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 她的味道(二更)
    “云西姐,我是小六,你在屋里吗?”

    云西脸上登时现出笑来,略略收拾了一下桌面,转身就跑去给小六开门。

    门扇蓦地一打开,小六那张稚嫩又漂亮的小脸蛋就映入了她的眼帘。

    “云西姐!”小六弯着漂亮的大眼睛,甜甜的笑着。

    他还特意提了提手中的食盒,开心说道:“云西姐,这几天辛苦啦,我娘猜想你们今早应该会回衙门,天不亮就做好了点心吃食,说要云西姐和云刑房好好补补呢。”

    一说到饿,云西的肚子瞬间就咕噜了一下。

    听得小六不由得一愣,云西却没有丝毫羞怯,拍了自己的肚子一下,笑着道:“这就是说曹操,曹操到呢!你刚说饿,我的饿就来了。”

    小六从未见过如此坦率幽默的女子,不禁赧然一笑,挠着头说道:“云书吏果然是比男子还豪气的巾帼好汉。”

    云西一把接过食盒,“你这又是巾帼,又是好汉,到底是夸我还是骂我哪?”

    小六嘿嘿一笑,又不自觉的挠起头来,跟着云西迈进门槛,一眼就看到了端坐在桌前的云南。立刻敛了笑意,恭敬的揖手问好:“云刑房。”

    云西瞥了一眼云南,只见他已经恢复了往日肃然冰冷的正经做派,朝着小六淡淡一笑,略略点头,算是回了礼。

    一回想到之前他还被自己喷了一脸的水,云西暗暗就觉得好笑。她将食盒放在桌上,小六忙上前帮着打开了食盒盖子,一阵辛鲜浓郁的香气立刻扑面袭来。

    云西不觉深深吸了一口气,“啊,好香啊!”她一脸陶醉的赞道:“这么浓的肉香味却不觉得油腻,反而很清香,这究竟是什么饭啊?”

    小六伸出双手,小心翼翼的端捧出一个巴掌般大小的蓝花白瓷碗。

    云西欠身一瞧,忍不住惊呼出声。

    只见在光洁的白瓷面内,是一片莹如脂玉的乳白色羹汤。

    羹汤浓郁,纤尘不染的乳白色中,飘着几缕淡黄色的丝絮,最中央还撒着几粒黄艳艳的饱满玉米粒,上面飘着一层轻软的热气,更显得暖亮可爱。

    接着小六取下一层食盒挡板,又从里面端出一个蓝花瓷盘,盘子上摆了三个酥脆焦黄的烧饼,上面洒满的浓香扑鼻的芝麻。里面还有一些糕点甜饼。

    小六将碗盘摆好,抬手一指其中的羹汤,介绍道:“这是俺们山东临沂的特色,糁。”

    “洒?”云西听得一脸懵圈。

    “是糁,”小六不好意思的笑了两声,“这个字好像也能念成‘散’反正是临沂那特别出名的早点,我娘很少做肉食,这次听说要捉第一大盗,我娘想着云西姐肯定很累,特意做了这个糁。说这个糁,肥而不腻,还祛风驱寒,很好用的,叫云西姐补补身子呢。”

    云西拿起食盒中的瓷勺,立刻做到桌旁,刚要舀,却又抬起了头,看着小六问道:“怎么只有一碗,小六你不吃吗?”

    小六拍了拍自己的肚子,笑得十分开心,“每日早点,我都是在点卯前就吃了的。这次也一样,出门前,王婶娘就给我盛了溜满一大碗,可好吃了!”

    云西这才舀起了第一勺,看着勺子里洁白的羹汁,都觉得是一种享受,教人不忍狼吞虎咽。

    终于到了口中,一种温暖的味道立刻溢满整个口腔,淡淡的还有些许的辛香,实在是教人回味无穷。

    “啊!”云西满足的舒了一口气,又舀起了第二勺,“真好吃,甭管这个是洒,还是糁,名字虽然怪,但是味道实在是太棒了。”

    小六笑得露出了满口的小白牙,“我也觉得这个名字怪,真搞不明白,为啥不取个好听点的名字呢。”

    云南看着云西孩子般简单幸福的模样,不觉轻笑出声,遂开口解释道:“糁,原意是指肉羹,是传自西域的一种朝饭。元人粗蛮,直接叫做肉糊。到了咱们大明,近年被临沂改进,成了一道有名的风味小吃。有牛肉糁,羊肉糁,鸡肉糁三种,民间常食羊肉糁,而鸡肉糁为最珍。邓夫人为你做的就是最为清淡鲜香的鸡肉糁。”

    “哇!”

