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有话好好说
    阮子文是老阮头跟阮婆子的老来子,长孙都娶了媳妇了才怀上的,只比长太孙大上一岁。年纪小,辈分大,又聪明,在家中地位只高不低。咋看到阮子文一脸惊慌跑回,裤裆那里还有血,阮家老小吓了个半死,以为阮子文那个地方受伤了。“咋了这是,是不是受伤了?”阮婆子心惊肉跳地看着幺儿裤裆那里,担心是不是什么东西坏了。老阮头也吓得够呛,赶紧道:“瞎咧咧啥,赶紧请大夫去。”“不,不要请。”阮子文尖叫,激动道:“我没受伤,受伤的是许大烟,我把许大烟给砸了,这是许大烟的血。”大爷阮子商眉头拧了起来,问道:“是不是那许大烟又到村口堵你了?”阮子文没有回答,哆嗦道:“血,她流了好多血,说不定死了。”阮家人心中一惊,忙问这是怎么一回事。可阮子文把自己缩成了一团,煞白着脸在那抖着,不管阮家人问啥都不说了。“快去看看是怎么回事。”老阮头最先冷静下来,又吩咐下去:“再去个人,把大夫请去,看能不能把人给救回来。”还没等出门呢,篱笆门外就来了一群人,把阮家人给堵在了篱笆门里头。来人是许家人,抬着许大烟来的,一个个气势汹汹。瞧着许大烟似乎没了气息,阮家人瞬间变了脸,不会真死了吧?阮子文打小聪明,十二岁就中了童生,也就今年没有朝庭没有开试,否则今年下场去考,说不准就能考个秀才回来,是阮家所有人的希望。真打死了人,那就沾染上人命官司,前途也就没了。乍听到许大烟被人给打了的时候,许家人是不理会的,等听到许大烟被人打死了,还是阮家幺儿干的,就一个个激灵了起来。人死了?死哪了,赶紧找去。倒不是说许家人有多愤怒有多难过,只是这年头谁家过日子不是过得结结巴巴的,能索赔点银子谁也不会嫌多。家里头养了这么个死活嫁不出去的,够丢脸的,真死了其实也挺好,阮家幺儿那就是个宝,赔多点估计也出得起手。等有了银子,许家这几个适婚年纪的子孙,不管是彩礼还是嫁妆就有了着落。为了这点银子,许家人算是豁了出去,坐在阮家大门嚎了起来。“大烟呐,你死得好惨呐……”许婆子一屁股坐到地上,拍着大腿嚎啕大哭。许老大媳妇邓氏跟许老四媳妇史氏也围着许大烟坐地上,大声哭喊着,抹眼泪,就连许老大大儿媳妇小杨氏也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我可怜的大烟呐,你才十六岁啊,如花般的年纪啊,你怎么能就这么去了啊!”“杀千刀的阮子文啊,你赔我家大烟的命来。”“我家大烟这么乖巧,你怎么下得起这么狠的手啊。”……渐渐的村民们围了过来,朝阮家里头指指点点。鱼尾村是个新村子,四十多前年这里就是一片荒地,一户人家都没有。四十年前世道大乱,为了躲避战乱先后有人搬到这里来,才渐渐地形成了这么一个规模不大的村子。总共才十几户人,大小加起来不过一百多人。村子里没啥秘密,发生点啥事,很快就能传遍了整个村子。这不,全来了。看热闹不嫌人多,一群人指指点点。有人爱瞎猜,有人爱瞎说,这会儿说啥的都有。有人说大烟色胆包天,想要把阮家小爷拖进树林里生米煮成熟饭;有人说阮家小爷沐休回来,想跑树林里放水,正好碰到了大烟也在放水,俩人看对了眼,可为了你上我下的问题,起了争执;有人说阮家小爷看到许大烟进了林子,一时起了色心,跟了进去,被发现以后先下手为强……反正除了第一种说法以外,别的都是瞎扯,简直扯到天际去。反正无聊,使劲扯呗。阮家人脸色难看,虽说主要错不在阮子文身上,可毕竟打死了人,沾上了这人命官司,就不太好说了。许家人堵在篱笆门外嚎丧,不知道还以为死的是爹,而不是许大烟那祸祸。阮家人不想把开门,许家人什么德行,村里人都知道,开了门肯定要被讹上。可事情闹得这么大,总该有解决的办法,不开门也是不行。篱笆门也不结实,踹几下就能破。不得已,开了门。许家人立马一窝蜂闯了进来,连许大烟的‘尸体’也抬了进来。外人想跟着进去,可尸体堵着门,谁也没敢跨过去。“咋把人给抬进来了呢?”阮大娘一脸不乐意。看了许大烟尸体一眼,赶紧缩了回去,心底下直犯嘀咕。死人搬进门,晦气啊!阮二娘也跟着嘀咕起来,只是没敢太大声,毕竟许家人名声在外,向来难缠。“阮子文呢,把你们家阮子文喊出来。”“对,把阮子文喊出来,杀了我们家大烟就想跑,没那么便宜的事情。”“要阮子文给我们家大烟陪葬!”……许家人大声叫嚣,把许大烟的尸体往地上一扔,也不管有没有把‘尸体’给摔坏,直往阮家屋子里头闯,把躲在里头的阮子文给拽了出来,扔到‘尸体’上面。满头满脸是血的许大烟无声无息地躺着,伤口冒出来的把头发糊了一大坨,血红到有些发黑,怎么看怎么碜人,阮子文吓得脸都白了,差点没晕过去。“有话好好说,好好说……”阮家人又气又急,赶紧上前扶了起来,一个个脸色难看。“可怜的大烟呐,你睁眼看看啊,这就是你的仇人呐……”许婆子带着几个媳妇在那里哭喊。一旁许家人伸手又要去抓人,吓得阮家赶紧把阮子文护到后头去。许婆子几个乍看着好像很伤心的样子,事实上是干打雷不下雨,一边装作抹眼泪的样子,一边眼睛滴流转,不住地往阮家打量。瞧着阮家房子不大,里头看着干净整洁好看,家什比许家要好要多,不免就有些嫉妒。谁也没看到,许大烟眼皮儿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