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 亲了美人
    一瞬间,空气仿佛静止了一般的凝固起来!

    世间所有运转仿佛被人按下了慢镜头,一帧帧,一幕幕缓慢呈现。

    人们看到,无数不知名的暗器,震颤着呼啸着,劈开清凉的夜色,闪烁着耀眼的金光,烟花般绽开在眼前!

    随着云西一声预警的高喊,人们这才晃过神来,无不大惊失色!

    有人身子一颤,紧接着开始仓皇逃窜,有人捂着头瞬间趴在地上,有人推搡着别人想要夺路而逃。

    站在外围的人明显并不会被射到,却仍是惊呼连连的四散奔逃。

    慌乱中,杨洲转身就要跑,却一时被围堵在了中间,杨拓反应非常迅速,一把扑到了杨洲身上,重心失衡之下,俩人一起狠狠摔倒在地!

    离他们最近的就是符生良,面对漫天倾洒的金色暗器,他转身就向一旁的云西扑了过来!

    云西根本没来及思考,就被符生良重重的压了上来!

    身子侧向倒地时,她忽然看到身边的云南竟然没有丝毫的慌乱,根本没有要跑的意思,傲然而立,之抬起手臂,用衣袖遮住了脸。

    这荒诞的一幕,惊得云西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尽管符生良宽阔的身躯,已经将她严严实实的覆盖,她还是拼命的伸出了右手,想要推开云南!

    但是符生良的动作太过霸道,她的手终于还是没有碰到他。

    随着扑通一声,她的肩膀就与坚硬冰冷的地面来了一次亲密接触。强力的冲击与酸麻的痛感瞬间将眼泪从她眼中逼出!

    疼痛却令她瞬间清醒,一个想法电光火石般浮现在眼前!

    依着云南的性子,一旦遇到危险,他才绝对会是第一个扑到她身上的人。

    但他却没有动···

    难道?

    云西立刻直起身子,想要一探究竟,鼻尖却似磕到什么硬物一般,钻心的酸痛起来。

    她这才注意到,符生良的脸就在眼前,他竟然就趴在她的身上!

    他显然没防备云西会突然直起身子抬头,鼻尖被她重重磕撞了一下,眉骨骤然一动,水晶般的眼眸立时蒙上了一层氤氲的雾气,却没有移动分毫,仍一霎不霎的凝视着她。

    云西的大脑霎时间一片亮白,心智也跟着空茫一片。

    为什么她的唇会湿湿的有些温热触感?

    为什么他瓷白细腻的脸颊会绯红一片?

    难道,她刚才亲到了他的唇?!

    扑面而来的是他呼出的气息,盈满耳朵的是他低微不匀的呼吸声。

    两人的身子都僵住了。

    他忽然呃的痛呼了一下,眉骤然紧蹙,身子痛苦的躬了一下,随之而来的是一片哗啦啦的金属落地的响声!

    麻木不知所以的云西骤然清醒,她将符生良一把推开,急急的向地面瞅去。

    地上却是一片零星的金色小东西。

    瓜子般的形状,瓜子般的大小。

    云西赶紧拾起一枚金瓜子,捏在眼前,满肚疑惑。

    这竟然是货真价实的金字!

    周身打磨得十分光滑,连尖端都是饱满圆润的,只会将人打疼,却伤不了人。

    尧光白是脑袋进水了吗?要在衙门撒钱?

    被推到一边的符生良也发现了异常,他的后脑与脊背虽然有些疼,却没有流血的迹象。

    慌乱过后,众人七七八八的直起身子,才发现满地都是金瓜子,一时间都惊呼着大喊出声。

    云西突然甩头向房顶望去,黑漆漆的屋顶上,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了。

    一个冰冷的声音忽然在她头顶响起!

    “他没有停留,甩出这些‘暗器’就逃了。”

    云南依旧傲然站立着,他望着屋顶的方向,面色深沉。

    云西却莫名的舒了一口气,还好,云南一直没有回头,没有看见刚才那一幕。

    不过云南果然如她所想的那般,第一时间看破了尧光白并没有大开杀戒的意思,反而直挺挺的站立着,迎接他的把戏。

    云西单手撑着地,就要站起身,手却被人一把拽起,她只觉手上一疼,整个人都被拽了起来,待到她直起身子,手上的力量瞬间消失。

    云西抬眸望去,拽起她的正是表情阴郁的殷三雨。

    “大人,书吏,没事吧?”虽是在问好,殷三雨的语气却似结了冰一般的阴寒。

    一同被拽起的符生良。

    符生良并没有看向殷三雨,慌措的目光飞快的扫了云西一眼,又赶忙躲开了。

    “无···无恙···”符生良的声音竟有些许的迟滞。

    “屋里有异!”云南忽然喊了一声,拔步就向二堂大门跑去!

    众人闻声看去,果见灯火辉煌的大屋中央位置的半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悬空的方形东西!

    “恐有机关!典吏,放着我来!”殷三雨一个跃身,就奔到了前面。

    云南则很配合的止住了脚步,站在了门槛之外。

    云西符生良与扬州杨拓,一干吃瓜群众也都凑到了面前。

    却见殷三雨轻步走至屋子中央,来到了那件悬空的物什面前。

    这时人们才发现,那是一个悬空的方形木盒,巴掌般大小,由一根细细的丝线系着,悬在半空。

    殷三雨先是仰起了头,往上方看了看。众人也跟着抬起了头,就见那根丝线垂直伸上了一块被揭掉了瓦片的中空区域。

    “上面横了根木棍,这盒子就是吊在那里的。”殷三雨向众人解释着。

    “那这盒子是什么?毒针暗器?”门口的奚岱伦一脸焦躁的问道。

    “不会,”回答的却是云南,他撩起衣摆,大步迈过门槛,径直向盒子走去,极有成竹的说道:“尧光白若想杀我们,刚才就是最佳机会,此时没必要多此一举。”

    云西紧随而上,符生良也跟着进了屋,其余的人,包括杨洲父子却都迟疑着没敢上前。

    听云南这样讲,殷三雨也卸了防备,抬手就摘下了木盒,扳开搭扣,盒盖弹簧一般的打开了。看着盒中之物,他面容忽然一滞,迟疑的拣出盒中之物,却是一方折叠好的白色帛巾。

    “一块手帕?”殷三雨抬头疑惑的望向云南。

    云南脸上沉静如水,没有任何表情,他抬手指了指符生良,轻声对殷三雨道:“交给大人。”

    殷三雨迟疑了一下,却还是依言递给了符生良。

    符生良接过帛巾,甩手展开,却见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

    “大人!那是贼人之书!我身为典史,捕贼捉凶是我的职责,请大人交给我!”说着,门外的杨洲竟然拨开众人,快步就扑了上来!

    云南迅速给殷三雨甩了一个眼神,殷三雨立刻会意横身张开双臂护在了符生良的面前。

    “符大人是知县!什么东西不能给大人看!”他挺身站在杨洲面前,怒目而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