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老子没吃饱
    至于许春燕,那是千金大小姐,五指不沾阳春水。这些年许家陆续开了不少荒田出来,还是老许头下命令比着来的,多出一个孩子就多开一亩田,连着出嫁的许晴儿一块算有二十四个人,就有二十四亩田,一年种上两季,收入还算勉强。只是许家人不少,真正的劳力却少得可怜。农忙的时候许老大跟二小子都不会回来,大房剩下的几个虽然也会下田干活,却最爱偷奸耍滑,不老老实实干活,净找借口偷懒。二房俩口子是个会算计的,只做四亩田的活,多点都不肯干,完事了就带着粮食走人。许老四生来‘体弱’,一到农忙就‘犯病’,俩孩子也离不开娘,所以基本上都不下田。许老五是文人,就更不会下田了。于是剩下的活计基本上都压在了三房身上,家里头总共二十四亩田,至少得干了十六亩田的活。如此也就罢了,还偏偏总被骂懒,因‘懒’罚不能吃饭,常常要饿肚子。而令人无语的是许老三这个人,天大的事情也比不过一个孝字,只要上房俩老的拿出一个孝字来,准能把许老三这彪形大汉压得死死的。从许大烟‘死而复生’这件事情就可以看得出来,或许儿女再是重要也比不过俩老的,就是不知道让他去死,他能不能答应。都说父慈子孝,当爹娘的不慈,当儿子的又如何孝顺?许大烟灵力运行完最后一个周天停下,将一晚上修炼来的灵力都用来修复头顶上的伤。说起这个伤口来,又是一件不堪回首的事情。原主为什么会怕许家人?原因其实都在许老三身上,因为原来受的伤是许老三拿的,拿大木棍子敲的。原主十二岁那年狗娃出生了,许婆子看单氏不顺眼,连着刚出生的狗娃也不上心,还在坐月子的单氏连口热饭都吃不上。原主也没干啥,就是心疼单氏,把厨房里给许仙儿蒸的鸡蛋糕舀了一半给单氏吃。邓氏见鸡蛋糕少了,指嗓骂槐,被原主不高兴顶了一句。就顶这么一句,就捅了马蜂窝了,连许婆子都跑出来骂人,不知咋地就闹成了非要许老三教训原主还有单氏不可。许老三多听话啊,拿起棍子来就揍人。原主没躲,还忍痛护着不让单氏挨打,没曾想这更让许家人不高兴,话里话外说许老三没用,连个孩子都教训不了。许老三脑袋一热,使劲过了头,一棍子敲大烟脑壳上,当场就打破了瓢,流了单氏一身的血。若不是单氏拖着虚弱的身体给扯了几把蜘蛛网敷上,估计原主活不到现在。不过虽然活了,可自打那以后脑袋瓜不太好使,时常会头疼,脾气也变得有些暴躁,在他人眼中就是个愣且横的。单氏也因此落了病根,常有不舒服的时候。天快要亮时,许大烟才睡过去。许大雁这会刚要醒来,晚饭才吃了一块糕点,就是不到醒的时候也饿醒了。伸手摸了摸许大烟的额头,见没发烧舒了一口气,小心挪开狗娃放在她身上的手,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对门也醒了,单氏一脸慌张地跑出来,见到就问:“醒了,狗娃在你姐俩那屋不?”大雁点了点头,小声道:“在呢,跟大姐一块,都还睡着呢。”咕咕~昨晚没吃上饭,听到大雁说完松了口气,脑袋却晕呼了起来,身子晃了晃,扶着门边才险险站住。“咋的了,又头晕了?”许老三才睁眼,脚都还没下地,想扶也来不及,急得从床上跳了下来。自个知道自个的事,单氏摆摆手:“没事。”就饿着了的事情,把早饭吃了就没事了。只是这种事情单氏没脸去说,再且说了也没用,还得让许老三埋汰上。“我娘是饿的!”大雁性子耿直,扶着单氏就冲着许老三喊,梗着脖子说道:“你要是能让我娘吃饱饭,我娘她肯定不会头晕。”许老三正拿着鞋子要穿,闻言就举起了鞋子:“死丫头,一大早就跟老子顶嘴,看老子不打死你。”“一大早就喊打喊杀,能耐了你。”单氏一脸烦躁,将大雁护在怀里:“那么有本事,你打孩子干啥,干脆打死我算了。”“我打你干啥?都醒了还说啥梦话。”许老三大眼珠子一瞪,到底还是把鞋子收回去往自己脚上套,低声骂骂咧咧:“大的不听话,小的也跟着顶嘴,也不知道你咋教的孩子,好好的孩子被你教成这样,怪不得到这会也没人上门提亲。”单氏一大早脑袋晕呼呼的,懒得回许老三的话,心里头本来就怨着,记得大烟十二岁前还是好好的,也没那么遭人嫌弃。挨了那一棍子以后,才渐渐变成这样。怪谁?还嫌闺女嫁不出去,就是一直养着也没吃他啥,她大烟能干着呢。瞧着时间不早了,今儿个轮到大房的做早饭,这会应该差不多做好,有这个功夫吵嘴,还不如早点去厨房端早饭,晚了说不准连口米汤都喝不上。也没见过谁家这样的,分桌不分家。按理说人也没多少,摆两桌就够,偏生要分着吃,不在乎怕三房占便宜去。早饭向来喝粥,是按人头来分,一人能分两碗。看起来是公平的,事实上却不是那么一回事,屋里头有小娃子,一房人又不怎么干活的,自然能吃得饱饱的,比如四房那四口子。俩小的不过才两岁,一碗就够哥俩吃的,剩下的全进了大人的嘴,大房几个稍微差点,但也比三房的好。许老三是个大胃王,真让他吃饱,那得八碗粥下肚才行。平日里不管是单氏还是几个孩子,都忍着尽量少吃,让许老三多吃一点。可今儿个单氏心里头有气,连带着大雁也满肚子的气,粥刚打回来大雁就舀了五碗的量走。单氏一个人喝了两碗,只剩下三碗给许老三。许老三有个习惯,每天早上起来得先蹲茅房,等回来的时候粥就只剩下三碗,才吃了三碗盆子就空了,顿时就傻了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