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没见你心疼
    可不管孩子怎么样都是单氏的命根子,这三孩子来得不易,成亲快一年了才怀上大烟,大烟生下来后五年都没有动静,直到大烟六岁了才怀上大雁,在大烟十一岁,大雁五岁的时候,才怀的狗娃。现在大烟十六岁,大雁十岁,狗娃才四岁。对子嗣有些艰难的单氏来说,这仨孩子哪个都是宝贝,少一个都能要她的命。许老三不高兴大烟抢了狗娃的大力气,单氏还不高兴了呢。因为这天生力气大,大烟遭人嫌弃不说,还到现在还没个对象,倒贴都嫁不出去。“你们许家没一个好人,我闺女有什么错,非得死了你们才甘心。”单氏心里头有气,忍不住说了一句。许老三一脸不耐烦:“说得好像我们有多不待见大烟,想让大烟去死似的,咱们家只是穷了点,可没想过让孩子去死。”“难道不是?”单氏讥笑反问,当初怎么就瞎了眼,嫁了这么一个人。“你那是啥笑,欠收拾了不成?”许老三烦躁地抓了抓头皮,心里头又气又委屈,朝单氏扬起拳头。“想打我?来打啊你!”单氏把脑袋凑了过去。许老三赶紧把手缩了回去,不是没有打过媳妇,而是一般都舍不得打。只是这死娘们呀就不明白,毕竟是疼爱了十几年的闺女,他哪里真盼着闺女去死。他都够烦的了,还老跟他作对,真欠抽了这是。突然就想到个错处,立马道:“这死丫头就该死,我是她老子啊,她竟然敢鞋子砸我,多可恨啊!”单氏一屁股坐到床上,道:“都说了大烟那会刚醒来,脑袋又被砸了个窟窿,脑袋正懵着呢,都认不出人来,谁让你先出手打的她,她不打你打谁?”“还是当人老子的,闺女不小心砸了你一下,又能咋地?闺女被那么多鞋子砸中的时候,也没见你心疼。”许老三闻言更加烦躁,狠狠地挠了把头,有种有理说不清的感觉。余光瞥见大雁正扒着对面房门往这边偷看,顿时大骂:“瞅啥,都什么时候了,臭丫头还不睡觉,想挨收拾不成?”大雁面无表情,迅速把门一关,扭头跑回了房间。“你瞧瞧,你自己好好瞧瞧,都你生出来的玩意,一个个都头长反骨,根本不把我这老子放在眼里,整天……”许老三话还没有说完,一旁坐着的狗娃就哇哇大哭了起来。“我没反骨,我没有反骨,我脑袋瓜好好的。”狗娃一边哭一边蹬着小短腿,本就营养不良,看起来更加的可怜了。许老三顿时头疼,赶紧跑过去哄:“喔喔喔,不哭哈,狗娃不哭,爹不是骂你……”骂的是你大姐那赔钱货!受许婆子的影响略深,闺女是赔钱货,儿子则是个宝。在许老三的眼里,十个闺女也比不上一个儿子。哪怕这个儿子是个弱鸡,许老三也不嫌弃,毕竟单氏肚子没啥出息,就只给他生了这么个儿子。不过比起许老二来说,倒是强一些,许老二成亲到这里,也不过才生了俩闺女,一个儿子都没有。许老二比他还大上四岁,往后还能不能生都不知道呢,如此想着,许老三就觉得没啥好嫌弃的,好歹自己还有个儿子。狗娃越哄越哭,许老三没了法子,只好塞给单氏:“赶紧哄哄,别哭坏了。”刚到单氏怀里,狗娃就不哭了。许老三看着眼角直抽抽,一脸不高兴,觉得自己比这死娘们要疼孩子多了,偏生这孩子一个两个三个都不跟他亲,跟这死娘们倒挺亲的。咕噜咕噜……“娘,我饿。”狗娃可怜巴巴地看着单氏。单氏叹了一口气,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把衣服撸了起来,狗娃眼睛一亮,赶紧趴了上去。“不是我说你,狗娃都四岁了,早该把奶给戒了。”许老三又不高兴了,谁家孩子会吃奶吃到四岁的,再疼儿子也不会让吃过两岁,狗娃都四岁了还吃奶。单氏瞪了许老三一眼,摸着狗娃的脑袋不吭声,倒不是她不想给狗娃戒奶,只是戒了奶狗娃以后还饿肚子咋办?自打生了狗娃以后,公婆越发看三房不顺眼,动不动就不让吃饭,大人且受得了,孩子咋忍得住。但凡有一口稠糊点的米汤喝,她也不会给狗娃吃奶。这些话单氏不愿意说出来,一说出来准能惹许老三不高兴,到时候挨揍的不是别人是她。这人力气大,打人也疼,单氏早吸取了教训,才不会傻傻地去触霉头。本就没吃奶,奶水自然不多,狗娃没吃几口就没了。只是狗娃很是乖巧,不会因为奶水没了就会哭,吃完了捂着肚子就睡。“饿。”狗娃睡着了也在喊饿,单氏心疼得不行。口干得不行,单氏就到外面舀了些冷水喝,等回来的时候许老三已经睡着,呼噜声就跟打雷似的,就连肚子也在打雷。单氏皱了皱眉头,这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躺在床上叹了口气,没多会就睡了过去。对门屋里的大雁不停地翻身,肚子一直咕咕叫,饿得实在睡不着。“喏,吃吧。”许大烟从怀里掏出来一个油纸包,里头还装着两块糕点,原是阮子文买了给侄孙的,让许大烟给拿了。大雁猛地一下子坐起来,抢过油纸包一顿狼吞虎咽。倒还是个好的,只是吃了一块,剩下的一块推了回来,一脸不舍地说道:“姐,我吃饱了,这块留给你吃。”许大烟本没打算接过的,不知想到什么,又接了过来,说道:“行了,吃了就睡吧,别再烙饼子了。”不提烙饼子还好,这一提,大雁感觉好饿:“大姐,我好想吃烙饼。”许大烟摸摸她脑袋:“赶紧做梦,梦里头有得吃。”大雁:“……”许大烟没再管她,拿着剩下的一块糕点走了出去。对面的房反拴着,门缝有点大,能看到横栓,捡了根树枝捅了捅,很快就把横栓往边上移开,推门走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