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偷偷摸摸吃独食
    “娘,你醒了!”大雁抱着篓子进来,看到单氏醒来眼睛都亮了,顾不上篓子里的东西,赶紧跑了过去。许老三闻到了饭香,赶紧把篓子拿进屋里。一只鱼头,两大盘素菜,一瓦罐米饭,瞅着量还挺足。晚饭做了鱼,因为大烟捡了蘑菇,还多了一样水煮蘑菇,只是没放油,就放了点盐,三房分了一大盘子。陶盘挺大,光直径就有二十公分出头,深有十公分左右,普通有灰陶盘子,能装下不少东西。这年头基本上乡下的家家户户都是用这样的陶盘来装菜,大海碗吃饭,吃完饭直接用这陶盘装水洗碗,也算好使。许老三咽了咽口水,先拿大海碗给单氏盛了一碗,然后才给自己盛,盛的时候使劲地压几下。递给单氏那碗单氏没接,在单氏直视下,讪讪地放到桌面上。“吃饭,吃饭,呵呵。”许老三肚子咕咕叫,在他看来现在这时候没啥比得上吃饭重要,有啥事等吃完饭再说。单氏眼神直勾勾的,看得许老三心里头虚得很。“吃饭。”许老三给单氏塞了筷子,还给夹了点从鱼头整出来的肉。单氏收回了视线,看向面前这碗饭,心情很是复杂。伤心吗?似乎没有多伤心,毕竟不是第一次挨打。也谈不上愤怒,明知道是这么一个人,再是愤怒也没用。嫁了这么个人,再有脾气的人也变得没脾气了。这么多年她就明白一件事,那就是道理再多也比不过拳头大的。自个男人拳头够大,只是这胳膊往外拐,专干窝里横的事。肚子饿是饿,可惜没胃口,不想吃饭。许老三:“吃啊!”单氏朝门外看了出去,大雁去叫大烟跟狗娃吃饭,到现在都还没有过来。与现在仨孩子都还没有上桌,他倒是有心思吃饭,咋没想过喊孩子一声。许老三:“……”大雁喊人吃饭,结果姐妹俩都没动,躺在床上晾肚子。狗娃不想起来,摸着饱饱的肚子,一脸无措地问:“大姐,我吃不下了,不想过去怎么办?”蛋炒饭的味道真香,他好想吃,可实在吃不下了。“那就不过去。”大烟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扭头对大雁说道:“你去把装饭的连饭一块拿进来,咱们家有人有力没地儿出,让他少吃点,省得撑了。”“你跟娘先吃我带回来的,剩下的饭留着明天当早饭。”大雁想吃蛋炒蛋,看着焦黄焦黄的,就知道放了不少鸡蛋。听到大烟说话,也不说什么,扭头就走了出去。单氏已经端起了碗,只是感觉吃不了这么多,往回拨了点。想着都留给孩子吃,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不能饿着。大雁看了单氏碗里一眼,又瞅了瞅许老三的大碗,果断抱着瓦罐走了。“死妮子,你娘还没吃饱呢,你抱哪去?”许老三不满地叫了起来,他才盛一碗呢,哪里够了。大雁扭头走了回来,往桌面上瞅了瞅,伸手要去拿鱼头。“你干啥?”许老三赶紧护住鱼头,三房一共就分了一只鱼头,都一个月了,才这点荤腥,端走了他吃啥?大雁收回手,淡定道:“我以为你不吃。”许老三嘴角一抽,哪里是不吃,而是舍不得吃,想等着吃得差不多了,再慢慢享受。单氏一脸心疼,问道:“大雁想吃鱼?娘给你分一半,你拿进去跟你大姐还有弟弟一块吃。”许老三闻言嘴角一抽,肉疼得不行,总共就一鱼头,还没有什么肉,被分了一半去还能剩啥?可他是当爹的,总不能自己吃,让孩子瞅着。“行了,拿碗来,我给你整一半的。”许老三满心不舍地说道。“算了不要了,你自己留着吃吧。”大雁抱起瓦罐,跑到门口,快速说道:“正好补补你那松仔大的脑仁子。”许老三怒:“死妮子你说啥,你敢再说一次试试?”大雁‘砰’一声关了门,从里头说了一句:“不敢,怕你打我!”许大烟:“……”单氏:“……”许老三在对面骂骂咧咧,担心让其他几房的人听到,没敢骂得太大声。只是那骂声让单氏听得很不痛快,连菜都不夹,端着半碗饭就去了对面闺女房间。正想叫单氏过来的大烟省了事,跑到对面那里冲许老三笑了笑,拐个弯把火盆子连装松球的筐一块拎走了。许老三房里瞬间一片漆黑,反应过来的许老三破口大骂,可大烟屋里那几个压根不理他。以往吃饭的时候,都是五个人在一起吃,感觉很是温馨。现在却剩下他一个,饭虽不多,菜却有两大盘,至少够他吃个八分饱。换作以往他肯定高兴,现在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怎吃都觉得不对味,忍不住朝对门看去。见门还没关上,赶紧端自己的碗往对门走。砰!对面门关了,新门,缝细得都不透风。“不,不是,这……开门啊,干啥呢这是?”许老三大声道:“你们好歹夹点菜啊。”大烟说道:“不用了,爹你一个人吃就行。”许老三嘴角直抽抽:“不是啊,我这饭还没盛够,我……”大烟打断,无比认真地说道:“爹你够了,菜都留给你,够你吃的了。”许老三:“……听话,夹点菜,光吃白饭没味道。”门里的几人吃着蛋炒菜,窑鸡,烧鸡蛋,表示味道很不错。其实单氏有点懵,没想到闺女房间里有好吃的,并且还都等着她进来才吃。脑子里就有个问题,孩子们是咋知道她会进来的?“有咸菜!”大雁大声回了一句。这他娘的是几个意思?许老三抱着碗站在大烟门口,一脸懵逼样,大家一块吃饭不好吗,干啥还要分开两桌。“你们几个好歹夹点菜啊,给你娘夹点鱼肉啊。”许老三在心底下补充一句,再让老子盛两碗饭啊这是。可门压根就没开,也没人应声,菜都大方留给他了。许老三等了好一会儿,这才抱着碗一步三回头地走着,一不小心让门槛给绊着,差点连剩下的大半碗饭也扔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