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 知县大人?(三更)
    “交给俺,云书吏你就放心吧!柳捕快拍了拍胸脯,豪气的应承道。

    ”对了,云书吏,那王婶娘还一并接上吗?“胡捕快牵着驮着麻袋的骏马走向前询问。

    云西看着那个麻袋,不觉舔了舔嘴唇。

    她又想起了吕德才凶案中的李慧娘。

    杨家本就是典史,想要暗地里不动声色的处置个把证人囚犯,实在太过容易。

    如今的王婶娘又年迈体衰,再经不起半点折腾,又何况是杨家的明枪暗箭?

    ”等需要的时候,再来接王婶娘吧。“云西拽了拽缰绳,说道,”还有,王婶娘的去向也请两位大哥暂时保密。“

    胡柳两个捕快相视一眼,又望向云西齐齐揖手,”书吏放心!我们兄弟绝不会走漏半点消息。

    就这样,云西四人分为两队,朝着相反的方向,各自行进。

    柳捕快依旧是平民打扮,骑着马悠哒悠哒的重新走回了柳家庄。

    而云西云南胡捕快则卸了伪装,该穿官服的穿官服,该露白衫的露白衫。打马扬鞭,朝着滕县县城的方向而去。

    三人中,胡捕快带着俘虏骑马在前,由于麻袋里毕竟是个活人,这截又是颠簸难行的山路,不好太快。所以胡捕快一直处在半走半跑的速度,无法肆意奔驰。

    云西云南跟在后面,速度便也快不起来。

    “云南。”云西双腿一夹马腹,跟到了云南的近前。

    “嗯?”云南转头回望。

    云西望着他,容色复杂,“刚才不好跟你细说,现在你把事情经过告诉我吧。”

    “什么事情?”云南眉梢微挑,有些疑惑的望着云西。

    云西眸光一凛,“你说如果杨家除掉你之后,会像对待小六那样对待我,小六究竟怎么样了?”

    “杨家趁着小六与殷三雨决裂的空档,使用了各种手段去拉拢小六。”云南慢慢说道。

    云西拉着缰绳的手瞬间收紧,柳眉倒竖的看着云南,“那你呢,你就眼见着小六被杨拓拉去,什么话也没说吗?”

    云南低下头,避开了一根迎面而来的枯树枝后,才不急不缓的回答。“我倒是和他说了一些话。”

    云西瞬间飞了他一个白眼。

    他既然和小六谈过话,那么小六此时再去杨府,很可能是将计就计。

    对于云南说服人的功力,她向来没有任何怀疑。

    她只是气他不一口气把话全部说完,还有心情在这慢悠悠的吊人胃口。

    “我不是吊你胃口,作为要独当一面的女神探,这些都要你自己去发现。这是考验。”经过一片茂密树木的云南抬起头,目不斜视的望着前方,定定说道。

    云西没好气的撅起了嘴。

    她知道他很强,但是没想到,他竟然还会读心术,真是猖狂的没有一点天理。

    不过她很快就转移了注意力。

    是呀,这件案子难得处处都是考验,她必须拿出十二分的精力才能囫囵想个大概。

    就比如,眼前被装在麻袋里的那个杨家护卫,怎么审问,又如何关押才能避开杨家势力的干扰?

    再比如,聚丰楼的证据如果符生良已经顺利取下,那么春药的来源,又是谁经手下的,她又如何能够盘问出来?

    万一是杨家人下的药,聚丰楼肯定不会招出势力雄厚的杨家来,届时又该要怎么办?

    云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刑狱推断,推理破案这份活计真不是人干的。

    此时她在心里再度将那两个不靠谱的鬼差骂了一个底朝天。

    别说什么一点外挂金手指什么的,就是连个身份高一些的备选爱慕追求者都不给她,云南这个师傅本身的水平自是没得说,就是也太较真太严格了吧?

    就这样,一路上云西的脑袋半刻都没得闲,纷繁复杂的打量着每一处应该注意的地方。

    果然,这个世界上可以比过天才的就只有勤奋。

    果然,什么主角必然是百年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瞬间得到指点,立刻技压群雄,马上打脸一帮脑残反派的套路,到了她这儿,也是统统失效的。

    天煞了的老天爷,好不易轮到她云西做一回穿越主角,人生咋就这么艰难?

    云西悲催的想着。“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黄沙始到金。”云南闲适恬淡的声音幽幽传来。

    云西没好气的抬起头,刚想要再赏他一个白眼,却猛然发现已经回到了县衙大门前。

    胡捕快已经率先下了马,小心的扶着横马背上的麻袋,就要往门里走,步子刚抬起,就被迎面冲出的一个带刀捕快撞了个满怀!

    还没下马的云西,居高临下,将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

    冲向外面的那个捕快一边跑着,一边回头向院里招手,他跑得又急又快,根本没有看到刚刚拐进大门的胡捕快。

    而胡捕快的注意力全在麻袋上,所以没能及时躲避。

    随着里外两个捕快不约而同的一声痛呼,两个人各自摔倒。胡捕快一直小心护住的麻袋也在一瞬间失去平衡,头朝下,倒载葱般的就往台阶一个坚硬的棱角摔落!

    云西呼吸瞬间一紧,这一下要是戳的巧了,证人很可能当场毙命!

    跌在地上的胡捕快立刻注意到了这个险情,撑在地上的双手瞬间发力,整个身子便瞬间撑起,一下子就抱住了麻袋中人的头部。

    “奶奶的!这么急,眼睛都长哪去了?你号丧去呀!”勉强接住麻袋,自己却被台阶棱磕得不善的胡捕快破口大骂。

    可是就在下一秒,他因气愤而涨红的脸色瞬间一沉,忽然变得苍白一片。

    他既惊讶又心虚,小声说道:“知···知县大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