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摇摇欲坠的门
    夏玖也不知自己是什么心理,竟然冲着前面的许大烟喊了一声。许大烟扭头,冲阮子文微微一笑:“你再看我也没用,我已经有了男人了,不会再要你了。”砰!阮子文再一次把门甩上,躲在门后直呲牙,差点气得不顾形象想要吐许大烟口水。太不要脸了。“小爷们,你还看啥,赶紧回家给我暖床去。”许大烟冲着夏玖吹了个口哨,笑眯眯地喊了一声,然后继续往回走。许大烟有男人了?这可是件大事,不少听到喊声的人家赶紧出门,站在自家篱笆院里往外瞧。“哟,好一个俊俏公子。”“这是一朵鲜插牛粪上啊,好可惜。”“肯定是许大烟抢来的,太不要脸了。”……夏玖整个石化,只想伸长耳朵,然后把脸给遮上。“姐夫,快点走啊!”狗娃奇怪夏玖为什么会站住,大喊了一声。于是某人终于想起‘姐夫’这个称呼,伸手就想要去抓狗娃问个清楚,只是没抓着,狗娃一溜烟儿跑了。感觉手上的鱼猛地一沉,夏玖变了脸色。眼看着姐弟俩已经走远,夏玖低骂了好几声,最后还是咬牙切齿地跟上了。爷真是疯了。大中午的许家也是要做饭,小杨氏背着才半岁的福哥儿,连坐都不能坐一下,一坐下福哥儿就哇哇直哭。倒不是小杨氏不想让许婆子帮忙,而是许婆子不帮,认为背着孩子也能很好干活,还说自己年轻的时候就是这么过来的,再且许婆子本就看着四房双胞胎哥俩,没那个精力再多看一个。许春燕倒是闲着,可偏说困了要睡午觉,心疼闺女的许婆子自然舍不得让闺女困着。说起来许婆子也姓杨,娘家跟小杨氏的娘家还有点血缘关系,按理来说看在这点关系上,许婆子怎么也该偏疼一下。可许婆子就这么一副德行,这个家里头除了老许头能放在眼里以外,哪怕是平日里偏着的几个儿子,也不见得有多在意。小杨氏一边哄着孩子一边煮菜,烧火的时候连凳子都不能坐一下,久了这腰就酸疼得不行,忍不住小声骂了起来,将许家一家人都骂了进去,不过骂得最多的就是狗娃跟许大烟。去洗个衣服也花半天时间,连个帮她看孩子的人都没有。“这就是你们家?”夏玖站在门口一脸嫌弃,直接说道:“真破,爷家的净房都比你们家的屋子敞亮,干净。”要说许家不好不赖,跟别人家也差不多样,泥砖砌成的方型的茅草屋子,用篱笆将屋子周围圈起来,一边是夯好的十来公分高地面,专门用来晒晾稻谷,边上还用竹篱笆围着,以防鸡鸭进去偷吃,一边则用来种菜又或者干脆种点果树。相对来说,许家的人要多一些,所以再盖了几间,看起来是长方型的。日后若是分家,必会从中间隔开,那样能留下两房,其余的几房就要搬出去。许大烟想过要分家,只是想了想,除非她把许老三的腿给打断了,否则这个家是不可能分开的。“你家那么好你掉水里要淹死?”许大烟直接怼了回去。夏玖好想将鱼打许大烟脸上去,没听说过往事不堪回首吗?都过去了的事情,这死女人还一直提一直提,简直太讨厌了。小杨氏听到声音,立马从厨房里冲出来,没好气地说道:“终于舍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要把衣服给搓烂了呢。”许大烟看了她一眼,说道:“你有事?”小杨氏朝许大烟身后看了看,不见狗娃,倒看到了个漂亮公子,顿时脸一下子就红了,不自觉有些羞涩,开始扭扭捏捏。“也,也没什么,就是我要做饭,想你帮我看一下孩子。”小杨氏一边说话一边小心偷瞄着漂亮公子的脸,然后不自觉地脸红了。尽管已经生了一个孩子,小杨氏根本不知情为何物,只知道嫁了人就是双腿叉开往床上一躺,完了生孩子干活养家。如果没有遇到夏玖,小杨氏会认为嫁人大概就如此。可遇见了,懂了,就哗啦啦酸了。恨不相逢未嫁时。许大烟回了她一句:“我手劲大。”就问你怕不怕。小杨氏嘴角一抽,不知想起什么不好的回忆,说道:“还是算了,反正饭也快做好了。”只是嘴里头说着,人却磨磨蹭蹭地,不太愿意回厨房去。许大烟没理她,把衣服晾在夯地边上的竹篱笆上,晾完了就接过夏玖手上的鱼,进了门以后把鱼丢到天井里洗菜缸里头。缸里头还有半缸子洗菜水,一下子溅起不少水来,差点就滴进水井里头。“干啥了这是?”许婆子听到那老大水响,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赶紧把孩子放下跑出来看。一眼就看到三条大鱼,顿时就愣住:“死丫头,这鱼哪来的?”许大烟指着夏玖道:“他送的。”许婆子这才看到夏玖,顿时眼前一亮,好一个俊俏公子,穿着竟这般好,定然是有钱家人的公子。赶紧把手往到背后上的衣服擦了擦,露出一抹自认为十分慈爱的笑容,问道:“这位公子是……”“我男人,上门的。”许大烟不等许婆子说完,直接宣布主权。许婆子老脸一垮,表情沉了下来:“死丫头作死呢,乱说点啥,人家好好的一个公子,怎么就成了你的,还不赶紧向人家公子道歉,许家的老脸都让你给丢尽了。”许大烟瞥了夏玖一眼,扭头就回了房间,鬼才管这婆子打什么主意。许婆子也不想管许大烟,见到许大烟走了,赶紧拍拍衣服上的土,朝夏玖走地来。心里头打着主意,若是这有钱人家公子还没有成亲,就把闺女介绍给对方,事成了就不担心闺女日后没好日子过。等着道歉的某人:……虽然那死女人很讨厌,可跟这个婆子比起来,还是那个死女人顺眼一点。于是夏玖果断追上,在许大烟关门前溜了进去。许婆子脸顿时一黑,冲过去拍门:“大烟你个死妮子还要不要脸了,光天化日子下,跟一个外男待一个屋子里。”砰砰砰……本就不太结实的门,被这么使劲拍着,很快就摇摇欲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