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8章 见到父亲
    恐怕南宫溪也想不到,自己会在这一刻得到了这一些一些冷面无情的首座大长老的看重。

    魂珠的灵魂波动变强的原因其实是因为南宫麒见到自己的儿子太激动了。

    南宫溪看见了一道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这一个人的容颜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他微微一怔,低沉的道:“你……你……”

    南宫麒道:“溪儿你长大了,很抱歉错过了你这么多年,让你们母子两受苦了。”

    “父亲!”南宫溪道。

    九歌告诉他有惊喜,这就是惊喜。

    她说他有机会见到自己父亲,现在是真的见到了,可是父亲为什么会从魂珠里出来。

    父亲的样子跟小时候记忆中的一模一样,似乎压根就没有什么变化一般,而且他觉得不对劲……

    南宫麒道:“嗯!我没有想到还能见到你,你娘亲还好吗?”

    “她一点都不好!你到底去哪里可?沐炼说你死了。”南宫溪直白的道。

    南宫麒哑然,回道:“我是死了!”

    “那你现在……”南宫溪也发现了这不是人的肉身,是灵魂体。

    好歹是修炼过灵魂力功法的,自然很清楚。

    “这事要从我跟沐炼一起去那一个秘境历练开始说起……”南宫麒把一切事情都解释清楚,南宫溪才知道,沐炼是他的杀父仇人。

    在父亲死了之后,他成为了最大的受益者,成为了南宫家主,对他和母亲也颇为照顾。

    在被郁微背叛之前他都很尊敬这一个长辈,没有想到一切都是伪装。

    幸好父亲遇到了九歌,从那一个地方出来了,并且回到了圣地。

    魂珠爆发出强大的力量,是他父亲帮忙的,以至于夏侯杰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

    南宫麒道:“我知道你肯定恨我,等我,我在魂族里修炼很快,等我拥有一定实力了之后,我便会回到你们母子身边保护你们,不让任何人欺负你们。”

    南宫溪摇头道:“我才不会恨你,我要谢谢你,谢谢你坚持活着,即使以灵魂的形态,娘亲见到你一定会很开心的。”父子两聊了一会儿,南宫溪便离开了。

    各位首座长老对他也挺客气的,楚九歌道:“回来了!”

    “九歌,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南宫溪激动的道。

    楚九歌道:“你们父子两也真是的,我知道了,这是最后一次了。”

    “好!”南宫溪回道。

    接下来南宫溪都会去禁地看望自己的父亲,而南宫麒教南宫溪如何的去找他的旧部,拉拢曾今对他衷心的旧部,先架空沐炼在南宫家的地位。

    他们父子的东西,绝对不能交给这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必定要夺回来。

    南宫家的家事,楚九歌相信他们父子联手应该没问题,所以它便在这灵气充足的圣地修炼,这的确是一个好地方。

    让南宫溪去逼一逼沐炼,也许沐炼自己就会露出马脚来。

    沐炼也察觉到了南宫溪回来了之

    后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往日对南宫家的事务他是一点事情都不管,只想修炼!

    而如今他在使用他这一个少主的权利,挪空他的一些权利。

    他倒是有几番能耐,已经变成了一个废物了,还能收拢一些人。

    他只是觉得南宫溪出去之后受苦了,因为没实力所以对权利有了野心,然而他完全不把这一个小子放在眼里。

    跟他斗,还太嫩了一点。

    沐炼完全想不到跟他斗的不只是南宫溪,还有他曾经的师兄,南宫麒,他们是父子一起对付他。

    因为他们的事情败露了之后,郁微低调了一阵子,精心的打扮了一番之后前去找南宫溪。

    “溪哥哥!”郁微道。南宫溪直接无视,郁微道:“溪哥哥,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不过事情也过去了,你也继续当南宫家的少主了。我也是有苦衷的,你为什么不能体谅体谅我。我现在真的很伤心,我们跟一样以前好不

    好。”

    “那是不可能的!”南宫溪道。

    “溪哥哥你原谅我吧!我给你跪下好不好,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郁微楚楚可怜的道。

    南宫溪冷声道:“要你自己动手废掉你自己,你也愿意吗?”

    “我……”

    “南宫溪,你这就不懂了,你应该对她说毁掉她这一张脸愿不愿意吗?”楚九歌出来透透气,结果就发现郁微恬不知耻的来缠着南宫溪。

    第一次见识到这样脸皮厚的女人,楚九歌也是服了气了。

    她拿出一颗丹药丢在了郁微的面前,道:“道歉的话不是只会哭就代表有诚意,这一颗丹药能让人的脸瞬间变得苍老,你愿意吃下去的话,我就让南宫溪原谅你如何?”

    郁微愤怒的盯着楚九歌,楚九歌作为南宫溪的朋友暂住南宫家,一直在修炼还算低调,郁微打量着这一个少女的脸觉得这一个少女出奇的好看。

    她这一个圣地第一美人比起她都要逊色不少,她道:“溪哥哥凭什么听你的?溪哥哥绝对不会躲我这么残忍的。”

    南宫溪道:“我自然听九歌的,九歌说的没错,你诚心道歉就把这丹药吃了,否则的话别来烦我,我看在家主的份上不动你,并不代表我真的会忘记你做过的事情。”

    “我那是被逼的!夏侯杰那畜生逼迫我。”郁微理直气壮的道。

    “被逼的,我可看不出来!”南宫汐回道。“呜呜呜!你就是不相信我,我说的句句属实。溪哥哥你肯定是因为这个女人不喜欢我了,我知道她比我年轻比我漂亮,你喜欢她也是应该的!”郁微哭着离开了,她看得出来无论如何南宫溪都不买账,

    她留下来只是自取其辱罢了。

    南宫溪道:“真的是一个疯女人!”

    楚九歌道:“跟这一个女人从小一起长大,你也真不容易啊!”

    “以前跟她相处的不多,而且眼瞎心瞎被骗了。”南宫溪现在有一种回到过去给自己一拳的冲动。平静的日子没有过几天,沐炼找了过来道:“溪儿,这是你朋友!他可是招惹了不得了的人,立刻让他们离开圣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