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你们先走!
    率先闯进屋黑衣人一脚就踢翻了挡在门前的桌子,紧接着,房门也哐地一声被人猛然踢开!

    几个黑影迅速鱼贯而入,黑暗中看不清面容,只手中三把大刀银晃晃的,光洁的刀身闪着惨白的寒芒。

    云西早猜门外的贼人数量应该不少,但一下就涌进了六个人,还是惊得她倒抽了一口凉气。

    突然,她的身体电击般颤栗一下!

    云南!

    他在哪?

    “我在这!”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身后冷冷响起。

    她立刻侧头回望,只见白衣的云南剑眉紧蹙,脸色凝重,已然退到身边,她这才算松了一口气。

    “冲过去!我断后!”殷三雨翻身向后,横刀在前,用身体将他二人护住,声音低沉暗哑。

    云西没有客套,拉起云南的手,朝着暗室通亮的机关门拔步就冲了过去!

    此时的他们对于殷三雨来说,不啻于一件沉重的累赘。

    他们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快的先逃出去,再尽快搬来救兵援将,不然三人齐齐被困,就断绝了所有生还的可能!

    他们才拔开步子,身后就传来了金属兵刃猛烈撞击的声音!

    云西几乎可以想见殷三雨咬着牙,左一脚,右一刀,左突右挡着一波又一波凶狠进攻,拼命的样子。

    她的眼眶莫名温热一片。

    殷三雨!

    你一定要撑住!一定要活着!

    她在心里急切的祈祷。

    这一切,只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当暗室中的李货郎看到迎面冲来的云西云南,便想要再次翻转墙板的机关,速度却还是慢了半拍。

    其实在那两个软剑杀手被殷三雨击中时,李货郎就想关闭机关,奈何殷三雨出手太过阴狠,只捡最要害的眼睛死干,那两人的眼球都被各爆了一只,任凭他们武功再强,身板再硬,生受了这爆眼的剧痛,都顿时丧失了全部的攻击力。

    其中一个已经昏厥着瘫在了床板上,另一个则倒在洞口不断抽搐着身子,不时发出凄厉的哀嚎。

    李货郎想要关门就必须要牺牲一名同伴,所以他犹豫了。

    眼见他们就要冲出来,李货郎颜色大变,仓皇的向外跑去。

    云西狠狠踢开瘫在床板上的贼人,拽着云南一个箭步就跃出了密室的小门。

    她本想抓住李货郎,又立刻放弃了这个念头。

    公务再重要,也不如逃命要紧!

    她现在唯一要做的事,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去找救兵,回来援救殷三雨!

    虽然是黑道出身,但她最看中的就是恩情义气。

    殷三雨与他们并不熟,甚至可以说是小有过节。以他的身手,完全可以抛下他们自己单独逃跑。

    甚至在最初发现误入黑店时,他就有机会自己脱身而逃。但他不仅没有逃,反而折身重回险境,只为将他二人活着带出。如今又自愿断后,再一次放弃了自己脱身的最佳时机。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是这重于泰山的救命之恩。

    她从不会抛下为了救她而不惜以命相搏的人,她只希望殷三雨能活着等到她的援兵。

    密室的烛火很亮,夺目得就像殷三雨迸发出来的光辉形象。

    云西强压下心中的愧疚与动容,拉着云南的手几步冲到洞开的大门前,突然!脚下一绊,她只觉眼前世界迅疾翻转而过,便一头向门下台阶直直栽去!

    “云西!”

    云南惊呼一声,伸手猛地一捞,薅着她的手臂将她死死拽住!

    可是云西奔逃的速度实在太快,在云南死拽的反方向力作用下,两人又齐齐向后仰栽倒地。

    云西的神智还没从急速拉锯的冲击中恢复过来,眼光晕眩中,恍惚看到一只穿着长靴的脚缓步踏进门框,才惊觉中了圈套!

    是李货郎!