    云西与小六一起赞叹出声。

    对于云南细细的讲解,二人已经全然听傻,此时已然双双成了云南与潆儿姐的小迷妹。

    “想不到云刑房真的什么都懂,好厉害!”小六止不住的点头称赞。

    “鸡肉糁最珍,想不到潆儿姐懂得这么多,真的好厉害!”云西吃了一口肉羹,又咬了一大口烧饼。

    小六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娘还叫云西姐这两天都去家里吃呢。”

    云西抹了抹嘴,笑道:“这两天,我们还要再去知县大人那里交些文书,商量些事,正好后天杨大人大摆宴席,宴请全衙门,我们不去凑那个热闹,单吃饭又孤单的很,就后天晚上,去你家蹭饭啦。”

    小六重重点头,“好,那我今天回家就告诉我娘去!”

    美美的吃完了早饭,小六便拎着食盒,高高兴兴的走了。

    之前一直紧绷着神经,不觉得累。可是酒足饭饱的送完小六,云西就觉得自己腰酸背痛腿抽筋,两眼眼皮打架似的睁不开。

    “难得啊,潆儿姐说教你天天过去吃饭,你却能忍住馋虫,后天才去蹭饭。”云南站在门口,望着小六步伐欢快的背影,笑着挖苦云西。

    云西翻了云南一个白眼,“那是,潆儿姐对我那么好,我也不能一直厚颜无耻的不知回报不是,怎么也得给潆儿姐、王婶娘买点见面礼,才好继续去人家蹭饭嘛。”

    云南掩唇一笑,“好,就你最懂事。”他又道,“该要出早堂做事了,走吧。”

    “嗯!”云西点点头,回屋收拾了一下仪表,就跟着云南走出了吏舍。

    强忍着困意,云西好容易挨过了早堂时间。她现在真的只想睡觉,一想到屋里潆儿姐送的那些崭新被褥,她真的恨不得立时就冲回被窝。好在这一天,符生良也下了叫刑房休息的命令,出完早堂,云西又回屋跟云南商量了一些之后的应对步骤,就回屋关门,饱饱的睡上了一个大觉。

    待到云西再度睁开眼,之前透亮的天色已经又变成漆黑一片了,屋中没有点灯,更是伸手不见五指。

    云西刚懵懵懂懂的坐起身,伸手向前摸了摸,想要摸到炕桌上的打火石与油灯,刚摸到炕桌一角,就听房门再度被人敲响。

    也顾不得点灯了,她摸到一旁的衣服,迅速穿好。点了油灯,又用脸盆中的冷水,胡乱洗了把脸。又叼了两块点心,拿上热水袋,才端正了仪表的走去开门。

    站在门外的正是云南,他朝她点了点头,转身就向门外走去。

    这是他们之前商量好的。

    云西先休息一白天,等到晚上放衙,吏舍众人都外出吃晚饭,他们两个在去找符生良,细细汇报这次任务的所有细节,顺带着再把殷三雨找到杨家新罪证的事商议一下。

    云西一路吃,一路跟在云南身后。

    路程走了一半,两块美味的点心就已经下肚,她又喝了口温水,擦了擦嘴角的残渣。才舒舒服服的吐了一口气。

    还是潆儿姐体贴周到,不仅带来了早饭,连午饭晚饭都备齐了。而且味道还那么好。

    甬道两旁已经挂上了灯笼,但是不同于特殊日子,往日里的衙门夜间,灯笼都很稀疏,而且不亮。所以显得周围高大的建筑物都影影绰绰的,异常森然。

    云西又喝了口水,刚一仰头,就看到了前方庭院角落里,一棵树干粗大的古树下,黑乎乎的阴影里,恍恍惚惚的有个影子,似乎站了一个人。

    “谁?”云南警惕讯问。

    ------题外话------

    晚上十一点还有三更

    o(n_n)o哈哈~,我是小注脚

    据临沂县志记载,糁是明朝末年临沂人创造的,几经演变改进逐步形成独具一格的沂州名吃。解放前临沂城有八家著名糁铺,今已发展至百家专营糁铺。

    下面是以鸡肉糁为例介绍,其它糁基本相同。

    原料:净肥老母鸡10只(约18千克),大麦仁2千克,水70千克,葱、姜、细药料包、酱油、盐、胡椒粉、味精、面粉等各适量。 制法:甑锅加水和老母鸡旺火烧沸,撇去浮沫,下入大麦仁、料包、葱、姜小火煮2小时,鸡熟捞出晾凉;鸡肉撕成丝放碗中。鸡骨架放入锅中同麦仁等再小火煮2—3小时

    鸡汤拣去骨架、葱姜、药包,下入酱油、盐、葱姜米,以稀面水勾成薄羹,盛入放有鸡丝的碗中,浇入醋、香油即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