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零一章 制服诱惑
    小六根本不防眼前会突然冒出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还一把揪住自己衣襟咄咄逼问,一时无措得都有些结巴了。

    “小六!”

    他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女声破空而来。

    是云书吏!

    赶紧循着声音投去求助般的视线,就见一身利落官服英姿飒爽,容光明艳的云西已经走到他们的近前。

    她五官精致的脸上挂着沉思般的表情,沉声道:“无妨的,他问你什么,就如实回答他。”

    小六这才回过头,注视着那人气势汹汹布满血丝的双眼,咽了下口水,话还没出口,就听那人嘶哑的声音焦灼问道:“那个锦衣卫究竟长得什么样!?”

    云西也有些心焦的望向小六,等着他的回答。

    就见小六顺了一口气,回忆着答道:“那个锦衣卫脸上全是血,鼻青眼肿的,看不大清长相。”

    听到答案的徐霞客,手顿时颤了一下,之后更紧的攥着小六衣襟,颤声继续追问,“那他身形如何?是高是矮是胖是瘦?”

    “又瘦又高,比我高出一个头的样子吧。”小六左手在头顶比划了一下,有些迟疑的答道。

    “那他现在何处?”这一次问话的是云西,“可有救治?”

    小六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使劲扳开了徐霞客的手,走到云西面前急急回道:“书吏,我就是来说这事的!殷头拉了那个人一下,说他肋骨可能断了,说那人伤势不明,他们又没带担架,叫我先跑回来叫人拿担架,还说最好再叫上你们!云书吏,云典吏,咱们这会赶紧走吧!”

    说完小六转身就奔门口跑去。

    云西回头扫了一眼云南,见他已在第一时间收拾利落了文书,正起身要追来,便大跨着步子就要跟上小六。

    “女差官!”

    云西刚迈过门槛,就听一声凄惶的呼喊从身后传来。她不觉止住步子,回头就看到了眼眶转着泪的徐霞客伸着手,一副很想跟上来的样子。

    “能带徐某去吗?万一是唐神捕,徐某也好···”后半句他终于哽咽着说不出来了。

    这一次,云西没有向云南请示,几乎毫不犹豫的就应了一声,“那就跑快点!”

    再无停顿,一行人急匆匆跑出囚室。跑到衙门外时,小六已经备好了马匹,还有一辆无棚单匹马车,车上还放着一具担架。

    一行除了小六,云西,云南,还有一个车夫,徐霞客则坐在了马车后。

    雪住已有几日,一路急急奔驰,又正值晌午十分,明灿灿的暖阳下,城里的路还好些,城外的路就已见些湿滑泥泞了。

    云西注意到,这一路任冷风刺骨,任马车颠簸打滑,徐霞客脸上的焦急都不曾消减半分。

    看来他真的是很在意那个他连名字都叫不全的朋友。

    又穿过一片小树林,前方错落纵横的林木之后,终于遥遥的出现了四、五个模糊的人影,旁边不远的几棵树上还系着几匹马。

    云西驾的一声,猛地挥鞭提速,马蹄在泥雪交混的路面上,狠狠刨下一溜蹄痕,不多时就来到那几个人的近前。

    那几个人都是捕快装束,围在一颗粗大的树下,注视着地面上一个躺倒的男人,低头似乎正在交谈着。

    这边疾驰的震动,率先传到一人耳中,握着腰间佩刀,一个侧身,瞬间回视过来。

    云西吁的一声,瞬间勒马而停,骏马骤然收步,扬起前蹄放声嘶鸣。

    不知道为什么,她眼睛盯在那人脸上,握着缰绳的手,忽然就紧了紧。

    晃晃的阳光被落满雪的琼枝打碎了,斑驳陆离的投在那人蜜色的刚毅脸庞上,恍惚了轮廓,深邃的眼眸映着雪色,泛着明亮的晶辉。

    不是殷三雨又是谁?

    “殷头!”小六第一个跳下了马,跟殷三雨打了招呼,就跑去帮车夫卸担架。

    云西被小六的声音一惊,再顾不得殷三雨灼灼视线,赶紧侧过头敛了目光,正要下马,就听徐霞客惊呼一声,几乎连滚带爬的就翻下了马车!

    “唐兄!是你吗?”他呼喊着踉跄的向树下那人跑去。

    却被外围的捕快一把拦住,挡在了人墙外。

    但徐霞客还是看到了那人惨状,眼泪瞬间迸出眼眶!

    “唐兄!你这是怎么了?!”他挣开捕快就要扑到那人身上,捕快哪里容得他放肆,架托着他的胳膊,就拧巴在了一起。

    云西内心不觉一动,与端坐在马上的云南对视一眼,霎时了然。

    躺在地上那人身份确实无疑,就是徐霞客口中一直苦苦追捕盗九天的锦衣卫无疑。

    云西一个翻身就下了马,云南则端坐不动。

    抬人的场面必然混乱,云南一旦下马,便很有可能被人误碰,所以询问与查看细节的工作还是要交给她。

    挤到人群之中,她一眼就看到了被众人围住的人。

    眼前的情景却远超出她的想象!

    云西想象中的锦衣卫应该是电视里那种一身紧身黑底色绣飞鱼,既冷酷又帅气神秘的性感打扮!

    而眼前这人却是一身鲜红色束袖收腰劲服,自左肩而下,至整个前胸,绣着一条更加璀璨绚烂的银线蓝鳞黑色龙头的飞鱼图案!

    虽然昏迷,那人右手却还是紧紧的攥着一柄造型奇特的长刀。

    比起电视剧里那种硬汉冷酷范,真可谓噼咔噼咔能够闪到亮瞎她的钛合金眼!

    尽管已被胸前大片深褐色血污染脏,还破破烂烂的被划出了很多伤口,其视觉震撼效果仍然不减分毫。

    靠!

    她心中不禁赞叹了一声!

    真不愧是锦衣卫!跟它比起来,后世以军装帅气著称德国法西斯军装都成了六宫粉黛无颜色!

    再往那人脸上看去,的确像小六说的一样,满脸血污,一边的脸颊还高高的肿了起来。

    但即便如此,借助她一双能具有能够准确识别帅哥雷达的利眼,都能分辨出那人五官的清秀。她目不斜视,若无其事向一旁的殷三雨问道:“殷捕头,这是什么情况?”谁知殷三雨并没有回答,他转身就向一旁的白马走去,轻佻的背影耸着肩,指挥般的说道:“将伤者抬上马车,再绑了那个哭丧的,打道回府!”

    云西脸瞬间一沉,他这是什么意思?!

    ------题外话------

    我是小注脚o(n_n)o哈哈~

    今天讲的是飞鱼服!

    很多影视剧里飞鱼服绣春刀都是锦衣卫的标配衣服。其实不是这样的。

    飞鱼服是曳撒的一种,上绣飞鱼,是汉民族传统服饰的一种。

    明代锦衣卫大内太监朝日、夕月、耕耤、视牲所穿官服,由云锦中的妆花罗、妆花纱、妆花绢制成,佩绣春刀,是明代仅次于蟒服的一种赐服。

    其服色,一品斗牛,二品飞鱼,三品蟒,

    所以飞鱼是一种品阶象征,不是所有人都能穿。锦衣卫的飞鱼服一般有两种,锦衣卫部分首领日常公事场合会穿着黄色飞鱼服,还有一种红色劲服。可以说飞鱼服是非常靓丽的。后来虽然也有一种没有品阶的红色飞鱼服在锦衣卫中穿着,但还是象征尊贵的。

    明朝末年,一些皇帝随心所欲不按品阶乱赐衣服,飞鱼服也就更普遍一些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