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公子,你没事吧
    夏玖缩了缩脖子,离那门远了点,生怕会被砸到,手指戳了戳许大烟的后背,小声问道:“那婆子是你什么人啊?”许大烟转身把木窗给打开,然后回了他一句:“我奶,以后也会是你奶。”震惊吗?少年。夏玖立马反驳:“才不是,我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奶奶。”泼妇一个,太可怕了!许大烟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道:“少年,作为我未过门的男人,你得习惯,知道么?”夏玖如被踩了尾巴般,猛地一下跳起来,躲到一边,大声叫道:“放屁,谁是你未过门的男人,你个不要脸,果然是在肖想爷。如同爷这般芝兰玉树的美公子,岂是你这种……臭不要脸的能惦记的?”门不太隔音,夏玖的声音又大,外面的许婆子也听到了。“就是,大烟你个不要脸的死妮子,想干啥,赶紧把人家公子放出来,没得把人家公子给吓坏了。人家公子可不是阮家幺儿,你想祸害就能祸害的。”许婆子拍门大喊,急得直想拆门,就怕那死妮子会对人家公子做点什么。阮家幺儿就是个例子,许婆子还想着把人给自家闺女拢去,哪能便宜了大烟这夯货。许大烟嘴角微抽,挑眉问道:“有人怕我害你,要救你出去,你出去吗?”夏玖缩了缩脖子,不想跟许大烟待一会,可更不想跟那婆子待一块,连忙摇头:“不出去!”许大烟微笑点头:“你果然还是喜欢让我救,所以猿粪呐,我救了你,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对,这话没毛病,你是我的了。”夏玖:“……”什么鬼?看了看那摇摇欲坠的门,再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突然就一脸恍悟的样子,无比体谅地说道:“我知道你穷,想向我讨要点银子花,我不会怪你的。说吧,你想要多少银子,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我满足你的狮子大开口。”许大烟就问:“你值多少银子?”夏玖翻了个白眼:“你个白痴女人,爷是无价之宝懂么,就算你拥有整个天下,你也买不起爷一个。”许大烟点头:“那不就得了,我救了你的命,你的命就等于是我给的。你若想要要回你自己,就得用等价的东西来交换。可偏偏你是个无价之宝,你拿什么来交换?”“你连你自己都买不起自己,如此一来,无以为报的你,除了以身相许以外还能咋的?”夏玖仔细琢磨了一下,觉得这话没毛病,说得太有道理了。可这不对呀,赶紧又改了口。“其实爷是有价的,就是贵了点,你买不起的。”夏玖一脸傲娇,连把自己当成了一件货物都没有察觉到。许大烟点头,扬了扬拳头道:“再贵又如何?我一只手能打倒十头牛,想要钱直接到后山转一圈就行,连大虫都能打着,根本就不差钱儿,所以没必要把你给卖掉,懂么?”夏玖下意识点头,然后就懵住了。某爷后知后觉地就发现,一不小心,自己把自己给坑了进去。至于怎么坑的,某爷暂时还有点头昏,没想明白。“死女人,你坑爷!”九爷不爽了。“坑你?”许大烟将夏玖由上至下打量了一番,无比嫌弃地说道:“你说你除了那张脸勉强能看以外,还有哪里值得我去坑?一无是处不是你的错,可长了个蠢脑子自我良好就是你的不对了。”夏玖反驳:“我有钱!”许大烟就道:“你赚的?拿出来看看。”夏玖沉默,还真不是他赚的,再且他现在也拿不出来。“我不笨,我很聪明。”夏玖垂死挣扎。“你聪明会掉水里?”许大烟反问。夏玖无语凝噎,下意识觉得,这事还是不要解释的好。突然间,夏玖又乐了,说道:“既然你嫌爷笨,嫌爷一无是处,你为什么还想要嫁给爷,你分明是爱上爷了,却心是心非。”“哼,你个臭女人可知,想嫁给爷的,能从天堑河的这头排到另一头去。像你这种不知廉耻的,爷还看不上。”许大烟哦了一声就没理了,目视着那堵门,算计着什么时候会被拍开。夏玖不乐意了,扯了许大烟一把:“喂,也许你求爷一下,爷能许你个妾来当当。”许大烟问:“你叫什么名字?”夏玖抬了抬下巴:“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姓夏,名玖,人称九爷。来喊一声九爷,许你当小妾。”“九爷是吧?”许大烟等到夏玖点头,才说道:“你放一万个心,其实像你这种我一只手指头就能弄死智障我是看不上的,只是暂时拿来充数,等什么时候找到合适的,肯定会把你卖了换钱。”看着许大烟无比认真且淡定的表情,夏玖觉得自己受了一万点的伤害,好想跟这个臭女人同归于尽。砰!忽然,门倒了下来。夏玖一个激灵,躲到了许大烟的身后。死女人,赶紧上。许婆子没想到会把门给拍倒,一时间也是僵住了,先是狠狠是剐了许大烟一眼,然后又换上了一副慈爱的面孔,说道:“公子莫怕,老婆子来救你了。”说完又朝许大烟飞眼刀子,若非这房间里没有棍子,否则许婆子肯定会拿棍子追着许大烟打。可惜夏玖不给脸,人躲到许大烟的身后,露出的大半个脑袋,连个眼神都欠给。许大烟将夏玖扯出:“去吧,少年,这婆子想让你当女婿。”许婆子见许大烟识相,顿时就有些欣慰,将刀子般的眼神收了回来,用慈爱的眼神看向夏玖。“小公子啊,你没事吧?快让老婆子好生瞧瞧。”许婆子伸手去抓夏玖,嘴里头叨念道:“你不用害怕,跟老婆子到上房去,只要有老婆子在,这死妮子不敢把你怎么样。”刚两人的话许婆子只听了一点,急着拍着倒是没能听进去多少。夏玖想要躲,才退后了一步就被许大烟给推了回来,没躲了被抓住了手。如此干瘦的一个老婆子,也不知道吃了啥力气那么大,夏玖挣扎了一下没挣开,被拽着出了房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