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她心疼他
    小六挠了挠头,晶亮的大眼睛中满是困惑,“殷头你是从没丢过东西,可是--”

    “可是午食的时间都要过了啊!”云西上前一步,接过小六的话头,摊着双手,笑着说道:“而且白马不是找回来了吗?杨教谕的话那么高深莫测,咱们不先填饱肚子,怕是没有力气想明白哦!”

    “还是云书吏的话在理,吃饭才是第一要务,有话咱们回头再讲。”殷三雨亲昵的拍了小六后背一下,十分配合的说道。

    听到这里,小六伸手猛地一拍前额,忽然间记起什么重要的事一般,恍然说道:“可不是!娘亲和婶娘可是忙活了一早上呢,还做了好多讲究的呢,云书吏云典吏肯定爱吃,咱们快走吧。”

    云西不觉望了一眼殷三雨,就像是心有灵犀的默契一般,他也正看着她。

    她明眸盈盈如水,映在他深邃的目光里,融成一片会心的浅笑。

    “咳!”

    这莫名难言的氛围却被一声轻咳忽然打破。

    云西眉梢突的一跳,那是身后云南不悦的提醒。

    她忙转移了视线,佯装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问起小六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起来。

    殷三雨一时也似有些尴尬,转身抬手捋了捋白马的鬃毛,望着小六催促般的说道:“云典吏身子不便,回头用餐,小六你还要多尽点心。”

    小六满口应着,“殷头放心吧!小六一定尽心。”

    听这话口,殷三雨应是不和他们一起吃,她刚要开口发问,袖子却被人轻轻一拉,她立刻噤住了声。

    却听小六率先问道:“殷头也不回家了吗?要不要我跟您家老翁说下,让他送饭过来?”

    殷三雨向着云南云西抱了拳道了别,转身就走回了县衙,临了只给小六抛下了一句话,“我就在县衙吃,不必送饭了。

    小六应了一声,便走在前面引着云西云南向街外走去。 “小六,你家还有婶娘啊?”云西跟在后面,一边左右望看着沿街风物,一边与小六搭着话。

    “嗯!”小六走至云西并排,笑容灿烂,“王婶娘虽然只是在我家做些家务,但是跟我娘亲情同家人。娘亲当年难产,要不是婶娘,就没我了呢!所以除了娘亲,婶娘就是我家最亲的人了呢。”

    “那你家里就令堂与婶娘两人吗?”云西继续闲聊着,余光却忽然扫到了云南的身上。

    只见他目不斜视,面色清冷的走着,连路上行人都忘了避。

    云西当下一阵心惊,赶紧调整了步伐,贴近他左右亦步亦趋的跟着。

    好在此时街上行人并不多,危险并不大。

    “是呀。”小六却没有察觉,仍大步向前,自顾自的说道:“自从祖父祖母离世,家里就只剩下娘亲、婶娘和我了。娘亲她从来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没什么往来亲密之人,今儿个见了云典吏,肯定很开心!”

    云西微笑着点点头,“哪里话,我们兄妹都是外乡人,能得识你这个朋友,还能拜见令堂,才是我们的荣幸啊。”

    说着,她悄悄指了指了云南,眯细了眼睛,有几分神秘的对小六说道:“家兄身体不适,只能用些自配的丹丸,他用不了餐,而且他这个人有个毛病,一琢磨起案情就魔怔了一样。你看他现在就魔怔了,回头咱们吃饭,就让他单独休息下吧。”

    小六闻言不禁睁大了眼睛,带着几分崇敬的看了看云南,神色愈发肃穆,小声的对云西说道:“早就听过破案的高手都有些不同的怪癖,想来就是云典吏这样了。书吏放心,本来就是要小六给典吏作陪,没旁人,肯定不会打扰云典吏的。”

    “如此甚好。”云西忍着笑意点点头。

    小六的想象力和脑回路真是丰富得到了可爱的地步。

    不过,她的话也不全是胡诌。

    最起码,云南现在是真的陷入到了深深的思虑之中了。

    他在担心那封信吗?

