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单氏挨打
    老许头大喝,狠狠地瞪了许老三一眼,简直恨铁不成钢:“还是当人老子的,连个妮子都教训不了。”许老三瞪了大烟一眼,蔫头耸脑站在那里,老实认错。老许头又瞪向大烟:“大烟你说说,你这是要干啥?先是打你爹,再是打你姑姑,往后你还想打谁?你要是再这么疯下去,这个家可容不下你。”许大烟一脸无辜:“爷啊,这可真不能怪我。昨天打我爹,那是我脑袋正懵着,分不清敌我。刚打我姑也不是故意的,我刚回来,我姑她就冲过来打我。你也知道我现在不好,怕我姑打我脑袋啊,所以我就抓住了她的手。”“谁知道她还下脚踹了我一脚,这一脚踹得疼得直抽抽,连脑袋的筋都给抽不对了,脑子一懵就想打人。”“你说我姑她吧,虽说比我小了一岁,可也不小了,好歹也算是个长辈啊,不是?咋能对自家人喊打喊杀啊不是?我脑袋疼啊,这一疼就容易犯错啊,不能怪我……”老许头黑了脸,打断:“行了,甭说了!这事谁都有错,就这样了,谁都甭计较了。”许春燕大叫:“爹,什么叫就这样,那贱蹄子……”“住口。”老许头狠狠地瞪了许春燕一眼:“还是当姑的人,说的什么话。不这样你想咋样,真打死你三嫂跟你侄女?你还要名声不?”许春燕不服道:“大烟那死妮子不是个好的,今儿个要不把她给打死,来日说不准她会打死我。”老许头怒吼:“她敢?”除了大烟以外,所有人都缩了缩脖子,显然都怕老许头生气。老许头瞪向许大烟,眼神简直就是深恶痛绝。许大烟:“……”那一瞬间,许大烟感觉这绝逼不是看孙女的眼神,而是赤果果的仇视,仿佛看到仇人一般。不过很快,那眼神又被无限复杂所取代。许大烟:真他娘的见鬼了!“我这人很好说话,也挺能忍的,只要别动不动就想来打人,我一般都不会恼火,只要不恼火,那就好说。”许大烟是觉得让许婆子几个不骂人,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勉强退了一步。不过是骂人的话,左边进右边出好了,没必要去在意。老许头脸黑了黑,果然是后脑勺长了反骨的,不知道尊敬长辈不说,还讲起条件来了。“行了,赶紧把蘑菇收拾一下,做饭去。”可他能咋办,养出这么个熊孩子来,他也很头疼,干脆打发掉。反正默认就是了,毕竟应下太丢人,反对又怕熊孩子闹。他也是个要脸的,虽不在乎三房的人,但也不想真出了打死人的事情。这死妮子被打死了是小事,就怕这死妮子一出事,三房那几个向来听话的就反了,到时候老三不一定能压得住。“以后少去惹三房那几个小的,都是混不吝的,没得把自己给惹一身骚。”老许头想了想,又对着自己的老闺女说了一句,语气相对起来温和许多。许婆子心里头不舒坦,小声道:“刚我这身老骨头,差点没给压断了,燕子又挨了两顿打,难道就这样算了?”老许头深深地看着许婆子,也不吭声,表情分明是在问:那你还想咋的?直看得许婆子心虚不已,压根抬不起头,心头惴惴不安。“这事就算了,你带着燕子去夏大夫那里拿点药,肿成这样怪唬人的。”老许头这才说道。许婆子心想,还不是怪大烟那个贱蹄子,下手也忒黑了点,专门往脸上打,好好的一张脸肿成了猪头,都没法见人了。瞧这样,明天说不准更肿。“对,娘,你快点给我拿药去,不能让夏公子看到我这个样子。”许春燕也急了,心想夏公子本来就有些嫌弃她胖,肿了就更胖了,肯定会更嫌弃的。说起来也怪,虽说脸肿得不像样,说起话来的时候却没多别扭,勉强还是能说清楚,就是说话的时候扯得疼。许婆子瞅着不放心:“要不你跟我一块去找大夫看看?”许春燕哪里乐意出门,想也不想地就拒绝了,说道:“娘你去拿药就行,我脸肿成这样咋出门,没得让人笑话。要不然你把大夫请回来帮我看看也行,反正我不出去。”说完这些许春燕就不乐意说话了,每说一个字都疼得要死,扭头就回了房。许婆子哪敢耽搁,赶紧拿药去了。因为闹了事,晚饭晚了些,等吃饭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别的房里头点着油灯,唯独三房点了个火盆子,松球烧着以后倒没有太多的烟,只是不太禁烧,用不了多会就能烧掉一个。许老三眼巴巴地等着大雁拿饭回来的时候,单氏醒了过来,半边脸都肿了起来,使得整个人的脸看着有些变形。只是不知为何,看着肿着的半边脸,怎么也比另外半边好看。“孩他娘醒了正好,吃,吃饭……”许老三很高兴单氏醒来,那么快就能醒来,证明问题不大啊这是。可见单氏的表情不怎么好,说着说着就不敢吱声了。许老三耸拉着脑袋,悄悄打量着单氏的脸,忍不住伸手揭了一下单氏脸上敷着的草药膏子刚揭下来一点,单氏抬手就是一拍,将药膏拍了回去。“你轻点,别拍肿了。”许老三看得眉毛直跳跳,想到刚揭下来看到的,心里头就直泛嘀咕。感觉没错啊,肿着的这半边脸看着有肉,是比另外半边脸好看。单氏之前不是没有感觉的,毕竟她没有真正晕过去,只是那一巴掌打得她脑袋发懵,耳朵嗡嗡直叫,感觉身体都不是自己的,有种灵魂出窍了的感觉。自打大烟帮她敷上这贴草药膏以后,她感觉就越来越好,现在脑袋也不懵了,耳朵也不嗡了,就是脸上火辣辣的疼。想着这膏药不错,不能随意揭了,就拍了回去。至于许老三这个人,她现在一点都不想理他,她拍的这个劲再大,那也比不上他那蒲扇大的一巴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