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他的柔情
    信仰?

    信仰难道不是专门用来给人洗脑的吗?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被包装成向往财富,追求成功,达到解脱的各色信仰,早已成了各色邪教、传销与五花八门的伪成功学们招揽生意,忽悠人心的工具。

    她从来都以为,信仰不过是自欺欺人,自我标榜的一件顶顶无用的皇帝新衣。

    云西在心里狠狠嘲笑了一番,她一屁股坐到了炕上,抬腿踩着炕前的炉子。

    人前的端庄有礼早被她扔到脑后,现在她就想做她自己。

    云南缓步走到门前,右手一摆,做了个请的姿势。

    虽然没有说话,但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分明写着“出去”两字。

    云西鼻子都快气歪了,她耸耸肩,丝毫不肯示弱,“这是我的的房间。”伸出手朝右一指,“你,出门右转!”

    ·····

    云南皱皱眉,显然是没有料到她这个反应,略微怔愣了一下,才转身向她的方向走来。

    她以为他会说什么话,他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将烛台放回炕桌,便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走前给我带上门!”云西不阴不阳的飘出一句。

    在门被完全关闭之前,他淡淡的声音幽幽传来:“记得锁门。”

    她竟忘了古代的门都是从里上门闩的,她愤恨的一个跃身跳下床,两步就冲到了房门前,猛地一拉插栓,恶狠狠的锁上了门。

    再救你一次,我就是王八蛋!

    她在心里大声咒骂,却终是没敢吼出声。院里住的都是各房书吏,容不得她肆无忌惮的放飞自我。

    许是因为话窝在心里太过憋屈,这一夜,她睡得并不舒坦。

    人生地不熟的,根本找不到洗漱的地方,屋里也没有喝水的家伙,一嘴的油腻没法排解,真是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几下扒了外面的棉衣,云西穿着衬衣就钻进了被窝里,她仰望着炕桌上昏黄的烛火,听着炉子里煤炭细微的噼啪燃烧声,许久,才慢慢的平复了烦躁的心情。从怀中摸出一截去了皮的干净竹枝,咬住一端开始细细咀嚼。

    这是云南教她的清理牙齿的方法。

    以前云家条件好,牙具齐全,虽不如后世的塑料牙刷,专用牙膏方便,但也是极其洁净,讲究繁多的。后来被人追杀着一路逃难,便沦落成了乞丐一般。

    就在她不断咒骂着那一红一白两个鬼差,没让她穿越到什么好人家时,一声不吭的云南缓步走到一棵枯黄了叶子的柳树下,抬起头,伸着手,为她仔细的筛选起树枝来,不能找干枯的,也不能要太细的。

    等她抱怨完,一把裁切整齐的小树枝便摆在了她的眼前。

    “富有富的活法,贫也有贫的讲究,暂且将就一下罢。”

    那是她穿越后,他第一次说话超过五个字。虽然依旧是面目清冷,语气平淡,但她分明感受到了一丝柔情,那是哥哥对妹妹最寻常的关怀。

    尽管那柔情纤细微小得就像是一根若有若无的线,稍微强一点的光线都能令它消融不见,可它却分明缠住了她的心脏,一圈又一圈,令她无法挣脱。

    前世的她,运气很不好。

    她曾经是个头都很少抬,寡言少语的小姑娘,没有父母,记事起,就长在孤儿院。

    也曾刻苦好学,高考成绩也很出色,却被人顶替了名额,莫名其妙的就失了学,又加上遇人不淑,接连几番打击,最后竟入了黑社会,还做了一个小头目。

    曾经的沉默寡言,变为了犀利的咄咄逼人。

    曾经的垂头敛目,变为了昂扬的冷峻面容。

    年幼时,她曾无数次的设想,如果能够生在一个正常的家庭里,自己的人生又该是何种情境?

    长大后,她却不再做任何虚妄的假想,只是一刀一枪的,拼抢着不属于自己的利益。

    她也不想陷足于泥潭,不想过着刀尖舔血的生活。

    她只想清清白白的活在这个人世间,不必惧怕什么光明,什么正义,不再有那些阴暗血腥污秽的负担。

    但是,上一世,她没得选。

    现在,她竟然真的有了一次重来的机会。

    这一次,一定要光明磊落的活着···

    做一个让人敬仰敬佩的好人···

    也许是因为一路奔波太累了,也许是因为突发的凶案太费脑细胞了,云西嚼着嚼着,眼皮越来越沉,烛火温暖的光晕在眼前闪烁了两下,她便进入睡眠的大片昏暗之中,连柳枝都忘了吐。

    夜是那样深,那样黑,一如她穿越过来的那一晚。

    那一晚,云曦举着一根燃着了的树枝,独自站在漆黑的崖边,面色清冷。

    她左手攥着一块偌大绢帛,白色的绢帛在打着旋的夜风中不断飘摇。

    崖下汩汩流淌的河水,幽深黑暗,除了火光飘忽晃动的倒影,什么也看不清。

    云曦看了眼手上的素白绸布。

    上面写满了金黄色的小字。在火光的映射下,闪闪发光。

    好一会,她才缓缓回身,看向身后的草地。

    那里躺着一个男子。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