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疑似情敌?(一更)
    那声音很轻,咬字却极为清晰,而且口音纯正,在山东地界上,显得尤为特别,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贵气与威严。

    云西不觉一愣。

    虽然隔着一层帘幕,但也明显听得出,那人年岁不大。

    如此年轻,又随身陪同四名武功深厚的死士一般的忠心护卫。就是瞎子也都分得出,这绝不是一般商旅队伍。

    难道是什么高官子弟或是王室贵胄?

    云西心中更加狐疑。

    不过只要对方没有亮出身份,那么即便自己只是个刑房小吏,公职当前,也可以全然无视对方威仪。

    思及至此,云西直起腰身,收回腰牌,爽朗一笑,挑衅般的问道:“敢问尊驾,大明律您看的上册还是下册?”

    帘内一时没有了声音,片刻之后,才听得那人不屑轻笑一声,“原来这个小县城不仅没有知县,便是这当差的刑房都是随便拉个女人睐混数的。”

    “哦?”云西挑挑眉,却是不急也不恼,笑道:“尊驾何出此言哪?”

    “大明律向来只有一部,任怎么装订,一册就可全揽,何时有过上下册之说?你身为刑房,却连大明律都没看过,不是混数又是什么?”

    云西忽的正了颜色,盯着微晃的帘幕,咄咄逼人似的说道:“大明律的确只有一册,可若是尊驾熟知大明律,对于命案须由知县亲自严查一条律法的下半句,为何全然不知?”

    “下半句?”里面之人疑惑道。

    “凡出命案,当地知县必须亲自到场查验,”云西目光灼灼,“下半句正是,规定时间为,一个时辰内。在下身为刑房吏,本在休假之中,半途遇到了险情传报,都第一时间放下所有家事,急急跟着何捕头就来到了此地。所以行事才快了些许。而我们的知县大人,身在县衙,得到消息本就比在下晚一些。又加上要调动拉尸车,仵作以及其他一切繁杂琐事,慢一些,那是必然的。而且即便有这么多困扰,在下相信,半个时辰之内,本县知县大人都会及时赶到。”

    帘内之人先是顿了一下,随即突然发出了一串爽朗的笑声。

    不知为何,那笑声总让云西有一种怪异的感觉。

    如果一开始,车里的声音很明显是个年轻男子的,那么现在的笑声对于男子来说,又稍显尖细一些了。

    云南心中一凛。

    难道在这车里的其实是个女人?

    “不卑不亢,有理有据,既不仗官势欺人,也不见富贵自贱。没想到一个小小刑房吏,也有这般才气,是本···”那人忽然顿了一下,明显调整了一下说法,“本公子小看女差官了。”

    公子?

    云西心中一动。

    按照影视剧穿越小说的老套路,微服出游的皇权贵胄,凡是公主,都会习惯性的自称,本公主。

    而本公主三个字说到一半,又都会中途改成本公子。

    云西眼珠一转。

    难不成,今天是碰到什么女扮男装的豪气公主了?

    那接下来的套路,又会是什么?

    经过自己这么一铺垫,千呼万唤始出来美人知县,急急赶来,然后英明神武,果断判案,瞬间就被女扮男装,既正直又泼辣的公主一眼相中,来一段醉打金枝的前半部剧情?

    还是随同文弱知县,一同前来的那位拥有盛世美颜,冰山第一帅气大刑房云南,更会是公主的菜?

    这一串电光火石般的杂乱联想,瞬间涌进云西脑海。

    平心而论,哪一种情况她都不想看到。

    好吧,她不能太自私太自恋,都已经拒绝人家符生良了,就不应该管人家的事了!

    心无旁骛的保护好自家南哥不被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劫了煳,才是王道。

    就在云西胡天海地的乱想之际,一串清脆的铜铃声骤然响起,吓得云西当时一激灵。

    她下意识的后撤半步。果然,车旁那四名身材笔挺的年轻护卫立时做出反应,前面两人大步走到车门前,一个飞身跃上车,半猫着身子蹲在一侧,抬手撩开门帘。

    而另一名护卫则站在的下车的木梯前,背对着车门,身子微躬,一副十足的人肉踩凳做派。

    云西也跟着屏息凝气起来,她仰起头,眼睛一霎不霎的注视着车门。

    却见撩着门帘的青年男子忽然垂下眉眼,紧接着,从车厢里伸出一只纤白细弱的小手,搭按在那人肩头。

    云西喉间不觉一动。

    难道真的是位娇小可人的男装公主?

