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来了个大嗓门
    “里头装的是水,一会渴了喝。”说着扭头往山口走去。许老三手缩了回来,就因为肚子饿得很,往肚子里头灌了不少水,听到里头的是水,一点想喝的意思都没有。见大烟要走,没好气问道:“你上哪去?”大烟头也不回,说道:“前两天下了雨,我带狗娃到山脚捡点蘑菇。”山脚那里倒还算安全,其实也就四十多年前出现过野兽袭击村子的事情,之后村子发展起来了,只要不进到深山里头,一般都不会遇到猛兽。“多捡点。”许老三说道。大烟一声不吭,连表情都欠给,很快就钻进了林子。“我咋感觉这死妮子越来越……蠢了呢?”许老三挠挠头,嘴里头说道:“见过拿葫芦跟竹筒装水的,没见拿罐子装水的,也不嫌难拿。”老许头累了,道:“行了,先歇会,一会老四跟进财顶老三的位置拉上一会,让老三扶犁耙。”扶犁耙也是个技术活,老许头一大把年纪,累得够呛。许老三更累,就是不敢吭声,老许头说啥就是啥。往常大烟在的话,肯定是大烟在拉,单氏帮着扶犁耙,许老三能喘上口气。可一会是老四跟进财拉,让单氏去扶不太合适。许老三饿啊,感觉能吃下头牛。喝水倒是能顶一下肚,许老三却不敢再喝,刚跑了好几趟放水,已经惹老许头不痛快。感觉老许头那眼神,太似‘懒驴上磨屎尿多’。说是歇上一会儿,歇的只是老许头,坐下没喘上几口气许老三又要干活。饿啊,咋还不天黑,许老三心想。村里人来得最多的就是羊蹄子山,山上粗一点的树木都被砍掉,又没有人想过去种树,踩踏的人多了,就显得有些光秃。大烟运气很好,捡了不少松蘑,挖了点生姜野葱蒜。可惜春天是开花的季节,很多东西都才开花,否则能采点野果吃。“狗娃,你来帮大姐把这大薯挖了,不管挖没挖完,大姐回来之前,你哪都不要去,知道吗?”大烟没有在牛蹄子山转悠的打算,往深山那边走了几步,看到一种十分眼熟心形叶子,确定是大薯,就将狗娃叫了过来。狗娃不知大薯为何物,问:“大姐,大薯是什么,你要去哪?”大烟说道:“大姐去……嗯,去蹲坑,可能要好一会儿才回,你听话,把这大薯挖了,等挖了你就知道了。”狗娃‘噢’了一声,蹲下去又问:“大姐,你要不要我给盯着?”大烟摇了摇头,指指大薯,快步离去。出了羊蹄子山以后,树木果然多了起来,很容易就能发现野物留下来的痕迹。只是因为气候的问题,荆棘丛也多不少,一不小心就能碰到一窝蜂。大烟就遇到了一窝大的,被蛰了几下,然后得了一蜂巢。大烟的脚程很快,没多会就遇到野鸡群,捡了几块石头砸过去,运气很好地砸到两只大野鸡,还捡了两窝鸡蛋。才过了两刻钟,大烟就提着两只鸡,兜着十几只鸡蛋回来。狗娃很是听话,拿着小锄头努力挖着。羊蹄子山石头不多,这一块正好全是泥土,不过两刻钟就挖了一个不小的坑出来。“大姐,这大薯好大。”狗娃见着大烟立马喊了起来。忽然见大烟手上拎着的野鸡,眼睛就是一亮:“大姐好厉害,去蹲个坑都能抓到野鸡。”大烟:“……”算了,还是不解释了。往坑里头看了看,不由得愣住,不是好大,而是极大。摸了摸大薯藤,没错,是大薯,就是看不出长了多少年。“行了,别挖了。”大烟伸手去掰了一块,顺便把土推了回去,一边压平一边说道:“太大了,一时半会也挖不完,咱们有这块就够吃了。”光这一块,也得四五斤,真心不少。“能吃?这不是树根吗?”看着就像树根,狗娃就以为是树根。“能吃。”大烟把东西收拾了一下,说道:“走,咱们到山泉那里,大姐给你做蛋炒饭,炒蘑菇,炖鸡。”出门没带背篓,东西多了就有些难拿,收拾了一阵才全拿上。走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刚挖的大薯,很奇怪地只有那么一株,至少长了三年,估摸得有一两百斤。要说挖也是眨眼的功夫就能挖好,只是没有带回去的必要。“狗娃,那块有大薯的事情,不要告诉别人。”大烟小声嘱咐狗娃,打算留着,等哪天心情好了再来挖。狗娃乖巧地点头:“大姐,狗娃不傻,不会说的。”大烟默默地看了他一眼,记得她这般大的年纪时,不说能藏得住什么秘密,就嘴巴那个馋啊,人家给块糖就能跟着走。想说狗娃不聪明来着,可比起她小时候……算了,宰鸡扯皮,柴刀甩起来。弄了几个竹筒回来,将炒好的米饭装进去,好空出瓦罐来炖野鸡。这瓦罐不大,四斤的野鸡四斤多的大薯下去,顶多只能再放点蘑菇,再多了连水都装不下。趁着炖鸡的功夫,把剩下的鸡蛋都裹了泥,扔进炭火里头烤。想当年她在宗门里养鸡,养了足足五年的鸡,不算功劳也有苦劳,却连一块鸡肉都吃不到。她心里头那个憋闷呐,一咬牙就悄悄偷了只鸡顺带摸了几个鸡蛋,结果不知哪个黑心肝的跑去告了状,害得她都还没吃上就被以偷盗为名,逐出宗门。无比辛酸的她,决定要吃遍全天下的鸡,没曾想会因此得罪天下人,设下各种埋伏坑杀她。好辛酸。只是想吃鸡而已,招谁惹谁了?大烟盯着瓦罐一脸愤然,这下应该没人阻碍她吃鸡了吧?扭头看向另一只野鸡,一会去摘几片莲叶回来,做窑鸡吃。这个地方有点偏僻,应该不会有人来,就打算先去摘几片莲叶回来。等莲叶摘回来了,鸡蛋应该差不多熟。一拐弯,遇见了人。卧槽,快躲!“臭丫头,你不想活了?”来人有个大嗓门,声音中带着气怒,显然很是生气。显而易见,没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