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千刀万剐
    “亦是剐刑。”云南轻声重复。

    “意外致人身死与故意谋杀怎么都是剐刑?”云西猛地出声,却被灌了满口的冷风,抑制不住的猛咳了起来,胸腔被震得生疼。

    云南腾出一只手,拍着她的背,声音仍是那么波澜不惊,“大明律,妻妾故杀夫者,剐刑。妻妾因奸同谋杀死亲夫者,亦是剐刑。她是主谋,当然是剐刑;如不是,下了迷药,同谋的罪责便推脱不掉,自然亦是剐刑。”

    云西咬着唇,尽力憋着咳,面色青紫的盯着晃动起伏的车辕。

    也许是因为呛了气,她眼角挂着几滴生涩的泪。

    她的反应本不该如此激烈。

    李慧娘于她不过是个陌生人,她们说的话也不过三两句,她的死活与她又有何关?

    但她就是止不住的难过,心里既别扭又委屈。

    眼前又晃现出慧娘白皙的脸,与那些证人口中的经历。

    在山贼魔爪下委屈承欢,

    在吕家残喘苟活,

    又被几个人渣轮番欺骗欺辱。

    “我没有别的奢望,我只是想要活着。”慧娘微微仰起头,笑着笑着,眼角倏然滑下一颗泪来。

    她凄婉的模样,竟让云西莫名觉得熟悉,心也一阵阵的疼。

    疼得她仿佛觉得那锋利的一刀又一刀最终会剐在自己的身上。

    “过失致人死亡怎么能和故意谋杀一个刑罚?”云西揪着自己胸口的衣服,声音低哑暗沉。

    云南收回手,拽紧缰绳,继续平稳驾车。

    “答案,你是知道的,不是么?”

    云西颓然的闭上了眼睛。

    是的,她知道。

    在这个女人需要裹足,没有读书权,也不能参加科考的男权社会。

    谋杀亲夫就是天大的过错。

    但她就真的应该被千刀万剐吗?

    她的利益,她的期望,她的苦难又有谁能理解?

    又有谁能来为她主持公道?

    揪着衣领的手越攥越紧,云西心中的愤恨与苦闷也越来越深。

    再睁眼,眸中已是阴冷一片!

    “有人对我讲过,当这个社会断绝了你所有的生路,甚至连法律也保护不了你,背弃了你,你就可以选择犯罪!因为没有任何一个生命,应当放弃活下去的念头。”云西咬牙切齿的说着,紧攥的指节啪啪作响。

    云南侧过头,清冷的凤眸中掠过一抹惊讶。

    看着云西咬得发白的唇,他的眉慢慢皱起。

    忽然,他再度伸出手,为她拢拢了衣领,柔缓了语气,“你们怕冷,我却不怕。所以我是赶车的最佳人选。如此既不误行程,又可令你免受寒风侵扰。这与慧娘的事是一个道理。”

    云西抬起头,星目之中,倏然蒙上了一层迷惘的雾气。

    “什么道理?”她不解。

    “世事有黑就有白,有善就有恶。总有人要站在黑白善恶的分界线上,为相信善的人们,抵挡人性的寒风。”云南望着前方,白皙的面容也似凝了一层霜,

    “尽管这些寒风,可能真的很凛冽,很能腐蚀人心。而我们,便是保护人性善念,挡住寒风的那群人。无论有何原因,死了人,便要凶手负责,如此才能安了万民的心,万民的善。”

    “可是,”云西眸光闪烁,声音变得更低,“善与恶,黑与白就真的分的清吗?”

    云南没有回答,凤眸凝视前方,眼神清冷而坚定,“人世间,很多事都分不出绝对的对错。重要的是,慧娘有选择犯罪的权利,我们亦有追捕她的责任,只要过了法律的底线,就是我们的黑白界限。”

    忽而,他双手猛甩缰绳,驾地一声,操控着牛车驶过了一处坑洼。

    牛车剧烈的颠簸了一下,云西也被震得身子一偏,一手只迅疾伸来,拉住她的臂弯,使她堪堪翻侧的身子骤然停止!

    云西侧眸看去,云南单手拽住她,眼睛却仍盯着前路,面容清凛,微毫不动。

    “天冷,进去吧。”他的唇微动,淡淡的说。

    云西骤然起身,一把拍掉他的手,转向车帘,“慧娘果是真凶,随她剐个千刀百刀,我自无二话,如果不是,我便绝不会眼睁睁看着她活受剐!”她说得异常坚决。

    云南的手一滞,俊美的容颜在忽起的冷风中异常苍白。

    “呦!这是要谁活守寡啊?”一个流氓般轻佻的声音忽然从车内传来。

    紧接着,厚重的车帘便被人一把拉开,车里的人与正欲进去的云西撞了个对脸。惊得云西一个撤步,差点没摔下车。

    一把拽住云南伸来的手,才勉强站定的云西十分气急, “你要死——”

    不料狠话才刚出口就被云南的手捂了一个严严实实。

    她这才意识到她的情绪已经有些失控,情急之下差点漏了世家之女的人设。

    她没好气的闭了口,恶狠狠甩开云南的手,推开殷三雨,低头就钻进了车棚。

    殷三雨疑惑着看着云西的背影,一脸无辜的对云南说道:“她怎么了?吃枪药了?怎么对你这个哥哥都这么横?”

    云南看向前方,脸色凝重如愠了厚厚一层乌云,没有一点回答的意思。

    金箍棒两头凉的殷三雨里外都讨了一个没趣,耸耸肩自嘲一笑,“我可是好心出来换班的。”

    “无须。”云南回答极为简洁。

    殷三雨搓着手嘿嘿笑了两声,“这么冷的天,可不是您这个体虚气短的贵公子逞强的时候啊!”

    “多谢,不必。”

    殷三雨冷着脸,朝着云南冰山般冷峻孤傲的背影恨恨的做了鬼脸,阴阳怪气的道:“得!真是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啊!算了,谁冷谁知道,反正我是怕冷的!”

    说着,他往前凑了凑,指着前方的路,很是没好气,“前方岔路右转,再岔路左行,又三岔路直行,再前面小路多坑,需得小心别翻车。”

    他的语速极快,咄咄似连珠炮,没有半点停顿。

    云南没有出声,只冷漠的点点头。

    殷三雨狠狠嘬了下牙花子,从牙缝中蹦出几个字,“好,好,真是好极了!”说完猛一转身,踢开门帘子一头扎进车厢。

    可是才看清车内情形,他立刻大惊失色!

    “云书吏,你在做什么?!”

    ------题外话------

    昨天编辑大大通知,九尾顺利通过pk!

    九尾特别感动,不是为通过pk,而是为亲亲的大力支持而感动!

    女推官是小众文,点击不足同期热文十之一二,却能顺利过pk,绝对是亲亲们的功劳!

    没有亲亲们的热情发言,没有亲亲们汹涌的鲜花钻石飘飘,九尾绝过不了pk!

    九尾真的感谢每一位支持推官的亲亲!

    亲们每一条留言都是对九尾最大的肯定鼓励,每一朵花花都是对九尾最好的奖赏!

    为了答谢亲亲们的支持,九尾决定选择30万才入v的选择。

    少人看的小众文推官,一路有亲亲们同行,九尾之大幸!

    再次拜谢各位亲亲!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