    只一瞬的功夫,那人已从车厢中走出,又由青年侍从搀扶着,走下马车。站在车下的侍卫瞬间蹲下身子。那人纤尘不染的白色锦靴轻点男子背部,一跃而下。

    云西不觉一愣,那人的脚形果然不大,而且动作轻盈灵巧,还带着一种孩子气的天真。

    但叫她惊讶的并不是那人的动作,而是那人的身形。

    几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那人就已经站到了她的面前。

    虽然云西的身材在古代女子中绝对称得上高挑出众,身高将近有一米七。对方如果也是女子,比她矮一点算是很正常,但也不应该比她足足矮下一头吧?

    只见那人外披一件褐色皮毛大氅,内里是一身窄袖窄腿的白色缎面劲服,前襟领口还包着蓝色绣纹滚边,显得贵气十足。

    他腰杆挺得笔直,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种贵公子的骄矜之气。虽然比云西足足矮下一头,但只用眼角余光略扫一眼,就将视线转向了旁边何捕快验尸的地方。

    云西一时间有些错愕,因为之前的预测,都被眼前的现实无情推翻。

    虽然那人表情严肃,目光犀利。

    但无论是从他那白皙细嫩的皮肤上,还是圆乎乎的,带着一种稚气未脱婴儿肥的可爱脸蛋,甚至是那双晶圆炯然的大眼睛中,都可明显看出,他还是个孩子。

    原来那干净细嫩的声线并不是因为他是个男装公主,而是因为他只是个一个大约十岁左右的小孩子。

    看着眼前眉清目秀,稚气未脱,却又比成年人还要正经的严肃表情,云西非常不厚道的笑了。

    听到云西的轻笑,那白衣少年转过脸来,视线锋锐如刀,在云西身上扫了扫,最终定在她的脸上,冷笑一声道:“方才还夸你这个小吏有理有据,怎么,这会见本公子年纪尚浅,就要以貌取人了?”

    云西的笑容本就很轻浅,转眼又记起如今的场合,那些许的笑模样更是倏然而收。正色的朝着小公子拱了拱手,坦然道:“在下并没有以貌取人,只是方才见公子言谈举止很有见地,不妨真容竟然如此年轻。不过十一二的年纪,对我《大明律》也如此娴熟,惊喜而已。”

    她又将话锋一转,道:“冬夜漫漫,夜风刺骨,虽说公子是发现尸首的报案人,其实也是可以先行离去投宿的。如今在这寒风刺骨的旷野,一候就是个把时辰,肯定是不放心案情,想留下配合当地衙门登记录案的。这般良苦用心,在下真是感佩之至。”

    说着,她从怀中掏出自己特制的笔和本,移步到马车灯笼前,认真说道:“那么就请公子讲一下当时发现死尸的情况吧。”

    那少年双眼瞬时睁大,似乎对云西的举动很是惊讶,“你不先去查看尸首吗?”

    云西心里不觉靠了一声。

    由于当了刑房吏后就一直疲于奔命,根本没来得及学出了命案该用怎样的程序去检查做事。

    更重要的是她根本不懂验伤验尸,而且虽然云南明面上对她很严苛,但是真到面对死尸的时候,仍是会心疼她,不愿她过多染指。又加上云南才是名义上的刑房吏,出了命案,都是云南顶在前面。

    所以她下意识就避开了查验死尸的事,才叫这个身份不定,却见识过人的少年一句话给逼到了死胡同。

    “还是说,你身为刑房吏,根本不知道查案办案的流程,到底还是被胡乱拉进衙门混数的女人?”白衣少年冷冷的目光正好对上云西的视线,质疑感更甚。

    云西眨了眨眼,这下,局面尴尬了。

    ------题外话------

    我是小注脚o(n_n)o哈哈~

    补昨天知识

    1,大丈夫当朝碧海而暮苍梧,是徐霞客少年时立下的指向。意思是说大丈夫就应当早上游碧海,而晚上至高山密林,就该有走遍名山大川的志向

    2,肥皂团,玫瑰胰子,桂花胰子,类似洗面奶的膏露,名字叫做太真红王膏,孙仙少女膏。

    类似后世润肤面霜的百合汁面脂,与后世唇膏功能相同的丁香唇脂,跟现代牙刷一个造型的牙枝,这些都是古代真实存在的东东,其中太真红王膏,孙仙少女膏等都是在北魏末年就成书《齐民要术》中有记载的。北魏啊,可是在1500多年前写成的书呢真是超级吓人o(╥﹏╥)o

    ····················

    推荐pk文文,纤陌子然《田园辣妻,调教一等贤夫》

    穿越被卖,却遇腹黑狼相公!

    pk中奖励多多(~ ̄▽ ̄)~

    ···············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