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被他勒死(一更)
    所有人都竖起了警惕的神经,纷纷小幅度谨慎摆头,戒备的环视着四围情况。

    这一片小树林树影深沉,重叠交错。

    到处都是黑黢黢枝杈,伸展出鬼魅一般的狰狞,将马队围堵在中间,令他们退无可退。

    空气越来越静,除了自己一下一下的呼吸声,马匹不时的响鼻声,马蹄不安踏地的声音,就只有细微而阴冷的风声响在人们耳畔。

    空气也越来越重,重的一点点凝结,沉甸甸的压迫着每一个人的紧张的神经。

    坐在马上的云西也不觉拉紧了缰绳,手指在缰绳粗粝的表面慢慢搓动,希望借此来缓解自己紧张的情绪。

    越临大事越要有静气!

    恐惧、紧张只会让人无措,甚至连基本的理智也丧失,从而做出平日里根本不会有的错误判断。

    她不能被眼前情景所迷惑,她要看到事物表象之后的真相。

    刚才,只有一个人影匆匆闪过,究竟是谁?

    尧光白?

    还是尧光白的同党手下?

    又或者只是普通人?例如什么砍柴打猎,或是什么路过的旅人?

    云西斜眸扫了一眼天上的悬月。

    皓月凄凄,星光惨淡,映得人的眼睛恍恍惚惚。

    她不觉眯细了双眼,最先被排除的就是柴胡猎户。

    现在是冬日,天短夜长,黎明之前的木柴又湿又硬,林中的野物大多冬眠,也是很少活动,就是活动的也极可能是狼虫虎豹,柴胡猎户夜间在山里活动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然后就是第二条,尧光白的助手帮手。可是尧光白最为骄傲的就是他自己独行侠的名头,之前的偷盗大案,也从来没有借助于别的帮手一同办过。

    而且独行侠、九天侠盗的名声对于尧光白来说,就是一块金字招牌,是他在江湖上的立身之本。

    重要如同于性命,再加上滕县对于尧光白来说,基本算是个人生地不熟的他乡,时间距离山寨被屠也仅仅只过去了两天两夜。如此仓促的时间里,要寻得一个,或是一些得力的助手,几率真的很小。

    不过,以刚才那个黑影一晃而过的身姿步伐来看,应是个轻功高手。

    那么,他很可能就是尧光白本人,当然也有极小的机会是路过的高手旅人。

    想到这里,云西紧张的呼出一口白色的哈气,不着痕迹的往云南身边凑了凑,眼睛警惕的巡视四周婆娑的暗影,声音压得极低,“咱们离车队远一点,情况不利赶紧躲。”

    云南环视着云西另一侧,不动声色的点点头。

    那人一旦真的是尧光白,就先不谈他为何如此愚蠢的会选择这一对人马下手的问题了。当下最为急迫的问题就是,他将会如何动手?又会选择从哪一个角度先下手?

    时间如沙漏中的流沙,一点一秒的缓缓从众人紧张的呼吸中流过。

    在这冬日黎明前的黑暗中,肃杀的西北风割面而过,剐的人脸生疼。

    众人维持着高度紧张的态势,所承受的压力越来愈大。

    有人的喉结做着吞咽口水的动作,有人握刀的手开始轻轻的颤抖;还有的人,额上甚至冒出一层细密的白毛汗。

    站在马队武领队的身边的兵丁,不觉凑近他,小声问道:“武领队,您看要不要燃出信号?”

    那武领队一拉缰绳,不屑冷哼,“不就一个影子吗?瞧把你们一个一个吓得。万一那个人只是砍柴打猎的,咱们就这么放出信号,急急唤来唐大人,却耽误了其他几处的险情,这样的罪责,你担得起吗?”

    他们就站在云西云南的前方,云西鸡贼的支棱起耳朵,把这段对话全数探进耳中。

    所谓的燃放信号,是一个类似窜天猴炮仗的焰火桶。

    但与窜天猴不同,那是特制的,要安全许多,威力也要小许多。

    一旦燃放,手持的火箭筒瞬间就会放出一柱焰火,直直冲向天际云霄,远方的联络人便可以清晰的看到。

    正所谓,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云西听在耳中,心中不觉一动。

    虽然她对这些财宝并不看重,甚至出于对杨家的厌恶,潜意识里,她甚至想尧光白,替她偷光所有民脂民膏,那样才特么的真叫解气呢!