    还是在推杨拓的警告,抑或是吕德才一案还有什么疏漏?

    这样想着,不知不觉,一行三人就来到了距县衙不远的一处民宅门前。

    那是一座很普通的民宅,木门虽然斑驳古旧,却被擦拭得非常干净,没有一点污垢。

    小六向前一指,开心的说道:“这里就是我家啦!云书吏云典吏稍等片刻啊!”

    说完,他忽然转身,走到隔壁一家构造几乎一模一样的民宅前,用力的敲了敲门,高声喊道:“老伯,殷头今天不回来了,也不用送饭喽!”

    那门却没动,小六又大声叫了两遍,才听里面响起两声金属碰撞的声音。

    听到响动的小六这才转身过来,轻轻扣了自家的门环,还不忘回头向云西解释着:“殷头家的老翁是个哑巴,我们两家常年邻居,就是这么个传话的法子,书吏典吏莫笑话啊。”

    云西好奇的看着那一家紧闭的院门,只见木门虽是同样古旧,比之小六家的却要脏污很多,有斑驳的黑色油点,还有不少受潮发霉的痕迹。

    “那殷捕头家里,也就只有他和老翁两人吧?”她随口问道。

    小六惊讶的回过头,“书吏您是怎么知道的?”可还未等云西回答,脸上又换上了一副恍然的神情,“对了,这就是云家的本事吧?”

    云西含笑不语,只轻轻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紧闭的木门吱扭一声,被人从里打开了。

    探出头的是位慈眉善目的中年仆妇。

    灰褐色衣服款式虽然拙朴,但棉布材质柔软,身上还套着一件麻布围裙,浆洗得十分干净。

    微胖的身材有一些佝偻,略黑的肤色,眉眼慈祥,嘴唇厚实,天然带着一种农家主妇敦实朴素。

    “少爷,”那仆妇一见小六,眼中立刻放出慈爱而欣喜的光来,一眼又看到了云西云南,立刻推开门迎了出来,“这两位便是少爷常提起的两位刑房大人吧?快请快请进!”

    小六笑着介绍道:“这位是我家王婶娘,最是热络能干的一位好婶娘。”

    云西云南见了礼,云西笑着说道:“贸然来访,定教婶娘受累了。”

    王婶娘大笑着的摆摆手,“少爷净拿俺这个老婆子打趣,就几个菜算得了什么,又都是夫人主厨,老婆子也就帮帮忙,两位快快请进,俺家夫人就在里屋呢!”

    随着王婶娘的带领,三人抬步迈进了小院。

    此时的云南面容已恢复平常,云西心里才算安定些,开始打量起邓家院落的布局来。

    这是一个长方形的两进院,一进院两侧都是厢房。

    其中一间半开着门,隐约可见门边挂着的一些围裙衣物,还有买菜的篮子,应是王婶娘的住处了。

    院中砖石路旁栽种了一些石榴树,还有一些裹了棉布的掉光叶子的低矮小树,应是些花树。

    二进院是三面房屋,路旁移栽了两株寒梅,半人多高的梅树,树干苍古,姿态盘折雄奇。

    雪白的五瓣小花团团锦簇,缀在盘折嶙峋的梅枝上,偶有微风吹过,嫩瓣颤颤晃动,煞是可爱。

    而那清冷的风,略过了可爱的小花,周身也似染了清幽恬淡的香气,教人闻了,顿觉心旷神怡。

    云西不禁深深了吸了一口,除了沁人心脾的花香,还闻进了不少清淡的饭菜香。不见半点鱼肉腥膻,却与这高洁的梅香异常的相称。

    就在此时,一个净澈的声音忽然从前方传来,温柔轻朗,入耳顿使人觉得周身一片清凉。

    “贵客临门,邓沈氏未能远迎,还望多多包涵。”

    云西闻声猛然抬头,只见正厅房门中,一个衣着淡蓝色长裙的女子,正撩帘而出。

    她轻轻抬头,缓步拾阶而下,对着云西云南浅笑施礼。

    “夫人哪里话,是我们兄妹冒昧叨扰才对。”云西身着官服,便以男子之礼回敬,躬身后,不觉吸了一口气,才微笑着抬头细细打量着眼前人。

    只见她发髻高挽,肤白如雪,明眸流波,鼻如玉脂,粉唇莹润,十足是仙子一般妙人!

