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章 你的香气(二更)
    “不急不急!”唐七星抬手抹去眼角泪痕,转过脸,定定望着云西,狭长的眸中又森寒白光一闪而过,似一只遇到对手的狼,兴奋的亮出了所有嗜血本性,“我唐某人既然敢进这杨府,赶进这滕县,就不是胆小怯懦之人,别说十个手纹,就是百个千个也拿的出!反正我人都在这里了,逃也逃不掉,按手印是早晚的事,不急这一时片刻。比起这个,我更好奇,你下面还会有什么证据?”

    “哦?”云西轻笑一声,反问道:“唐缇骑要是有什么疑问大可直接问,直接反驳。云西愿为君解惑!”

    “好气度,好气魄!”唐七星赞道:“不仅云家男人出类拔萃,云家女儿更是巾帼不让须眉啊!好,那我就开门见山的问了。”

    “但讲无妨!”云西拱手一揖,态度飒然。

    “那我先来问问你,无论这个尧光白是不是我,他还有没有同伙?今夜这么复杂的事,他一伙人先后行动,究竟有几人,又都藏在了何处?”

    “我看你这就是成心找茬!”一直盯在唐七星身后的殷三雨猛地踢了一下贵妃榻,横眉怒目道,“今晚的事刚发生,其间证据,刑房们还没来得及搜集,怎么就能讲清楚了?而且也根本不用讲清楚,现在的证据治你就是板上钉钉,再明白不过的事了,少扯话题,说些没用的!”

    唐七星并没有理会殷三雨,只是转而望向韩千户,勾唇邪魅一笑,“熙可兄,怎么说,现在的我还是南镇抚司锦衣卫吧?而且之后验完指纹,就会证明的我的清白,怎么?这会连问句话的权利都没有了?”

    不待韩千户答话,云西便接过话茬,淡然一笑道:“殷捕头不要气,唐缇骑也不要不平。虽然案子才刚过去,但是我们刑房已经破解了今夜尧光白行动的所有细节。甚至是尧光白作案的人数,云西也都一一探明了!”

    此话一出,屋中立时惊声一片。

    “云书吏,本官知道你们年轻人争强好胜,但是在这里的各位大人都是不容玩笑的。时间这么近,事情又如此复杂,难免有个疏忽。只因为一时的面子,草草就给出定论,最是要不得的。”满头白发的胡珂,朝着云西颤巍巍的伸出手,好言相劝着。

    云西见他容色间满是长者的慈祥和善,知道他是真的生怕自己年少气盛,逞强着与唐七星作对,最后留下把柄纰漏,反而给滕县闯下祸来。

    “请老大人放心,人命大如天,审查案子最忌讳的就是逞强武断。云西身为云家人,在没有十成十的把握时,绝对不会轻下妄言。”云西朝着胡珂拱了拱手,恭敬而又诚恳的说道。

    胡珂捻着雪白的山羊胡还欲嘱咐,却听一旁的符生良轻笑着说道:“胡老大人,咱们滕县刑房,历来不打诳语,不做没把握的事,请您放心。况且还有本官主持,不会有偏差的。”

    云西朝着符生、胡珂揖了一礼,“大人们请放心,对于今夜所有的细节,云西已经搜到了所有的证据,一切已经了然。”

    她举手投足间,带着一种洒脱超然的气度,更有一种与她的年龄严重不符的沉稳自信。

    符生良与胡珂皆默许似的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对于她已是绝对的信任。

    “这么短的时间,云书吏,你不觉自己自信过了头了吗?”唐七星嗤然一笑,言语间满是轻蔑不屑。

    而一旁的韩千户显然对于之前的情况是一头雾水,这会正侧了头,小声的向杨拓讯问着今夜发生的事情。

    云西转而面向唐七星,挺直了身子傲然道:“云西的自信都是建立在证据证物上的,所以不必唐缇骑忧心。”说着,她又看了一样韩千户,“先容云西先唐缇骑的问题回答一遍,之后云西再将今夜尧光白偷袭的整个过程说一遍。”

    唐七星的眸光滞了滞,片刻之后才咬牙狠狠说道:“说吧,我倒要听听你还有什么证据?”

    云西淡淡道:“今夜所有的行动,都只是出自尧光白一人之手,他没有任何帮手。”

    “这不可能吧?”没想到,第一个提出异议的竟然杨拓。

    他正给韩千户介绍着事情的缘由,一耳朵听到云西的判断,立刻质疑出声。

    唐七星更是大笑出声,他扶着自己的伤口,嘲笑道:“看看,就连杨典史都不相信,这一点。”笑了两声后,他目光陡然一凛,眸子中的愤怒火一般迅速烧向云西,“你知道一直站在你那边的杨典史,此时为什么第一个不信吗?”

    云西瞥了一眼一脸错愕的杨拓,面色平静如常,“唐缇骑有疑问不妨说一说,真理越变越明嘛。”

    “你之前不是一直说,尧光白就是本缇骑吗?可本缇骑在尧光白作案之前可是一直都与杨大人在一起,除了巡逻督查,根本没有做手脚的机会。所以如果非要强说我就是盗九天,那么就不可能没有任何别的帮手。”唐七星冷冷反驳道。

    “此话有理啊,”听完杨拓讲完今夜所有的事情,韩千户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看了看唐七星,质疑的说道:“要是唐缇骑是尧光白,他就不可能没有帮手。反之,如果整个事件自始至终,都只是尧光白一个人在运作,那么,尧光白就不可能是唐缇骑!”

