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互探虚实
    云南向前一步,叉手施礼,恭敬说道:“劳烦胡大人,您是长辈,如此真是折煞晚生了。”

    胡珂一把搀起云南,亲切的握着他的手,笑着说道:“哪里哪里,客套的不说了,同在滕县当差,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天冷,你们赶紧进屋吧。”

    “您先请!”云南又一躬身,巧妙的避开了他的手。云西见状,连忙上前,礼貌的笑道:“胡大人不仅是我们的长辈,更是我们的上司,哪有小辈走在您前面的道理?”

    “云家果然不俗,小女儿都如此大方有礼。”云西脆嫩的女声一下就转走了胡珂的注意力,他捋着胡子,笑着点头,“不过此番宴席是知县大人为二位摆的家宴,老夫已和大人说好,明日再由老夫为两位办场衙里的接风宴。今日,老夫就不讨饶了。”

    云西注意到,一直没吭气的殷三雨虽然规矩了很多,但依旧还是把玩着自己的扳指,一副耐心缺缺的欠揍模样。

    胡珂又转身对殷三雨说道:“三雨,你也别跟着了,回房吧,小六中午就给你备了酒食,我吩咐后厨给你温着呢。”

    殷三雨并没有回答,只是向着云西云南随意一拱手,示意先行别过,便大步的去了。

    胡珂捻着胡子,看着他的背影无奈摇头,苦笑着对云南解释道:“三雨当过兵,萨尔浒之战,咱们滕县的兵丁里就回来他一个,死人堆里滚出来,是出了名的的滚刀肉混不吝,如有不之周处,还请二位担待。”

    “哪里,一路幸得殷捕头照顾,属下只有感激。”云南诚恳道。

    云西眼角余光又扫了殷三雨一眼。

    萨尔浒?怎么那么耳熟?是和谁打仗来的?

    云西使劲在脑海翻腾着那些本就不算多的历史知识,她一度以为最起码自己少壮很努力,没想到今天还是老大徒伤悲了。课本的知识太不丰富了,虽然小时候没条件,但长大了也算有些钱,却再没想过多补些课外书看看。

    回想着现代那么廉价的各色经典书籍,她就痛觉自己简直错过了一个亿!

    等等,萨尔浒?听着怎么像东北的地名?东北?难道是东北的金兵?

    按照推算,现在努尔哈赤已经反了。

    靠!那他岂不是和努尔哈赤干过仗?

    祖宗啊!

    云西暗暗心惊,瞬间有了一种突然见到老熟人的热切感,只差没掉出眼泪来。可是下一秒,她又记起了另一件令人心惊的事情。

    努尔哈赤都特么和大明交战了,明朝灭亡还会远吗?

    靠!她可不想才穿越就进地狱,她才16岁,得尽快挣得自己的一份家产,尔后找个远离战火的地方,等大清建立了,自己再来投机倒把,发财享福!

    等她捋清了心思,县丞胡珂早已和云南道别离去。看着那位和善的老人笑呵呵了走出院子,云西顿时意识到了当下她所处的环境。

    总之,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虽然在明朝问不到未来的事,但依据她的知识,从万历到崇祯怎么也得还有几十年,先赚够家业,站定脚跟再说!

    “云西。”云南轻轻唤了一声。

    他已经退回了台阶之下,背对着她,怔怔的望着眼前灯火通明的屋室。

    云西知道,他在等自己。

    之前胡珂握住他的手,她就小小吃了一惊。好在现在天寒地冻,云南冰凉的手应该不会让人起疑。但毕竟成形还不够半年,接触外人阳气对他仍有伤害。

    而即将要面对的知县大人,因着李戡叔父的关系,比常人还要更亲近一些,恐怕免不了还会有肢体接触。

    他应是有些吃力了罢。

    看着他单薄的背影,云西忽然生出一种复杂的心情。

    如无那场意外,站在这里的他,应该会大步向前,傲然无惧的开启这扇通往仕途生涯的梦想之门。

    曾经意气风发,壮志凌云的男儿郎,此时却成了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尴尬存在。

    依靠着别人的鲜血,才能勉强站在这里,连正面的接触,都没有底气面对,又该是何种心情?