    才见过美女李慧娘的云西,此刻还是被惊得哑口无言。

    面前女子其貌未必胜过慧娘多少,但她那一举手间的姿仪神态,一投足间的轻盈娉婷,一抬头间的纯洁风情,都极尽清雅高贵。

    与她相比,院中的胜雪的白梅都黯淡了光彩。

    云西前世不知看过多少明星美女,却无一个有这般气质神韵!

    这一刻,她才真切切的体会到了古诗词中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究竟是何种情景。

    能令鱼雁沉落的不是那一张脸多美,而在于美人的神态姿仪,气质涵养。

    “云典吏云书吏莫要客气了,我家娘亲做菜最是好吃,我都等不及了呢!快快!咱们快快进屋吧!”

    一行人这才止住了客气。云南由小六带着进了书房饭室,云西则由邓沈氏带进了餐房。

    桌上饭菜都已摆好,邓沈氏一一揭开保温的瓷盘盖,便现出一桌清雅别致的素餐来。

    云西顿时眼前一亮,怪不得那饭菜香不同寻常,原来都是用料考究的素斋!

    虽是素菜,颜色却都鲜艳明亮。

    葱花白菜汤翠绿嫩青、腊梅芸豆糕桃红淡粉、葱油炒南瓜明黄软糯、豆芽豆腐莹白似玉,青瓷碗中米粒粒粒透白分明、教人一看就忍不住食指大动,垂涎三尺。

    礼敬一番之后,云西迫不及待的夹起一块腊梅芸豆糕,才放入口中就粉化得没了踪影,只余下满口的清香与清清的甘甜,沁人胃肠。

    云西刚要赞叹,就见邓沈氏双手端着一杯素酒,缓步撤后,立于桌前,朝着云西盈盈一拜。

    云西一惊,撂下碗筷就下桌扶起了她,“姐姐这是做什么?折煞小妹了!快起来快起来!”

    邓沈氏抬起头微微一笑,柔声说道:“我都听泓儿说了,云书吏虽是女子,但却是一顶一的探案高手,泓儿这几日茶不思饭不想,只一心要跟书吏拜师学艺。只是,邓沈氏虽是妇道人家,也知世家本事定不能轻易外传,也不知书吏有何要求,只好在此莽撞相求,还请书吏能不嫌犬子生性愚钝,收下这一个徒弟。”

    云西欣然浅笑,“要收小六为徒么?妹妹只两个要求。”

    邓沈氏欣喜的抬起头,明眸中尽是诚恳之色,“书吏请讲!”

    “第一,姐姐再帮小六捎零嘴儿饭食,须要再多加上我的一份。”云西腕上一用力,终于掺起了邓沈氏。

    邓沈氏一脸惊诧,柔嫩的粉唇微微张着,一时竟没缓过神来,“书吏这···”

    “哎--”云西单手点住她的唇,俏皮的笑道:“第二条,姐姐日后须得称云西为妹妹!云西生来没有姐妹,可是做梦都想着有位和您一样美丽又贤惠的姐姐哪。”

    邓沈氏羞赧一笑,“这教人如何是好?”

    云西却一把将她拉回到桌子旁,端起一杯酒,脸上绽出甜甜的微笑,道:“云西日后就称您滢儿姐了,不知姐姐可允否?”

    邓沈氏惊讶的抬起头,“云书吏怎知我的闺名?”

    云西扶着沈潆儿的手握住一只酒杯,笑着说道:“前几日,殷捕头公务时受伤昏睡,梦中提到了姐姐与姐夫的小字,云西这才知道的。”

    她故意添了半句假话,只因她不愿眼前的人儿有半点羞涩难堪。

    闻言,沈潆儿面上忽生惊色,有些急切的支起了身子,“三雨他受伤了?”

