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绝地反击!
    看到鲜红的血从符生良紧攥成团的拳头上淌下,云西瞳仁骤然一缩。

    顿了片刻,她掏出怀中手帕,走上前,递到他面前,放柔了目光,缓了冷硬的语气,“大人,自从属下与兄长决定跟随您,一起澄清滕县这片天,大人就是我们唯一可以倚仗的靠山。大人的心志,云西从没有过一丝质疑。”

    云西的声音低沉而问头,仿佛能抚平人心一切烦躁。

    符生良不自觉的侧了头,避开了她的视线,轻轻阖上眼睛,“到底是我···失态了···”

    云西垂下眸,伸手覆住符生良受伤的手,掰开他顽固的手指,取出断裂的笔杆,看着他手心的红,眉梢微颤。

    又用手帕细细包裹,她缓缓说道:“其实云西根本没有资格指斥大人。这三天里,云西才是最失态的那个。敌人箭箭都瞄准我们最柔弱的致命要害,显见这个结果是他们最想要的。”

    简易的为他包扎好伤口,云西抬起头,望住符生良的眼睛,眸中浅淡的忧伤,慢慢化为一抹坚定而闪亮的星光,“所以我们才更不能怯懦,越退缩,可以让我们喘息的空间就越小。

    ”这一场棋局,对方已经施展了所有手段,现在,轮到咱们收复失地了。“她越说目光越锐利,语气越坚定,仿佛身体中正蕴含极强的能量,”任敌人的进攻再猛烈,也不能完全阻止我们的反击,没有人能完美的控制每一颗棋子。“

    看着云西用锦帕在自己手掌上打的结,符生良缓缓抬起头,目光寸寸移动,对上云西熠熠的星眸,喉头微动,一时竟说不话来。

    ”大人,“云南适时的走上前,将符生良的视线成功的拉到自己身上后,才严肃说道,”诚如云西所说,对方瞄准都是我们的要害,而我们要反击,就要找准对方破绽。说到破绽,舍妹她也有些粗略的想法。“

    一听到想法二字,符生良再度把目光转回云西身上,”姑娘可是有了什么谋划?“

    云西郑重的点点头,”大人,咱们先坐下,再容云西一一讲来。“

    ”好,“符生良此时的脸色才现出些活气,抬手一指前方,就要带二人进里屋细商。

    云西在进屋之前还匆符生良的画案上取了一大张白纸,才跟着二人走进里间。

    进了符生良的卧房后,符生良就将屋内方桌上茶具腾得干干净净,待到云西将白纸铺在上面后,才安稳落座。

    云西坐在云南与符生良中间,掏出自己的小炭笔,环视着他二人说道:”破局的方法,还要从殷三雨诡异杀害···“云西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先从殷三雨杀嫂一案开始。此案一出,紧接着便是杨小典史借着整肃衙门刑名的由头大换血,无论真相如何,结果已经出来,杨氏一派已是目前是最大的收益方。可见归根到底,这是一场涉及利益的局。“

    符生良皱着眉沉吟着说道:”那之前出现的男尸事件呢?据我所指,当夜云姑娘都已经去了邓家,却被何捕快拦在了门口。如果姑娘当夜去了邓府,殷三雨奸杀义嫂案就根本不会发生,这一切也未免太巧了吧?“

    他目光忽的一寒,”会不会在一开始,这个局他们就已经布下了?“

    ”大人说的不错,这一点云西也注意到了。“

    云西也沉了面色,”云西猜想,整个事件应该是从殷捕头那日交给我们证据时,杨家就在谋划了。说来也是云西大意,以胡杨两家的错综交缠,重要消息肯定都会有泄露。例如杨家在打我的主意时,胡家就能及时察觉,而胡家整治殷三雨,杨家肯定也能耳闻。如今看来,本为胡氏一派的何捕快,就应该是其中的一条线。“

    符生良看了一眼正襟端坐,面色清冷不发一言的云南,又看了看云西,疑惑问道:”那姑娘在计划事情时,为何不把那句男尸的事加进去?“

    云西执笔在纸上一角画了一个黑乎乎的乱线团,指着其中一根线头说道:”大人您看,现在滕县的鬼相就像是这团黑线,要想捋出其中的筋脉,就要一根线一根线的捋下去。殷三雨是一条线,而那具男尸则是另一条。而且比殷三雨这条线还难找,所以只能暂时择简放难。“

    ” 徐仵作已经细细验过。他身上的伤不仅多,而且时间跨度还很大,新伤旧伤交错复杂,而且有长期受到···“云西本想说**这个词,又唯恐古代人听不懂,不动声色的转向云南,投去了求助的一瞥。

