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我会陪你
    不觉间,云南已走到两人近前,俯身取下挂在马鞍的小包裹,递给了小六。

    云西补充道:“这是从死狗体内取出的药丸与下了迷药的馒头,你速去曹掌柜家,让他辨一辨,看看是否与那李货郎有关联。”

    “好!”小六接过包裹,小心的绑在了自己的马鞍上。

    “还有,”云西继续道:“贾四家你也要再去一次,细细搜一搜还有什么相似的毒物毒食,衣物财物也一并搜了,着重搜查一些女子之物。记着,无论有无,所有衣物财货都一并带回衙门,回头在贾四家里汇合!”

    她声音清澈而冷静,一条一条指令迅速交代着,条理极为清晰,有一种不容置疑的熟练,就像久经战阵发号施令的将军。

    “好!”小六脸色凝重,听得极为认真,唯恐落下一字半语。

    云西拍了拍他肩膀,语声轻微和缓,“去吧。”

    小六揖手向前,向着两人一施礼,便打马扬鞭,驾地一声,溅起无数积雪,飞驰而去。

    小六急奔的背影越来越小,很快隐没在远处幽深的密林里。

    云南侧眸看着云西,轻声道:“还以为你不会轻信别人。”

    云西唇边笑意微绽,“事必躬亲,时间就不够了,一样是输,还不如分担给略微信得过的人,总还有一丝成功的希望。”

    “只是略微可信?”他语调微扬,带着些许嘲意。

    云西无奈一笑,“好吧,我承认,我开始学会相信别人了,这个小邓泓,就是一个开始。不过···”她忽然停住,望着前方,慢慢眯细了眼睛,“不过,小邓泓生得如此俊俏,他娘亲也必然是个美人。而你们古代,男女避嫌规矩又甚多,殷三雨却如此迷恋小六娘亲亲手炮制的红薯干,杨拓他们叔嫂通奸的揣测未必没有道理啊。”

    萧索的树林间到处都积叠的残雪,将光秃秃树木装扮的琼枝玉树一般,林中那条蜿蜒小路上,只剩下几道马蹄踏痕,小六早已没了踪影。

    云西静静望着路的尽头,眸色深沉。

    恍然间,只觉头上一寒,她讶异回眸,却见云南正抚着她的头,一下一下,轻柔温和。

    “无事,任他如何复杂,都不必怕。”他缓缓说道,一双凤眸里着她白皙的脸庞,清澈沉静,无波无澜。

    “无论以前发生过什么,也无论日后会发生什么,往后的路,都有哥哥陪着你一起走。”

    她身子陡然一僵,怔怔望着他,一时收不回神。

    他竟然看穿了她心底最隐秘的情感!

    “走吧,下面还要去找那戴帽子村民吧。”他收回手,转身一拉缰绳,径自与马前行。态度平静寻常得就像从没说过那些深情的话。

    “哎?你早都猜到了?”云西忽然醒悟,顿了一会,才不服气的笑骂道:“还以为你只猜到曹掌柜,哼,又装相扮酷···哎,你等等我啊!”说着,她猛地挥鞭,甩起缰绳,突然加快了速度,一跃便跑到了云南的前面。

    云南唇角弯起一抹轻笑,也骤然加快了速度,追了上去。

    他们都知道,如此多的巧合重叠一起,江湖骗子李货郎绝不只是贩给吕氏贾四禁药那么简单!

    而现今李慧娘去向不明,又撬不开贾四的嘴。

    这些还在其次,他们担心的是,即便撬开了贾四的嘴,怕也问不出李慧娘的行踪,因为贾四明显是个炮灰,杀了人,都未必知道杀人背后真正的隐情。符生良只给了他们七天时间,一旦延误,李货郎带着李慧娘远走高飞,茫茫人海,又能到何处寻?

    怕就真正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不过,云西心中仍有一种莫名的踏实感。

    她能想到的,云南都能想到,无论会遇到何种很困难,她都不会再孤单。

    云南说的戴帽子的人,就是前日酒肆里村民口中的老八。

    明显是李货郎的搭档,是他的托儿,如果李慧娘真的和李货郎有关,那么他们的行踪,也许在戴帽子老八那里,能够找到线索。

    寻找这个老八的行踪,却是再容易不过,只问了村口一户人家,就轻松问到了。

    那是位于村东头,最边缘的一处茅草屋。

    云西云南驱马而来,第一眼就看到了残破不堪的篱笆墙,歪歪斜斜,七扭八歪。圈中还养了几只鸡,鸡窝是用腐朽的木柴糙糙搭建的,破旧腥臭,似乎很久不曾清理。

    云西云南下了马,朝着院内叫了几声。

    茅屋内寂静无声,并无人应答。只有两只麻雀飞到屋顶裸着茅草的地方,喳喳觅食。

    两人漠然对视一眼,难道还是晚了一步,竟叫这个老八也跑了?

    云西试探的推开院门,由几块旧木板组成的门轻轻一推,就发出嘎啦嘎啦的破败响声,像是随时都会倒地散架。

    ------题外话------

    第二章终于码完~(>_<)~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