    云西走上前,不动声色的握住了他冰凉的手。

    他微微一愣,指尖迟滞了一下,最终还是回握住了。

    她们默契的迈开步子,一起踏上台阶。云西率先敲门,房门应声而开。

    开门的却不是锦衣的符生良,而是一个仆役模样的小厮。小厮将他们迎进门后,便闪身带门走了出去。

    湿热的暖气混着食物的香气扑面而来,闻得出,有酒有肉。

    屋内装潢古朴简洁,只一扇雕花红木屏风华贵精美,异常显眼。屏风上雕刻着梅兰竹菊,一扇一图一君子,菊花花冠硕大繁茂;松柏苍劲傲然而立;兰叶纤细柔美,兰花清雅;竹林飒飒,群叶随风而动,所有细节都惟妙惟肖,雕工甚是精湛。

    两人早已松了手,绕过雕花的红木屏风走到了里间。

    只见一张方正的八仙桌摆在当中,桌上是盖着盖子的大小餐盘,旁边矮桌上,铜制小碳炉架着热水盆正温着酒。桌下是四把弯背椅。主位上坐着一人,歪着头,用手绢掩着口鼻,似乎正要打喷嚏,却憋闷着怎么也打不出,眉头都皱在了一起,看着就让人觉得费劲。

    他头上是嵌着银丝的檀木钗,身上是宝蓝色织锦棉衣,脸上有一双桃花般的美丽眼眸,正是之前的符生良。

    见二人走进,符生良收起手帕站起身,笑盈盈的说道:“云兄远道而来,符某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云西站在后面,心中冷哼。

    好一个有失远迎,就站在原地玩假招子,还敢不敢再假一点?

    按理说,这符生良本是云南父亲云清杉结义兄弟李堪,当朝三品大员的门生。

    符生良因着李戡的关系,才能早早的得到一个官派,便是这滕县县令。而云南又是李戡要照顾的兄弟遗孤,怎么说,身为门生的符生良,此时都应该拿出十分的热情来接待他们才对。可如今这态度不仅不见亲热,更有几分傲慢。

    若是云清杉还活着且正在其位,那李戡应该也不会随便将他们指给这样一个不靠谱的弟子吧。

    “不敢,让大人费心了。”云南谦恭一揖,淡淡说道。

    “容符某自罚三杯,为云兄接风!”符生良刚要举起杯,就咳嗽了两声,忙回手抽出锦帕掩面,好一会才止了咳。

    “大人定是冻着了,该及时服些药才好。”云南大方落座,云西也跟着坐下,她特意坐在最远处。

    云南不会被传染,她可不一样,这寒冬腊月的也没有暖气,医疗条件还特别差,很多病都治不了,她可不想无辜染病去受罪。

    符生良亲自为云南云西斟了酒,又举起自己的杯子,指向云南爽朗的笑道:“这第一杯,敬云兄一路辛劳!”说完抬手一饮而尽。

    “谢大人。”云南云西也饮了第一杯。

    这酒不同于现代,口感绵柔清醇,劲头不大,也不甚辣口,又是被温好了的,喉间滑过之处,无不辛暖舒畅。云西这才觉得浑身的冷稍稍散了些。手捧着热乎乎的瓷杯,僵硬冰凉的手指也慢慢活泛了一点。

    符生良为自己斟了一杯,又起身想为云南斟酒,云西十分得体的接过酒壶,笑道:“不敢劳烦大人,还是由云西为大人和兄长斟酒吧。”

    符生良也不谦让,转而一一揭开桌上为食物保温的木盖,露出热气腾腾的饭菜。

    云西定睛一看,当中是油光红亮的烧肉,旁边是喷着香气的炖土鸡,还有一盘青白相间的白菜豆腐,飘着几粒胡椒的鲜香羊肉汤,数月不识肉味的云西肚子早已咕咕作响。尤其是那份散着浓浓麻椒味道的羊肉汤,最是令她眼馋,恨不立刻就灌下两碗暖暖肠胃先。

    穿越之初,他们身上盘缠很少,云西几次忍不住想顺些零花钱,却被云南严厉制止,并扬言,她若做出有损云家名声的事,便不再理会她的死活。

    她也不想搭理他,无奈古代各地都有不同的方言习惯,稍有不慎,便会被人视作异类,各方面常识都少不了他的指点,不然,连要饭都她都不会要,最终只能认怂服软。所以这几个月,她吃的都是最差的干粮。如今可算逮到荤腥了!

    “第二杯!”符生良再度举杯,他眼光熠熠,盯着云南意味深长的说道:“也不为什么前程似锦,也不为这个小小的刑房吏,只为与云兄一醉!”

    云西不由得挑挑眉,这话说得云里雾里,可不像什么好话。

    云南罕见的轻笑了一下,他举杯附和道:“今日云南初到滕县,就撞到了一宗凶杀案,云南看来看去,觉这滕县,醉而不醒的人可是不少呢,只不知,大人酒力究竟如何?”

    话音刚落,酒桌上的气氛登时一紧。

    饶是云西这个现代人,都听出这话分明是在骂人了。

    符生良举着杯子,笑容也渐渐僵在了唇角。

    ------题外话------

    喜欢的亲亲一定要收藏啊!

    九尾躲在电脑后,就指着亲们的收藏评论打鸡血呢!

    可怜巴巴的画圈圈中~(>_<)~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