    但既然担下了这个职责,就不能得陇望蜀,做的太过分。

    她至少要踏实做好本职工作,这样才算得上是对得起自己的名声。

    眼见那个武领队如此草率轻敌,她终于忍不住,驱马走到武领队马前,探身凑了凑,压着声音谨慎说道:“武领队,刚才虽只是一个影子,敌情不明,焰火信号可以不燃。但是毕竟进入了尧光白的计划时间与势力范围,咱们还是要谨慎行事。”

    那武领队回头扫了她一眼,表情却是一凛,态度颇为倨傲不屑。

    而后他自顾自抬起了右手,环视着众人,似乎要发布些队形部署之类的任务。

    可是他话音还没出口,云西坐下的骏马突然不安的踱了一下蹄子,那马身上的一阵颤动,令她的心头顿时升起大阵阴沉的黑云!

    紧接着,她的耳中忽然出现了一阵低吟声,如啸如鸣!

    她瞳仁骤然一缩,是风声!

    她的视线才向黑影绰绰的密林深处扫去,突然就听一声尖利的警告骤然划破寂静的夜空!

    “趴下!有暗器!”

    那是身后的云南感知到了危险,急急发出的警告!

    云西一惊抬头,尽管前方黑暗光,但云西还是恍惚间看到有数不清的小黑点,烁烁震颤着,朝着他们的方向,破空而来!

    人群马队瞬间发出一阵骚动的声响!

    极快的一霎,云西迅疾做出反应,翻身一倒,身子就滑到了马身的另一侧!

    视线翻转间,她模糊看到云南也做出了和他一样的动作!

    一瞬间,骏马惊恐的扬蹄嘶鸣声,人们仓促的惊呼声,兵甲刀剑碰撞的噼啪声交织在一起,先前沉静的林道此时立刻变成了煮沸的焦灼油锅!

    世界在云西眼前颠倒,翻转!先是群星耀集的夜空,下一眼就成了泥土残雪混杂的冰冷地面。

    她下意识伸出手肘,在重重落下的前一瞬护住了脸,泥土混合着一旁新鲜马粪的臭味连同着肘部钻心的疼痛,宣告着她已经顺利落地!

    可是甫一落地,头顶上空就掠过了一片嗖嗖声;紧随而来的是周围躲闪不及的兵卒兵甲被射中的噗噗声;人肉被击到的沉闷声响;马匹吃痛的惊厮声;人们手上的惨嚎声!

    这一切,听得云西心惊肉跳,脑海中立刻涌出之前小六形容过的场景。

    那一天清晨,护卫着杨洲逃往兖州府的金魂寨高手,行至一处密林时,竟被尧光白的暗器尽数杀戮,除了四个平民轿夫无一活口。

    可是如今护卫财富的大多都是滕县衙役,对于尧光白来说,根本就是无辜的啊!

    而依照着刚才那批暗器,密集袭来的态势,明显是直直冲着所有的人来的,根本没有一点手下留情的可能与空间!

    对了!

    一个念头突然电光火石般闪过她的脑海。

    堕马前一瞬,她已经大概看过暗器飞来的方向和阵势,几乎成了一个半圆的弧线,横切一般的从树林中破空而来。

    这么大的面积,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两个人能够同时射出的。难道尧光白这次不仅破了戒,还索性大破特破,带了一票的人马?

    这不科学啊!

    云西肘上又突然一阵钻心疼痛,她嘶了一口凉气,抓了一把冰冷的泥土,死死攥住,忍着疼不能分神,继续分析。

    思绪如电快速交缠间,一个暗器猝然射到了她旁边的马背上,骏马吃痛,一声嘶鸣,瞬间扬起前蹄,冲着地上的云西,狠狠就跺了下来!

    混蛋!

    云西惊骂了一声,吊起浑身肌肉,瞬间就向旁边滚去!

    这一蹄子要是踏在她的头上,头绝对马上就会被践碎;踏在背上,身子碎!

    其他神马都是浮云,只有她的命是最金贵!

    “云西!”

    云南显然是唯恐她有闪失,一直关注着她的方向。

    眼见情况危急,他双手猛撑地面,一个打挺,向前一薅云西脖领,就将她脱离了危险!

    “咳,咳···”云西几乎是勒着脖领,生生的原地被云南薅起。待到险情结束,脸部早已憋得红肿一片。

    云南见状赶紧松手,云西脸冲地面,半伏跪着,双手死死拽着脖领,大口的干咽着。

    云西心里一片哀嚎,这太不科学了!

