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大姐,有妖怪
    阿福汗滴滴,肥脸直抽抽。少爷竟然拿了集上卖猪肉的挂勾,挂了一片巴掌大的猪肉,用手指头大的绳子拴着,就这么扔进水里头去。厉害了,我的少爷!阿福一个激灵,赶紧跑了过去,大喊:“少爷不要啊,那么大块肉下去引来的不是鱼,是妖怪啊!”夏玖回头狠狠地瞪一眼,骂道:“就你多嘴。”阿福不放心,伸手去抢夏玖手中的绳子,嘴里头说道:“少爷,这绳子不干净,奴才帮你拉着。”“滚一边去,别妨碍本少爷钓鱼。”夏玖抖了抖绳子,身体转了个弯,背对着阿福,心里头惦记着钓上条大鱼来,哪里乐意把绳子交出去。只是夏玖转弯的时候腿没怎么抬,长绳子在腿上绕了一圈半,阿福没有注意到,一群护卫也没有注意到。夏玖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到有鱼上钩,很快就没了耐心,又见阿福还在苦口婆心地讨要绳子,干脆就扔了过去,转身走人。“行了,别嚎了,给你!”阿福伸手去接,没接住,刚要弯下身去捡,绳子突然猛地一下子动了起来。感觉脚边的绳子有动静,夏玖眼睛一亮:“有鱼上钩了。”然而乐极生悲,本来只绕了一圈半的绳子,愣是因为他这一转身,绕了两整圈实的。事情又来得太过突然,不等任何人反应过来,夏玖就被所谓的大鱼给拽下了水。噗通!“少爷!”阿福凄厉地大喊一声,纵身扑向那条绳子,企图把自家少爷拉上来。不料非但没有把人拉上来,反倒连自己也被拽进了水里。等阿福被救上来的时候,手指头都被绳子拉破了皮,可到底还是没能把人拉上来,不过眨眼的功夫,自家少爷就没了影子。一群护卫跟阿福都吓坏了,赶紧沿着河流去寻。阿福泪流满面,自家少爷打小就被批过命硬,只是不克别人专克自己,至少得克到十八岁才会好转。可怜的少爷,好几次喝口凉水都差点把自己给呛死,好不容易看着护着长到这么大。刚过了十八岁生日就吵着闹着要出来,结果一出来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他没脸回去见老爷夫人了。“少爷啊!”阿福一时想不开,往天堑河里跳:“阿福来找你来了,给你赔罪来了。”都怪阿福没有看好你,让妖怪把你给吃了啊!一群护卫把阿福拉住了,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虽然他们也很心疼少爷,可再心疼人也很难再找回来,总得为自己的小命着想。只要阿福活着,有人在他们上面顶着,能放心不少啊。鱼尾村。足有二三十米宽,河岸上种了各种各样的树,最多的便是桃树跟油茶树。据说河岸本来是没有那么高的,出于对天堑河的畏惧,村民们花了大力气,把河岸填高了许多。河岸离水面有一米高,而河水面几乎与另一边的水田持平。若真遇到干旱,哪怕水位下降不少,只要不怕死,还是能引水浇灌水田的。许大烟把衣服放了下来,让狗娃摊开晾到草地上,又或者挂到树上。狗娃想看许大烟是怎么钓鱼的,但还很听话地,先把衣服晾起来。没等狗娃把衣服晾完,许大烟就钓了一条鱼上来,足有七八斤重,真够肥实的,差点把竿给扯断了去。啪!许大烟直接把鱼往石头上砸,大鱼一下就被砸晕了过去,鱼尾颤了几下以后就不动了。“好大的鱼!”狗娃把手上的衣服一扔,朝鱼跑了过去。许大烟看了一眼,别的衣服都晾晒好了,扔的是最后一件,正好是许老三的那件。遂点了点头,很好,没扔错了。“这竿不行,得换根粗点的。”许大烟掰了掰手里头的竿,竟一下就给掰断了,干脆换了条粗棍子。绳子倒是不用换,用的是捆麻袋口的细麻绳,不说十几二十斤的鱼,就是百来斤的鱼,也能钓得起来。倒不是她故意拿这么粗的绳子,实在是家里头缝衣线太脆了点,轻轻一扯就断,不说是再大点的鱼,就是四五斤的鱼也钓不上来。刚把鱼钩甩进水里没多会,竹制鱼漂就往下一沉,立马就感觉手也沉甸甸的。“卧槽,有大鱼!”许大烟眼睛一亮,立马抓紧了开扯。狗娃闻言赶紧放下那条鱼,朝许大烟那里跑了去,睁大眼睛往水里后看。一件泡水的白色毛皮被缓缓钓起……卧槽,活见鬼了。开始的时候,许大烟以为钓上来的是某只不小心掉水里淹死了的野兽,可随着毛皮被钓起,一张人脸露了出来,惨白惨白的,吓得许大烟差点把鱼竿给丢了。“是,是妖怪吗?”狗娃吓得腿都软了,抱着许大烟的腿一直打哆嗦,小脸白得吓人。许大烟没那么小胆,只是被惊了一下而已,定睛看了一会儿,淡定地说道:“不是妖怪,是个人来着。”瞧那样子还没有尸斑,并且还挺娇嫩白净,说不准还是个活人。这绳子是能钓起来人的,可这鱼钩却受不住,只要她再使点劲,这不知死活的准还得继续淹水去。“狗娃乖,松手,大姐救人去。”许大烟抽了抽脚,这才发现被抱大腿了。狗娃不肯松手,结巴道:“大大大姐,我怕妖怪。”许大烟安慰道:“别怕,且不说他不是个妖怪,就算他是个妖怪,你大姐我也是个厉害的,准能一巴掌抽死他。”狗娃觉得这话不太靠谱,自家大姐厉害是不错,可再厉害也有失手的时候,昨儿个就失手被阮子文给砸破了脑瓜。可见大姐一脸严肃,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松了手。“大姐你小心点啊。”狗娃小声道。“放心,没事的。”许大烟把粗鱼竿往地上用力一插,撸了撸袖,趴了下去,伸手往水里头够。好一会儿才把白色毛皮拽到手,小心地往自己这边拖,直到抓到人的头发,这才揪着往岸上拖,总算把人给弄上了岸。看了看人,没了气,心跳也停了,不还有一丝生机尚在,不算死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