你咋在这里?”夏玖躲在大烟的床上,整张被子都卷上了,还是感觉冷得不行,一个劲地打着哆嗦。“爷不在这里,能在哪?”夏玖凶狠地瞪了大烟一眼,说话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谁知道你,大白天的没见到你,我还以为你偷偷摸摸地跑了。”大烟翻了个白眼,伸手就去扯被子:“这是我跟大雁的被子,你别瞎盖。”被子扯掉,露出只穿着一身灰裙的夏玖,外衣却不见了。大烟愣了愣:“你咋还穿着我衣服,你的衣服呢?”夏玖不满地哼了一声,伸手去抢被子的,但想到这被子大雁也有份,迟疑了一下还是把手缩了回来,说道:“我冷,你给我找身衣服,要么给我被子。”至于衣服的事,夏玖压根不想说。“一会大雁就进来了,你先从我床上下来。”大烟伸手去抓夏玖,把人从床上拽了下来。不知怎地就把夏玖给抓疼了,嗷地一声就叫了起来。“吸,疼疼……”夏玖呲牙咧嘴,好好的一张俊脸,愣是扭曲得不像样。大烟就奇怪了,她压根就使多大的劲,不至于抓得有多疼。可这货竟然疼得汗都出来了,不对劲啊这是。撸了袖仔细一瞧,顿时惊讶了,问:“你咋还受伤了?”夏玖把手抽回去,恶狠狠道:“死八婆,要你管!”大烟翻了个白眼,又去撸他另外一边袖子,发现另一只胳膊上也是伤,干脆就去扒他的衣服看。“死女人你干嘛?我告诉你……操,别扒……”夏玖想说非礼来着,被大烟一对话给怼了回去。“急啥,又不是没看过!”很快夏玖的衣服被扯开,除了脸上还算好以外,别的地方都有青紫,甚至有些地方还肿得不像样。大烟一脸惊讶:“你跑出去玩时掉山沟里了?”夏玖干脆一副死鱼样,往床上一躺,一动不动地,压根不理人。大烟戳了戳夏玖胳膊上的伤:“问你话呢。”夏玖:“关你屁事。”说远继续挺尸,不拿正眼看大烟,嘴里时不时哼唧两声。大烟满头黑线,觉得这智障能活着回来,也算是个奇迹。“别哼唧了,我知道你惨,让人打的吧?”“要你管!”“好吧!”大烟也不打算问夏玖是怎么整成这样的了,瞧这家伙一颤一颤的,就知道这家伙怕冷得很,从衣箱里拿出件旧棉衣给裹上,然后抱起就往外走。伤成这样,总得去弄点药才行。出门的时候遇到回来的单氏跟大雁,大烟打了声招呼继续走。夏玖感觉没脸,挣扎着要下来:“死女人,你干嘛,谁允许你抱爷的,赶紧把爷放下来。”一不小心扯到身上的伤,疼得差点背过气去。大烟皱起眉头:“老实别动,我带你去看大夫,不然把你扔沟里。”夏玖不是听话老实,而是疼老实了,小声道:“你放爷下来,爷自己走着去。爷一个大好男人,让你一个臭女人抱着,像话么?”大烟低头看他,一脸认真:“你放心,我就没当你是个爷们。”夏玖大怒:“你脸就这样别动,我咬死你!”大烟抬起脸,傻了才把脸凑过去让他咬,不知谁家养出来的智障,还让脑子进了水,简直傻透了去。也就这张脸能看,若换成一张麻子脸,早把他扔茅坑里了。望着大烟抱人离去,单氏与大雁母女俩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什么才好。闺女好大力气!大姐好威武!许大烟走到半道的时候,遇到刚洗完澡回来的许家爷们,黑灯瞎火的没被认出来,还被当成了一对野鸭子,隔没多远吹起了口哨。许老三吹得最欢实:“哟,这是谁家小儿郎,准备上哪吃夜食去?”倒没人认为是在偷情,毕竟若是偷情的,遇着人早就躲起来了,哪里还会大大方方地站边上让路。大烟嘴角一抽:“爹你那么会瞎掰扯,娘她知道吗?”许老三僵住,许家一群爷们也惊住了。这吃夜食的野鸭子还是自家的?“死妮子,你不在家里头好好待着,跑外头瞎鬼混,要死呢?”许老三急了,冲过来就要去抢被人抱在怀里头的闺女。谁料那人躲了开,气得许老三抬巴掌要打。“操,你敢打我一下试试?”许大烟不知道许老三有误会,见许老三一言不合就要打人,就来了气。呃!许老三愣住了,这才看清站着的人是谁,讷讷地放下手,看了许大烟抱着的人一眼,小声说道:“大烟呐,你不会是把人打晕了,想干坏事吧?爹跟你讲,姑娘家不能这样的,嫁人的事不用着急,爹跟你娘肯定会给你找到好的。”这画风转变得太快,许大烟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然后就……卧勒个去了。“你想哪去了?”大烟翻了个白眼,说道:“这是夏玖,白日里不知道上哪玩,掉沟里头摔坏了,我带他去找夏大夫看去。”许老三:“……”许家爷们:“……”其实前面两种可能他们都能接受,毕竟大烟不是第一次干那样的事情,可后面这一种就令人难以接受了。这夏公子一看就是个家境好的,长得又俊俏,大烟就没想过要趁人之危?“老三你跟着去看看。”老许头开了口,迟疑了一下,竟还说道:“顺便让夏大夫给大烟看看脑袋啥样。”许老三心头一喜,连忙应声,差点激动得眼泪都流下来。受了伤找大夫看,用点正经的药,总比蜘蛛网强。先前许老三就觉得没脸见大闺女,没能要点银子给瞧大夫,现在老许头终于开了口,仿佛脸面一下子就回来了。大晚上连个月亮都没有,老大夫家却是很亮,篱笆院里插了火把。白天里采回来的药材不能放,太早又睡不着,就想着把药材炮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