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牛鬼蛇神
    所有人齐齐站起身,高举着瓷白如玉的酒杯,朝向云南,肃然朗声道:“为我滕县新任刑房典吏,接风洗尘!”

    十数盏杯底同时一扬,纷纷一饮而尽。

    小六更是激动,他盯着云南目光灼灼,有说不尽的敬佩敬仰,直到坐下都无法把视线移开。

    看到小六,云西就止不住的开心。

    小六同学可谓是把二十一世纪小迷妹闪闪的星星眼,成功演绎了一番。

    白白胖胖的胡知权端着酒杯,笑吟吟的走到云南面前,亲切的说道:“云老弟,来,随着大哥一一认识下诸位兄弟前辈。”

    云南坐在椅子上,却没有动,胡知权笑眼又弯了几弯,耐心的解释道:“放心放心,不会勉强云老弟饮酒,以茶代酒就行!”

    “云典吏···”随着小六脱口而出的一声惊呼,众人这才注意到,云南半闭着眼睛脸色惨白,眉头紧紧蹙着,似是很不舒服。

    云西登时浑身汗毛倒竖,她第一个站起身,惊慌的掏出锦帕,紧紧捂在云南口鼻上。

    是那杯水!

    虽然没有酒厉害,不至于致命,但是成型未满一年,他还不能进食。

    又加上白日被殷三雨阳气所伤,这一杯水也够他十分难受的了。

    云南艰难的抬起手,接过白色的锦帕,慢慢的半伏在了酒桌上。

    事发仓促,众人看到从云南鼻中缓缓流下的鲜血,一时都有些无措。胡知权连忙一个上前,伸手就要去扶。云西立刻捉住了他的衣袖,缓了脸色,笑着解释道:“不妨碍,不妨碍,兄长这体虚的毛病是打娘胎里带来的,想来白日动了些气,这会休息休息就好了。”

    胡知权迟疑了一下缩回了手,有些狐疑的盯着云南。

    “云典吏若是身有不适,就先回罢。”杨拓的语气虽然仍是很淡,但已经有了几分关怀之意。

    云西帮云南清理了桌面上的杯盘,将他小心扶正,才抬起头坦然道:“无妨无妨,哥哥这是寻常的体弱之症,缓一会就好了,今日是诸位前辈为兄长的接风宴,酒都没敬,前辈也没认全,怎好因着我们扫了大家的兴致,这敬前辈的事就由云西代劳了!”

    扶他的时候,她已知云南的状况不算严重,的确是缓一会就会好。

    虽然云南已为她打出一个漂亮的开门红,但是她才是真正的人类,日后混世,还要以她为主。

    在这个传统封建以男为尊的时代,要以女儿身在衙门混,不在一开始就立起威,实在很难打开局面。

    云南已为她牺牲太多,拼尽全力的扶着她上了轨道。

    而日后的路,

    她自己的路,

    终究还是要靠自己一步一步去闯!

    只会依赖的人,终会被依赖反噬!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是她自己,是那个遗世而独立的云西!

    她忽略了小六担心的神色,只端起酒杯,冲着胡知权敬道:“第一杯!就先从胡典吏敬起!云西这厢有礼了!”

    言毕她豪爽的一翻杯底,尽饮佳酿。

    “无事就好,刚还夸妹子是巾帼不让须眉,现在一瞧,竟是个女将军!”胡知权眨着眼睛,笑眯眯的夸赞。将酒杯向前一端,又正经了颜色道:“在下胡知权,户房典吏,妹子称我知权大哥就行!”

    言毕,一杯尽。

    第二位,胡知权引着她走到了上首杨拓面前,介绍道:“这位是滕县教谕,杨典史家大公子,杨拓,杨教谕!”

    “日后兄长与云西若有做的不妥的,还望教谕大人不吝赐教!”云西恭然欠身,再仰首,浅绿色的液体划过喉间,留下一片微痛的灼热。

    杨拓缓缓站起身,俊美的脸上一抹浅笑雍容倨傲。他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头,金爵中酒尽。

    第三位便是那夹栗子高手,清瘦书生一般的男子。

    “这是工房典吏,李儒,最是心灵手巧,一本营造法式背得滚瓜烂熟。”胡知权介绍着。

    云西着重的留意了此人,长相清秀,只是太过瘦削,两颊有微微的凹陷。他伺候着杨拓,虽有谄媚之嫌,却并无半点下作的小人嘴脸,反倒有一种亲人间的自然与坦荡,必然不是凡人。

    云西又饮了一杯,李儒温文有力的和声回敬。

    第四位是礼房典吏,王柏,大约四五十岁的模样,长得并不出奇,只是脸色黢黑,比之殷三雨那种健康的古铜色,黯淡粗糙许多。云西认出这边是出言赊账卖水果的人。

    此人必然是小生意起家了。

    第五位是吏房典吏,白染。

    白染?

