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牵马执辔
    随着殷三雨的疑问,三人陷入了一片沉默。

    一时间,云西只觉得自己的心似被人猛地攥住,紧紧的透不过气来。

    她已经对他彻底改观。

    她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视线缓缓的扫过着四围热闹繁华的街景,轻启唇瓣,细细的话语,像是对他说,更像是对自己说。

    “三雨兄的话,云西能理解。

    每一个人都希望坚持最简单的善,最简单的正直,秉公办事,只做好自己职权之内的事,不与这个污糟的世界妥协。但现今的环境,上至天听,下到小吏,没有一个人在认真做事,无官不贪,更无理可讲。没有坚实的背景,深厚的实力,只凭一己之力,连职位都保不住,又何谈坚守本职?不如就先放下满嘴公义的大道理,先做一些最基本的实在事。”

    殷三雨不觉回望着云西,眸中忍不住的流露出一抹欣慰。

    云西报之浅浅一笑。

    他知道,她是真的理解他。

    她亦知,他听懂了她的话。

    然而,二人间默契的氛围还未完全蕴成,就被云南生硬的一句话骤然打断。

    “三雨兄的作为,云南也很敬佩,但是,云南有一事不明,还要请教三雨兄。”云南跨前一步,插进两人之间,面朝向殷三雨,表情平静,没有半点波澜。

    云西被吓了一跳,离殷三雨那么近?云南这是要疯啊!

    她赶紧走到一旁,暗暗抓了他的衣袖,使之与殷三雨的距离略略远了些。

    “典吏请讲!”殷三雨微微颔首,轻笑着回道。

    “三雨兄做了很多,的确照顾了一时的善,但是那些根本的始作俑者们,三雨兄可治得分毫?不是还由得那些违法贪墨者,鱼肉百姓者,尸位素餐者们继续肆意横行,嚣张妄为吗?一旦有三雨兄控制不了的局面,再次诉诸于官府,那些弱者无辜者不是仍然一样被践踏,被欺凌吗?”

    云南的语气越说越严厉,表情也越来越愤慨,“就如同这次的李贾曹三人,根本等不到公正的裁决,最后只能不清不白的死在最阴暗的监牢里!”殷三雨的脸色瞬间变得灰白。

    云南话语才落,他便抬起手,指着街角一家餐馆,目光越发深邃,“这家馆子的掌柜刘麻子,颠得一手好铁勺。他做的饭菜十里飘香,但就是这个店铺,去年被一个恶少盯上,非要强买强卖,争执中,恶少雇佣的流氓不慎将他妻子打死了,案子捅到我这里,我敲了竹杠,又威胁恶少及时收手,这家铺子才留了下来,刘家与刘妻娘家也得到了不少赔偿。

    这样的案子你知道有多少吗?还有兄弟因遗产互相打成重伤的;

    也有妻子偷情丈夫打死奸夫的;

    更有自己女儿做婢女被主家苛刻至死,父母要状告富户的。

    争遗产的,要是进了衙门别说遗产,就是自己的家底都保不住,我略施小惩,兄弟两个便和好如初了;

    杀死奸夫的,要是进了衙门,通奸的媳妇不剐也要浸猪笼,奸夫家里和那对夫妻家里最后都会被压榨的毛干爪净。我略施小计,死者家里就得到了可观的赔偿,原配夫妇也各自平安。

    女儿做仆被主家虐死的,那个主家不仅交了一大笔赔偿,打死婢女的那个混蛋少爷还让我吓唬到了外地,结果遇到流氓,被打得终身不举。”

    说到这里,殷三雨转过头,看了看云西,又看了看云南,薄薄的唇因激动而有些微微的颤抖:“你们是知县大人特意请来的断案高手,想让你们不破案,我知道很难,但是为了一己的功名,不顾百姓死活,你们又真的能做到吗?”

    两人你来我往,唇枪舌剑,云西听了,心也不由得跟着一高一低起来。

    明明他二人说得都对,但是此刻,她就是更体谅殷三雨多一些。

    云南毕竟是个世家公子,别说那一身断案的本领,就是云家的声望人脉,都远非殷三雨一个孤儿出身的混混捕头可比。

    别的不说,云南一个寻常叔父,都是当朝副首辅。

    云家断案办事,别人自然会忌惮三分,而殷三雨又算什么?

    他能够不同流合污,寻找自己能够做到的善就已经很难得了?

    他们两人为什么不能多一点互相体谅,他们所追求的,不都只是一个善字吗?

    云南静了片刻,忽然发出一声轻笑,“人与人不同,善与善也不同。三雨兄能做的善,是一时的善,我们想做的是长久的善!总有人要拼了性命的却解决根本的善!三雨兄的为人,云某敬佩,但是只要云南与舍妹所及的地方,就必要解决一方的刑案,务必尽忠职守!”

    云西眸光微动,转向了殷三雨。

    她期待着,他究竟会如何作答。

    未想他忽然大笑了起来,抬手一揖,笑着说道:“小善也好,大善也罢,三雨力所能及,也只是小善,便就做小善吧。但只要典吏书吏真有那做大善的能耐,三雨愿唯二位马首是瞻,牵马执辔自不在话下!”

    云西揖手还礼,浅笑回道:“如此,云西就等着看三雨兄执鞭的样子了!”

    看着云西义正言辞的厚脸皮模样,殷三雨微微一愣,随即轻笑出声,“在这之前,云书吏还是先看一看衙门里的事怎么解决吧!”说着他一扬手,指向前方。

    云西抬头一看,果然朱门红漆的县衙大门正在面前。

    殷三雨再度叼起了红薯干,身上也恢复了全套的流氓痞气姿态,大步拾阶而上。

    云西云南跟在后面,淡定从容的走进县衙大门。

    小六早已侯在了照壁前,等着他们三人。

    一眼望见他们,赶紧上前,小声的提醒道:“方才杨典史假模假式的惩罚了狱卒,说是狱卒看守不利,让昨晚从临县调来的山贼犯人钻了空子。打死了吕德才一案的三名凶手,挟着李元逃了出去。但谁都看得出,那几个山贼都是假扮的,肯定是杨典史做了手脚。知县大人为这个竟然跟典史吵起来!刚才又没寻着殷头,知县大人当场就火了,叫您立刻过去呢!”来不及多想,一行四人疾步来到了二堂门前。

    进了屋,却见青石砖的地面上到处都是泼洒的茶水与粉粹的瓷片。

    一脸怒气的典史杨洲正站在屋中央的地方,死死盯着前方的符生良,目露凶光。

    而符生良则坐在上首的椅子上,双手死死的攥着椅子扶手,指节毕露。

    桃花般美丽的眼眸寒光凛凛,就像方出鞘的利刃,而那张平日里温润如玉的俊美面庞,冷得像是覆了一层霜。

    一旁还有不知所措,正在左右开解的县丞胡珂。

    胡珂一见云西三人进来,刚要开口说话,就见符生良猛地站起身来。

    “捕班班头殷三雨!”他厉声道,“限你一刻之内,召集所有捕快与兵房所有兵丁,围剿山贼,即刻出发!”

    闻言,所有的人都惊讶的抬起了头!

    云西忽然看到,站在最中心的典史杨洲脸上突然惨白一片,额上瞬间就冒出一层汗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