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8章 婚事已定
    这一个消息,把南宫溪惊得不轻。

    “什么?这绝对不可能?”

    “沐炼他好大的胆子,我要宰了他!”南宫麒怒不可遏

    他现在就想冲到圣地去找南宫麒拼命。

    南宫麒这骇人的怒气把周围的人给吓到了。

    楚九歌道:“前辈,你冷静一下。”

    “我冷静不了,沐炼那家伙要娶我的妻,我现在就先撕了他。”南宫麒浑身散发着杀气。

    楚九歌道:“你劝劝你爹吧!”

    即使过去了一刻钟了,南宫麒还未冷静下来。

    他道:“我们必须回圣地去救你娘亲,你娘亲绝对不是自愿的!肯定是沐炼使了什么诡计?”

    这是自然的,南宫溪也清楚他母亲和他父亲的感情有多深。

    这么多年不离不弃,不可能他们才刚刚离开圣地,母亲就嫁给别人了。

    “月落师傅肯定是被沐炼用什么手段要挟了,不然不会答应这样的事情。如果我们贸然冲过去,会让月落师傅的处境更危险,还不如以不变应万变。”楚九歌道。

    沐炼的目的不是要月落师傅的命,至少她现在是安全的。

    “南宫麒前辈,你必须要忍耐!放心吧!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自己的师傅沐炼的。”

    看样子是南宫溪获得了南宫古殿的传承,逼得沐炼狗急跳墙了。

    即使这一次他们从圣卫的手下安全逃出,他也可以拿捏住南宫溪的软肋。

    他们还是大意了,按理说以月落师傅的实力是不可能会有危险的。

    他们却忽视了沐炼是一个玩阴的家伙,月落师傅肯定是被他暗算了。

    楚九歌道:“凌殿主,答应过去,我们一起去圣地。”

    “往日圣地有什么事情?压根就不会搭理任何外人,南宫家主大婚会邀请我,真的让人匪夷所思。”凌非墨低沉的道。

    “看来沐炼野心不小,他不只是要南宫家,要圣地,他还想要整个东域。而你现在是除了圣地之外,东域的第一掌权者,所以他们自然盯上你了。”楚九歌望向他道。

    “此行是有很大风险的,沐炼他不简单,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是八大圣族沐家之人。”楚九歌把这其中的危险告诉了凌非墨,让凌非墨自己决定。

    凌非墨道:“我最近没事可做有些无聊,能去圣地看好戏怎么能错过?”

    “立刻去圣地!快点走!”南宫麒简直是一刻都不相等了。

    “好,立刻走。”楚九歌也知道这个师公是多么的心急如焚,所以立刻出发。

    在赶路的时候,魂珠的波动超级的大。

    楚九歌可以看感觉到宫麒的灵魂力在瞬间变强,与药力融合的越来越好,距离拥有真正的身体要不了多久了。

    沐炼做出来的事情可是把南宫麒前辈刺激的不轻啊!

    楚九歌他们抵达了圣地,凌非墨准备拿出请帖作为通行证。

    楚九歌微微挑眉道:“我带来的人,也是你们能拦的吗?”

    “令主!”见到楚九歌,他们有些诧异。

    “既然是令主的朋友,当然可以进入圣地。”他们急忙的道。

    他们回到了南宫家,要见月落却被拦住了。

    沐炼走了出来道:“落儿在专心待嫁,任何人都不能打搅。溪儿,你这样实在是失礼了。”

    “我娘亲是不可能嫁给你的,我必须要问清楚!”南宫溪准备强闯,被楚九歌给拉住了。

    “这圣地还有我不能见的人吗?”楚九歌冷声道。

    “令主在圣地地位特殊,不过要是落儿不愿意见你,你也不能无礼不是吗?”沐炼道。

    “我月落师傅,不可能不会想见我。”

    “那可不一定!要不我亲自去问问。”

    沐炼走了进去,很快他便带话出来了,还有一封信。

    这是月落的笔迹,信上说他是自愿嫁给沐炼的,让南宫溪等着三日后参加婚礼,还说希望得到他的祝福。

    南宫溪的脸色都要黑的滴墨了,怒道:“你到底对我娘亲做了什么?”“溪儿,我一向对你视如己出。你母亲之前是顾及你,所以就算我们互相爱慕,她也不能嫁给我。如今你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可不能毁掉你母亲的幸福。”沐炼淡定从

    容的道。

    “胡说八道!”他的话,南宫溪一个字都不信。

    沐炼走到了他的身边道:“如果溪儿你捣乱,让落儿不能成功嫁给我,之后发生的事情,绝对不是你能承受得住的。”

    沐炼的声音微冷,南宫溪岂能听不懂他语气之中的威胁之意。

    他肯定是用什么手段控制了娘亲,若是他轻举妄动,娘亲恐怕会有危险。

    南宫溪拳头紧握,手上青筋暴跳。

    沐炼道:“少主这么急急忙忙的赶回圣地肯定累了,赶紧送少主下去休息!”

    “是!”

    “这位是?”沐炼瞧见了凌非墨。“我是地下武殿的殿主凌非墨,收到了南宫家主的邀请真的受**若惊,这不跟九歌他们一起来参加你的婚礼,不过来迟了!南宫家主不需要招待我,还是赶紧去筹备你

    的大婚要紧。”凌非墨笑道。

    “原来是凌殿主,久仰你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沐炼假笑道。

    他们回到了南宫溪的院落,南宫麒人耐不住蹦跶了出来,拿着那一封信一看,瞬间捏碎成粉末。

    “简直胡说八道!这是落儿的字没错,但是绝对不是落儿心甘情愿写的,他到底对落儿做了什么?”南宫麒怒火中烧。

    “就是因为不知道沐炼做了什么?我们才不能轻举妄动,等今天晚上我去看看。南宫麒前辈实在是想月落师傅,我可以把人给你偷出来。”楚九歌道。

    南宫麒如今的气压超级低,好不容易可以活过来,可以跟妻子厮守在一起,结果竟然听到妻子跟人大婚的消息,绝对是晴天霹雳。

    他要变强,一定要变强,他必定要沐炼那混账不得好死。

    怒火焚心,却能增强南宫麒的灵魂力,楚九歌也没有劝说他什么?

    让他这把火继续烧下去吧!也许烧着烧着,就彻底恢复了。

    夜已经深了,在南宫麒前辈的望眼欲穿这下,楚九歌悄无声息的潜入了月落的住处。周围有不少高手把手,不过他们发现不了楚九歌就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