    云西眸光倏然一亮,这不就是符生良的前任亲信,同窗好友白染吗?

    不同于李儒的瘦削,白染生得很圆润,却不算胖,一看就是殷实之家富养出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柔弱书生。

    白染笑得有几分腼腆,几分羞涩,看样子是个很老实本分的人。

    蔫人出豹子!

    云西忽然想起这一句前世俗语。这个柔弱书生,竟然能让浮生良那么精明的人栽跟头,也是不简单。

    第六位,兵房,奚岱伦。这一位终于坐在左侧了,五大三粗,一副武人模样,正是扬言去找赌坊圣手发财的那一位。

    第七位,皂班捕头宫娇娇。是讲出用母钱挣钱的那位,身材不错,只是长相普通,是那种教人看十遍也说不出特色的人。云西有些吃惊,有如此头脑,却是个皂班捕头。而且名字也逗,宫娇娇?名字真是比女人娇柔。

    只站大堂,呵呵道,干法警,真真屈才,至少也要做个户房小吏啊。

    第八位,壮班捕头,宫湄湄。与宫娇娇极其相似的长相,只是略年轻一些,不用说,宫娇娇他妹妹,哦,不,应该是宫娇娇他弟了。

    三班六房尽已到齐,第九个是下面多设的小杂房,便是坐在小六身边的胡勐,库房吏。库房虽然地位底下,但其中油水肯定不少。

    一圈下来,回到座位吃菜的云西,胃已经隐隐有些刺痛,这身体毕竟稚嫩年幼,不然以她前世酱香型高度酒女王的威风,这样低度劲小的酒,完全不在划下。

    但是别人一杯,她就要九杯;三圈下来,别人三杯,她就要二十七杯,怎样也是别人占尽便宜,任她酒量再好,怕也终归撑不住。

    而且除了撑住,她还要主动还击,不把他们灌个天昏地暗,认不得爹娘,就不会长记性!

    第二圈敬酒即将开始,众人看着九杯下肚的云西虽然面色微红,但仍神智清醒,都暗自咋舌。

    看她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单薄的身材,不想却又如此好的酒量,的确令人心惊。

    “云西是个小女子,不比各位大人前辈,也趁着今日的酒兴,愿多喝几杯,这样一杯一杯,也不尽兴,不如云西直接一起再敬各位九杯,各位前辈也各饮九杯,不知诸位前辈可敢接敬?

    云西的话暗带挑衅,屋中除她都是男人,早有人被她激起了酒兴,跃跃欲试。

    一个小女子连喝一圈,还敢向他们挑衅,真当他们是吃素的?

    “口气这么大,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吗?”门外突然响起一个高亮而凶恶的声音。

    紧接着,咚地一声巨响,紧闭的两扇房门被人豁然踢开!

    众人皆是一惊,转头望去。

    只见大门洞开,猛烈倒灌的冷风呼啸着贯穿门洞,一个男人正站在冷风的中心,大幅度踢门的腿还嚣张的悬在半空,一手扶着腰间佩刀,一手叉腰,脸微微扬着,深邃的眼睛斜眯,轻蔑的环视众人。

    “殷头!”小六惊喜的声音脱口而出。

    云西心中冷冷一笑。

    流氓终于出现了。

    ------题外话------

    我是小注脚o(n_n)o哈哈~

    教谕,也是衙门中少数领官家工资的职位。

    由于掌文庙祭祀、教育所属生员,所以经常会收受学生束脩之礼,也是个肥差。但除了海瑞海教谕,海教谕严厉管教督导学生,还不绝不收钱,也不向高官低头,三人下跪,他在中间站着,把上司气得,叫他海笔架,最是硬骨头的一枚超牛小县教谕o(n_n)o哈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