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小心天上的鸟粪
    “哟,老头儿,采药呢?”大烟想说这老头儿脾气不太好,为人固执,应该会扭头就走。然并卵。一股香味飘来,老大夫吸了一口,眼睛都亮了。“臭丫头怪不得不怕死,原来躲山上吃独食。”老大夫瞥了大烟一眼,顺着香气飘来的地儿走去。大烟犹豫着要不要去摘莲叶,余光看到老大夫的篓子里有莲叶,眼珠子转了转,跟在老大夫身后走了回去。走近了闻着更香,老大夫将篓子放下,摸了摸狗脑袋。“夏爷爷。”狗娃乖巧地喊了一声。“你是许有力的儿子吧?”老大夫一脸笑眯眯,从篓子里掏出把小野果递过去:“来,拿去吃!都长这么大了,不容易啊。”狗娃乖巧地接过,拿了一粒放嘴里吃着,眼睛眯了起来。大烟瞅着,觉得狗娃那眼睛是被酸得眯起来的。再且老大夫这话听着好像没毛病,可仔细琢磨一下又觉得不算好话。啥叫不容易?“臭丫头,脑袋伤成这样不在家里好好待着,外头瞎跑点啥?”老大夫又扭头瞪向大烟,不赞同道:“就你脑袋这伤,别说是再碰一下,就是一坨鸟粪掉下来,也能把你给砸死咯。”许大烟抬头看了一眼天上,时不时有鸟儿飞过,说不准什么时候真会有一坨掉下。鸟这种生物,最不讲究,能边飞边拉。啪啪……火堆里传出来爆裂声,大烟斜眼看了过去。鸡蛋熟了。捞还是不捞?算了,还是捞吧。“吃鸡粪吗?”大烟烧火棍戳了戳泥球子,歪脑袋瞥了老大夫一眼。老大夫一脸鄙夷地看大烟一眼,自己敲了个泥团,把里头的鸡蛋扒出来,剥壳直接吃了起来。大烟:……“就是这个味儿,不错不错。”老大夫一脸感叹,看了狗娃一眼,说道:“难得你这丫头开了窍,知道躲着一家子,带着弟弟出来吃独食了。”就许家那些人……真不好说。“吃独食好啊!”老大夫一脸笑呵呵,顺手又扒了个鸡蛋。“你这样的话,若是让我奶给听着,肯定掀你药庐。”大烟瞥了老大夫一眼。“她敢!”老大夫两眼珠子一瞪,不知又想到什么,眼睛微闪了闪,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掀就掀了,留着也没多大用。”“莲叶不错,我借用了。”大烟伸手去掏老大夫的篓子。“用完了记得给老夫采新的。”老大夫掀了掀眼皮子,突然又感觉不对,一脸古怪地看着大烟:“你这臭丫头,有点问题啊!”大烟学他掀眼皮子:“几个意思?”老大夫盯着大烟看了足足半刻钟,惊叹道:“看来这一石头真砸对了,不但把你前几年压在伤口那里的淤血给打出来,还把长歪的骨头给打正了,人好像也变通透了。”大烟:“……”其实她想说,那一石头砸下来,人也死通透了。“是挺厉害的,又快又准又狠,砸得这死去活来的。”大烟指了指自己脑袋点,然后低头认真拔鸡毛,顺脚踢了狗娃一下:“少吃点鸡蛋,一会有鸡肉吃。”狗娃舔了舔唇,才吃了一只鸡蛋,觉得自己还能吃十只。可一会有鸡肉吃,与之一比较,觉得还是留着肚吃鸡肉的好。于是狗娃把剩下的数了数,等数完了又犹豫上了,还有四只,自己是吃一只,留三只带回去给爹娘还有二姐一个一个,还是都省下不吃,带回去给娘跟二姐一人两个。看了一眼正冒着气的瓦罐,狗娃一脸不舍地决定,剩下的四个都带回去。“臭丫头,你先别动,老夫给你看看瓢子。”老大夫一连吃了三只鸡蛋,也停了下来,没有跟狗娃抢剩下的打算,洗了洗手就去摘大烟的帽子。大烟老实停了下来,其实自己的伤咋样自己知道,已经差不多消肿。只是光消肿不够,还要骨头长好才行。老大夫还以为大烟脑袋会肿出个大包来,没想到看着情况很好,甚至都没有肿起来,若不是昨日看着她脑壳确实凹下去一块,还以为只是伤了点皮外伤,差点没忍住下手去摁。“瞧着好得挺快,不过还得好好养着,尽量不要碰着,毕竟是二次伤着,两三个月里这骨头都长不好。”老大夫悻悻地收回手,说了一句:“不过出门还是得注意,小心天上的鸟屎。”大烟:“……”默默地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鸟儿。改天整把弓出来,天天射着鸟儿玩。“前几年你伤着那会,你家大雁来找我给你看伤来着,可惜刚进门口就让你奶给撵了出去,那会都以为你活不成了,连药都没给你开,没想到你命硬挺过来了。”老大夫嘿嘿一笑,也不知道在笑点啥,神经兮兮的。许大烟啥也不想说,原主那会真是命硬,脑袋伤成那个样子,竟然只是敷了点蜘蛛网就挺了过来。这会却是命衰,生米还没煮成熟饭,命先丢了。怪谁?半个时辰后,老大夫吃饱喝足,还顺了半只窑鸡走。一瓦罐的东西被吃空,只有竹筒里的蛋炒饭没动,窑鸡也剩下半只,除此以外还有四只扒了壳的烧鸡蛋。许大烟坐在那里剔牙,没好气道:“死老头儿,贼能吃,还能拿!”都不记得翻了几次白眼,可人家老大夫压根就当没看着。尽管许大烟不是多热衷于吃鸡,可对鸡总有一种道不明的执念,这种执念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改。狗娃却兴奋道:“大姐,剩下的这些咱带回去给娘跟二姐吃好不好?”大烟斜了狗娃一眼,瞧那小脸一脸兴奋期待,她嘴片子动了动,拒绝的话到底没说出来。其实她压根就没想过要给那俩人留,余下来的可以当夜宵吃。“行吧,一会给带回去。”其实我是个好人!大烟心里头想道。“大姐,大薯真好吃,那里还剩下好多,咱们把它挖回去好不好?”狗娃摸着吃撑了的肚子,一脸期待地看着许大烟。“不好。”大烟拒绝这建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