    云西转向了韩千户,微微颔首,斩钉截铁的说道:“唐缇骑就是尧光白,而且他没有任何帮手,就只靠自己一个人,闹出了所有这些事,二者一点也不矛盾。”

    “你这不是抬杠吗?”韩千户显然有些不耐烦。

    “千户大人,请您容我把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一遍,证据也会在最后一一指出。届时,您必然不会觉得这两件事情是矛盾的。”

    “好吧,”韩千户不耐烦的抱起双臂,“不过,就给你这一次机会。”

    “多谢大人,”云西款款施了一礼,再度直起身子时,已是一脸的肃然。

    “灵堂这边,其实对于唐缇骑,我们早有防备,甚至布局在院中的金魂寨,其真正目的也是困住唐缇骑,不教他有出手与逃脱的机会,杨老大人也早就被我们换到隔壁庭院躲藏。但是他不仅出手了,更一眼就是识破了我们换掉老大人,李代桃僵,引他出手现出原形的计划,之后还在无人察觉中逃脱了众人的视线,实在是不能不说神乎其技。但是能教唐缇骑在关键时刻,一眼识破老大人不在事前商量好的棺材中,甚至还马上就跟踪到了真正的藏身之地。他是有一个秘诀的,这个秘诀不是提前策反的内奸,也不是早就布置好的同伙内线。它甚至不是一个人!”

    听到此处,唐七星目光不觉一缩,捂着伤口的手也是一颤。

    但他的动嘴幅度极其微小,在众人还未察觉之时,他就低下了头,掩饰住了自己所有的情绪。

    但是这一点细微的情绪波动,却都落在了云西的眼中,她唇角忍不住的微微翘起。

    俗话说的好,打蛇打七寸,如今,她是真的摸到唐七星的七寸所在了。“不是人?难不成还会是鬼?”韩千户语带讽刺,冷笑着反问。

    “呵呵,”云西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会心浅浅一笑,“自然不是鬼,而是一只黑猫!”

    “就是在灵堂上出现过的那只黑猫?”杨拓身旁的李儒忍不住的惊呼出声。

    云西点点头,“正是那只黑猫。”

    “黑猫也能当帮凶?云书吏,你说的也太悬乎了吧?”韩千户态度更加倨傲。

    “不错,那只黑猫不仅识破了棺材里的真伪,更为尧光白指明了真正的老大人在哪里。”

    “猫又不是狗,还能循着味道找人不成?”末位的奚岱伦搔着头发,不解的问道。

    “猫的确不是狗,但是它找人寻人,靠得却是比狗还有灵敏的嗅觉。”云西肯定说道。

    “这根本就不可能啊,猫的鼻子怎么可能比狗还灵?”奚岱伦仍是苦思冥想,却什么也没想通。

    “因为有奇香的猫粮!”说着云西从袖中取出一枚黄豆粒大小的褐色小东西,“那只黑猫是经过特殊训练的,对于一种特殊的气味,反应最是强烈。而老大人身上香囊,早已被可以贴身接触他的唐缇骑换成了装着特制猫粮的假香囊。所以尧光白只需要走出门去,想办法唤出自己的黑猫,从而指引它一路来到灵堂。”

    “难道换人的计划还是被他识破了?”李儒望着躺在贵妇榻上的唐七星,目光中的恐惧犹如潮水上涌,瞬间就将他自己困得严严实实。

    “不是识破,”

    云西解释道,“我猜想,这只是尧光白保证自己计划万物一失,而必然要做的保护措施。甚至还有可能,那只黑猫身上绑着什么毒物毒药,只等它潜到棺材底下时,在恰如其分的时候,就放出毒气,无声无息的毒死躲在棺材之中的人。但是意外的惊喜却突然发现在了眼前,经过特殊锻炼的黑猫,一下子就发现棺材中人没有它需要的气味!尧光白当时的心情肯定是崩溃的,但在下一瞬,他又发现了新情况。被巨大而强烈的气味牵引着黑猫,不仅脱离了尧光白的控制,其后更是义无反顾的奔向了隔壁庭院。听着黑猫动静的尧光白立刻改变了注意,主要攻击隔壁,对于一切初始的灵堂,则能弄多少烟雾弹,就用多少烟雾弹。”

    唐七星不屑轻笑,“说这么多可以证据?”

    “本来还想讲完整个事情的经过,在一一为您摆明证据,如今既然您开口,那么我就先说这一段的证据吧!”云西眸光微寒,“首先,要招来黑猫,势必要在屋室之外。而一直呆在屋子里的唐缇骑早不出去,玩不出去,就在黑猫进屋的前一瞬,出去了,随后黑猫就悄然出现,钻进了灵堂,这未免也太巧合了吧?”

    “巧合的事情不是一向很多吗?”唐七星挑眉笑道。

    云西同样报以冷笑,“是呀,但是有一点,招来黑猫,用的招数肯定也是具有奇异香气的猫粮,而我在最初被尧光白挟持时,在他身上就闻到过这个香气!而今天,我在您的身上,也闻到了同样的味道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