    男主救女主不都应该是一个拉拢,而后身子就紧紧抱在了一起吗?

    不说像上次跟美人知县来了个初吻接触吧,怎么也得四目相对,含情脉脉吧。

    可云南这是在干啥?明明没有云南插手,她也能滚到安全地带。他却直接薅起她的脖领,差点没勒死她!

    “云西,你没事吧?”云南凑向前,关切的问道。

    云西刚想飙句脏话,就发现地上滚过来一个黑乎乎的小东西。她双眼微睁,迅速抬头扫了自己的坐骑一眼。

    只见马儿吃痛原地跳了两跳,之后却是慢慢平静了下来。

    “这些都是马房专门饲养调教,专供捕班兵房使用的官马。一般轻些不见血的伤,并不会像民间马匹那样容易受惊。”

    像是已经提前一步看出云西所想,云南望着那匹骏马,沉声解释着。

    云西眉毛不觉一挑,原来并没有什么不科学的反常情况,尧光白的用意仍在她的意料之中!

    那么面前地上这颗小黑点,也就是没有被淬毒药,没甚危险了。

    饶是如此,云西还是用袍袖裹了手,然后才小心的捡起了那个小黑点。

    接着如霜的月光,云西定睛一瞧,那个小黑点表面光滑,质地坚硬,竟然是个小石子?

    “快!快放穿云箭!”

    一个惊恐的声音突然在她耳旁响起,云西刚想摆手喊一句用不着放,就见前方有人朝天空高举着双手,做了个拉射的动作。

    之后随着咻地一个尖锐声响,一只黄色的光柱流星般逆向划破夜空!

    “呃。”云西扶额无奈叹了一声,肘上忽觉受力,转脸一看,云南一边仰望着前方的穿云箭,一边拉了她起来。

    “接下来该怎么做,你心里有数了吗?”说着,他凤眸微垂,定定的望着她。

    云西轻松的耸了耸肩,又拍了拍自己的衣襟衣摆。

    “安抚。”她只回了两个字,便径直向前方走去。

    前方已是一片混乱,人们七七八八的从地上站起身,有的连帽子都掉了。

    云西拿眼大概一扫,果然,虽然有不少受伤的,但是没有一个爬不起来的。

    也就是说,面对着准头十足,数量可观的暗器偷袭。护卫车队,没有死一个人。

    之前的武领队显见是身手真的不错,身子只是一侧,就挂在了马匹的另一侧。此时一个回身,重又在马上坐直。

    他正挥舞着胳膊,厉声叫喝着,指挥众人稳住阵脚,全部聚集到两辆马车后面一侧,重组队形,好可以抵挡很有可能的第二波进攻。

    云西才大摇大摆的走到他面前,就被他怒目,厉声呵斥一句:“别站在这!要是还有暗器,第一个死的就是你!”

    云西没有生气,依旧笑吟吟的,她摊开手,一脸的轻松,“第二波,根本不会发生。”

    那人眉目一皱,顿了半秒,继而不屑嗤笑一声,“就是穿着一身官服,说到底也就是个女人,头发长见识短。”

    云西眸光陡然一寒,盯着他冷冷一笑,“你是金魂寨的吧?”

    那人动作立时一僵,脸上轻蔑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皱眉审视着云西,迟疑的问道:“你···你问这个做什么?”

    看着那人被自己点中要害,云西爽朗一笑,环视着四围,漫不经心的说道:“上一次,金魂寨护卫全部都被他认出,且无一活口,可见尧光白对你们有多恨。我相信,这一次,你们二波来的兄弟几个,也一样已经被他认出···”

    “你究竟想说什么?”那人一拉缰绳,将身子低伏下些许,目光如刀子一般锐利,狠狠瞪着云西。

    ------题外话------

    亲亲们好!入v后,九尾尽力保证日更0—10000字,但是这样对于写悬疑还是裸更的九尾来说难度真的很大o(╥﹏╥)o

    经过深思熟虑,九尾决定将更新时间全部改为晚上九点半第一更,10点二更!

    由于工作原因,实在保证不了在白天更文,请亲亲们谅解!么么哒mua!(*╯3╰)

    另外九尾会经常发月票红包和订阅红包,投多少张月票就可以领多少次月票红包,希望亲亲能够不吝票票,多多支持!

    你们是小众文坚持者九尾最大的动力,最爱你们!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