    云南轻咳了一声,及时补充道:”大小便二处都有长期旧伤,可见不是大户人家娈童就是哪处勾栏瓦舍的小倌。“

    这个云西是听得懂的,勾栏瓦舍虽然最早指的是唱戏之类的艺人聚居的地方,但是由于古代男戏子一般都是肤白貌美大,家贫卑贱,正好符合了一些变态贵人的龙阳之好。所以后世多以勾栏瓦舍喻指烟花之地,风流场所。

    符生良并没察觉云西真正的心思,只以为云西毕竟是女儿家,不好直说这些污秽之事。便越过云西,看向云南问道,”这样就很复杂,不好办理了吗?“

    云西却接口说道:”不算是,真正复杂的其实另有一处巧合。“

    符生良转回视线,疑惑的望着云西。

    却听云西继续说道:”如果那人只是一般的男宠或是小倌,事情反倒好办了。因为男宠小倌一般都是被人卖来卖去,无亲无家,死了也没有苦主去寻。那就很可能是杨家故意从某一地寻来,或是已经被人虐死,或是现打死,赶到云西要去邓家的关口,抛出来转移视线的。但是,因为发生了一个巧合,所以男尸小倌或是男宠的身份被否定了。“

    ”究竟是什么巧合?“符生良急急问道。

    ”徐仵作刚好认识那个人,说他是滕县远郊的一个秀才,姓柳。家境虽不算是多么富贵,但在村里面,也称得上是殷实人家。

    “因为那个村有徐仵作的亲戚,村里当时出了一个秀才,全村里人都引以为荣,那个亲戚还指引着刘秀才给徐仵作介绍过。后来还娶了外庄一个出了名的美娇娥。家里面可谓是父慈子孝,夫妻琴瑟和谐,最是教人艳羡的一户人家。”云西款款说道。

    “秀才?” 符生良眉头瞬间就皱了起来,“有功名的读书人怎么会?”

    云西知道他惊讶的是什么,秀才的功名虽然是生员里最低一级的,但毕竟也是见县官不用跪,免徭役赋税还有粮食补助的社会中上阶层。

    而且听徐仵作的话,那个柳秀才可谓是富裕之家的子弟,又有娇妻相伴,怎么想都不可能会流落到勾栏瓦舍之地。

    云西继续说道:“事情的复杂还不止于此,徐仵作说,去年春天的时候,柳家小娘子忽然失踪了。

    这一下可把柳家人急疯了,本来伉俪情深的一对小夫妇,莫名就散了,对柳秀才更是打击巨大。为了寻找丢失的妻子,柳秀才几乎变卖了所有家业。柳家父母不愿儿子将科考的本钱都花光,而且即便是花光了,也不见寻得回人。

    但是柳秀才就是不愿意,质疑变卖了祖屋,带着大部分积蓄踏上了寻妻之路,柳家父母又是伤心,又是气急,只在半年之中,就相继去世。因为这件事太过惨烈了,所以周围远近皆知,徐仵作也是印象深刻。”

    符生良脸色愈加难看,迟疑的说道:“又是一个妇女走失案?”

    云西点点头,“不仅与李慧娘一案同样是容色姣好的妇女忽然走失,而且还令一个出身优渥的读书人沦落勾栏瓦舍,事发地还距滕县不远,换句话说,是距离兖州府不远。这么多的巧合,都指向了同一个地方。”

    说着她顿了一下,表情更加凝重阴郁,“那个地方就是金魂寨背后的,”

    “菱藕香。”

    “菱藕香!”符生良几乎与云西同时说出了口。

    说完符生良重重的呼了一口气,抬起手,用力的捏着自己的额头,“怪不得新上任的刑房胥吏只向我汇报了殷三雨奸杀义嫂案的始末,却只口不提无名男尸的事。原来背后竟然会牵连金魂寨和菱藕香。”

    “是的,一旦牵涉菱藕香,就可能牵动兖州府的势力。那样的话,除了杨家这个棘手的敌人,还会凭空出来一个更大更麻烦的势力,出来横加阻拦。”云西眸子里冰寒一片,“所以这盘棋局,咱们不能从最开始的地方下手,只能捡殷三雨杀嫂案,这个最完整,最容易的地方下手。”

    符生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最完整不错,但是最容易怕就不好说了,现在的局面是,殷三雨的确就是奸杀其义嫂的真凶。可疑的地方无外乎是中了别人的套,被人下了药。只不过,无论殷三雨有着什么样苦衷,杀了人就是杀了人,死罪难逃。只可惜,他这一死,就代表他查的证据已被杨家发现,证据也会一同被毁。”

    “大人,”云西忽然抬起头,直直望着符生良,加重了语气,“殷三雨不是杀害潆儿姐的人,这一点,我绝对相信。”

    看着云西急切的样子,符生良有一瞬的迟滞,片刻之后,他才肃然了颜色,郑重道:“云姑娘,你可是有了什么确切的证据?”