    他根本没有逃,而是躲在门外撒了一个绳套,一旦他们踩进,就猛然收紧绳子,圈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好在云南并没有踩到绳套,云西猛地一推云南,示意他躲到门扇里侧。

    云南没有犹豫,悄然闪身立在了门侧。

    “呵呵,”来人发出了一串得意的轻笑,“入了金水寨,还想脱身?真是天真得可爱。”

    云西瞳仁微微一缩,来人正是斯斯文文书生模样的李货郎!

    他背着手,抬步迈过高高的门槛,晶亮的眸子闪着狡猾的光,俊秀的脸上挂着冷冷的嘲笑。

    云西看了眼套在左脚上的牛筋绳,红润的唇忽而弯出了一个诡异的弧度。

    李货郎眉头微皱,厌恶的道:“你还笑得出来?”

    “当然笑得出···”云西扬起头,白皙的脸上笑靥迷人。

    李货郎身子忽然一滞,似恍然间记起了什么,猛回头就向后面扫去!

    “别动!”身后冰冷的声音刀锋一般,瞬间冻结了他所有动作。

    一把造型奇异却异常锋利的小刀已经狠狠抵住了李货郎的脖子!

    云西趁势从靴中抽出一把相同的匕首,一下就挑断了脚上绳索,随后单手一撑地,凭空鱼跃而起!刚一站定,她没有停顿,立刻手脚麻利的将李货郎绑了个结结实实!

    又随手割了他的衣袍,恶狠狠的塞住了他的嘴巴!

    后面的云南这才撤步后退,换云西亲自拿到抵着李货郎的腰眼,挟持着他向前走。

    开始,李货郎还不服的挣扎了一下,但是云西手中锋利的匕首立刻在他后腰上划出一道长长的血道。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本来都要放你一马了,你却非要跳出来,正好,前面若有阻挡,就拿你当人质了!”这一次,换云西轻蔑的嘲笑了。她比划着匕首,十分满意。

    这匕首是她专门设计打造的。

    逃难路上,她早就想备点利器防身,可是苦于身无长物,就在半路偷了一个正在调戏良家妇女的阔少的钱袋。

    虽然云南一气之下,足足半个月没有理她,但总算能置办点防身的兵刃了。

    可是试了很多匕首,不是太长就是太短,不然就是放在靴子里太硌脚,而且跑步幅度大了,刀刃还会割破皮面刀鞘,刺伤脚背。

    最后她寻了一家铁匠铺,定制了一种可以将刀刃随意推出收起的特制匕首,原理参照的就是壁纸刀的机关设置。

    当时拿着古代版裁纸刀,铁匠掌柜都惊奇夸赞得不行,搞得她都想不再受云南约束,直接开个明朝穿越发明铺,去敛财赚钱了!

    云西一边恶狠狠的推着李货郎在前面开路,一边为自己的未雨绸缪暗暗庆幸。

    接下来的路顺利的出奇,房门正对面就是院子的大门,云西押解着李货郎在前,云南在后警惕回望。走到大门前,李货郎突然一个挣吧,直接躺在了地上,云西举刀就在他大腿内侧狠狠刺了一下,他痛得双眼暴突,立刻蜷缩了身子,躬成了一个虾形!

    “起来!”云西沉着声音冷冷呵斥。

    且不说她最瞧不起人贩子,就是在她手上耍花活这一条,她都不会留情。

    云南直径向前,伸手就去拽门扇,一拉之下,门扇却丝毫没有动弹!

    “锁住了!”云南回头与云西紧张对视一霎,面色凛凛。

    “真当俺们金魂寨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界吗?”

    一个嚣张的笑声忽然在寂静的夜空中炸响!

    云西云南身子皆是一震。

    追兵竟来得这么快?!

    被束缚的李货郎闻声双眼一亮,立刻挣吧着身子呜呜咽咽的就要向里滚去!

    云西一个抬脚,狠狠踩住他的头,冷着视线缓缓回过头望去。

    只见身后空旷的院子里已经凭空多出一排黑衣人。

    各个持刀把剑,正凶神恶煞的死死瞪着他们!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