    云西赶紧解释只是些轻伤,疲累才会昏睡,沈潆儿这才略略定下些心来。

    又聊了几句后,两人关系终于不再生硬,慢慢的真的有了姐妹之间的亲昵。

    云西才不动声色的问道:“殷捕头和姐夫从小就很要好么?”

    沈潆儿为云西夹了一口菜,缓缓说道:“三雨自小失怙,孤苦无依,我和泓儿爹跟殷家都是邻居。泓儿爹年长他三岁,就常护着他,他们感情也要好得不行,就差吃住在一块了。”

    说着,她无奈的摇了摇头,眸光却十分温柔,“那时三雨可没少捅娄子,把泓儿爹愁的啊,前脚刚在李家赔完不是,后脚又要去王家道歉。可是这边刚一完事,又听三雨被亲戚家孩子欺负了,随手抄起锄头就跑去了!那时可真是热闹的鸡飞狗跳呢!”

    云西不禁有些惊讶,失怙应该是父母双亡的意思吧?既然都孤苦无依了,应当就是孤儿了,可是他不是大户人家的外甥吗?怎么会无依?

    遂好奇的问道:“殷捕头不是胡家外亲吗?胡家应该是本地的大户吧,怎么父母早去后就六亲无靠了呢。”

    沈潆儿叹了一口气,道:“三雨娘亲本是胡家偏房妾室的幼女,虽然在胡家很不起眼,但最是大胆要强的一个奇女子。那时的胡家当家想把娘亲许给临县一家老富商做续弦,其实过去也是当家夫人,但她不愿,反而跟院中一个护卫私奔了。那个护卫也是本地人,还是泓儿爹这边的远亲。胡家非常气恼,就与三雨娘亲断绝了往来。我们都管三雨娘亲叫晚晴婶,三雨爹爹叫风威叔,他们都是非常好的人哪。”

    “那后来呢?”

    “后来,风威叔去外地入了镖局,晚晴婶又怀了二胎,那时三雨才六岁···”

    说到这里,瀠儿姐的脸色越来越沉,翠深如黛的柳眉也紧紧蹙起,“没想到,风威叔护镖途中遇到了埋伏,整个镖队没走出一个活口。消息传来,晩晴婶当时就吐了血,后来又动了胎气,最终连着三雨那未出生的弟弟一起去了。”

    不觉间,沈潆儿眼中已经滚下泪来,赶紧低了头,用绣帕拭了,“看看,妹妹第一次来家里做客,姐姐却净捡些伤心的事说。”

    云西忙说道:“没事没事,这不是都是妹妹先问起的嘛,姐姐别伤心,后来呢?后来胡家就一点都没接济殷捕头?”

    沈潆儿点点头,“晩晴婶的娘亲本来在胡家就不受宠,后来没多久也过世了,胡家对三雨又嫌恶的不行,连说话都不愿意,更别提救济了。三雨就是靠着西家接济一下,东家送点吃食勉强成年的。”

    云西起身为沈潆斟了一杯酒,叹道:“姐姐娘家肯定也没少帮衬他吧。”

    沈潆儿眉头略略舒展,道:“那时我常给他送饭,他跟泓儿爹打架受伤了,都是我为他们包扎,如果风威叔还活着,看到三雨今日这么出息,不知要怎样欢喜呢?”

    云西却不禁皱了眉。

    她忽然有种预感,如果殷三雨不是从小就与胡家亲近,那他之所以成为符生良口中三年不破案的贪婪庸吏,其根本原因就发生在他成年后与胡家恢复关系之后的那几年!

    她沉吟了一会,终于问道:“那胡家不是容不下殷捕头吗?怎么现在又处得这样好了?”

    就在这时,饭室的门忽然被人打开!两人都回头望去,却见一脸急色的小六忽然闯了进来!

    “云书吏!不好了!囚牢出大事了!李慧娘贾四曹老八都被人弄死了!”

    云西蹭的一下站起身来,“那李元呢?他也死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