    云西脸颊瞬间一红,语气却没有减弱半分,“暂时还没有,但是我愿赌上我所有的名誉,去担保殷三雨绝不是真凶——”

    “云西!”云南骤然打断了她的话,望着她凤眸愠怒,厉声说道:“刑狱推断,怎能儿戏?”

    他又转向符生良,补充说道,“大人,殷三雨奸杀义嫂案,目前虽还没有确切证据,但是疑点颇多。比如云西与邓泓发现时,已经是晌午时分,如果殷三雨真的有意对其义嫂不轨,那么到第二天天亮必然早早离去,肯定不会踏踏实实的躺在别人家等着别人来抓现行。

    又假设,殷三雨是被别人下了药,神智不清,一时起意才奸杀其嫂。但是之前酒楼所有的人都能证明,殷三雨喝了一坛酒,依然可以自己骑马回家,要知道聚丰楼与殷家邓家离得可不近呢。如果被下了一觉要睡到第二天晌午的药,那么他又哪里来的气力精神,独自骑行那么远的路呢?”

    云西不觉抿了抿唇,果然比起自己这个探案的门外汉来说,云南的专业素质更胜一筹。

    其实说白了,她与他的说法都是没有证据。

    所谓关心则乱,由于她动了心,便容易被情绪左右。

    而云南就是能客观理性的,将没有证据的事情说的有根有据,令人想不信服都难。符生良不觉攥紧了拳头,眉头皱得越来越深,“所以,殷三雨一案肯定有假,比起牵涉到兖州府的柳秀才一案,牵涉不深的殷三雨案更好下手,对么?”云西肯定道:“是的。回到之前的说法,这是一个涉及利益的局,而只要涉及到人,有关利益,就必然能分出敌对阵营,中间阵营,与友方阵营,三种人。而咱们要找的破绽,就在这其中。”

    符生良望着云西的目光越来欣然,“云姑娘真是慧眼,一句话就打破铁板一块,教人无从下手的局面。”

    云西面色从容,继续说道:“可以拉拢的友方就是破局要找的第一处破绽。毫无疑问,这个绝对的自己人就是您,我的知县大人。”

    “我?”符生良指着自己,睁大了眼睛。

    “对,”云西目光沉沉,“尽管您现在被所谓的如山铁证压制,但是只要您能抗住压力,给予我们彻查的权利,并在真相查清的那一天,力主公正,就是他们最不能控制的破绽。”

    “这个自不必说,如果不能主持公道,我符生良又何必在此苦恼?”符生良猛地一拍桌面,目光坚决。

    云西抿唇一笑,柔声说道:“对于大人,我们从来没有半点怀疑。只是这次云西说得请大人抗住压力,并不只是坚定不动摇,而是要大人能够在最短的时间,找到能护佑您平安,叫杨家不敢暗中加害您的大人物。毕竟杨家这次出手狠绝,难保他们不会气急了狗急跳墙。”

    听到这里,符生良才发觉,云西是在为自己的安危担忧,他心中不觉一暖,回望着她,浅浅一笑,“姑娘不必忧心,生良自有自保之道。”说着,他转头望向门外的方向,冷冷一笑,“别说一个小小的杨家,就是兖州王府,也绝不敢轻易打我的主意。”

    听到符生良如此自信,云西也算放了些心,继续说道:“除去咱们自己人,剩下胡氏阵营就是可以拉拢的中间派了。依据之前,我偷听到的情况,可知面对杨家如此强横的态势,胡珂那只老狐狸是要弃卒保军了。老狐狸最顽固,咱们先撇下不谈。”

    云西一边说着,一边在纸上写下了几个人的名字,“徐仵作、奚岱伦、胡勐、胡知权,邓泓、宫娇娇,宫湄湄、何捕快,这几个人,徐仵作与奚岱伦都是可以拉拢的。而何捕快正是受益方,需要暂时划到敌对阵营里。

    第三点就是敌人阵营了,面对强横的敌人,不能硬碰硬,他们既然派出了那么多小苍蝇,那么咱们就先从容易拍的苍蝇拍起!”

    “小苍蝇是指···”符生良问皱眉道。

    “聚丰楼,半夜出来的证人,包括那个何捕快,当然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人。”云西沉声说道。

    “谁?”符生良的目光变得焦灼了起来。

    “殷三雨!”云西浅浅一笑。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