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美人知县
    云西顿时觉得精神一振,又看了眼云南,他仍是板着脸,没有任何反应。

    也许古代读书人之间,都要有几分矜持。这样想着,她也就跟着没有作声。

    “可是出了命案?”

    他的声音清朗干净,就像是初春的阳光,带着一种透彻的暖意,煞是好听。

    “报信时,正巧放衙,不好再惊扰大人。”殷捕头略略躬身,叉手行礼,脸却是扬着的,语气里并没有该当的敬畏,反而带着几分戏谑。

    蓝衣男子端坐马上,双手拉着缰绳,眼睛看向人群聚集的茅屋,好一会才收回视线,盯着殷捕头似笑非笑,“那查得如何?又是自杀,抑或只是意外?”

    殷捕头直起身,单手扶在佩刀上,翘起唇角,笑道:“大人如此说,难不成是觉得我殷三雨有什么不称职的?”

    一来一往,一刀一枪。

    那二人虽都是笑容不减,云西还闻到了一股浓烈的火药味。

    有意思!

    看来滕县这座小冰山下,还真藏着不少东西,有料啊。

    蓝衣男子呵呵笑了两声,没有回答。忽然一翻身下了马,将马鞭交给凑上前的捕快,径直向屋子走去。

    “大人,”殷三雨站在原地,冷笑着说道:“不是每一桩命案,属下都会原地处置。”

    蓝衣男子止住了步子,负手立在原地,似是在等着殷三雨继续说下去。

    云西不觉眯起了眼睛。虽然并不了解古代官制,但县令与捕头的大小,她还是清楚的。

    县令应该是市长,那捕头也就是个警察大队队长。

    如果这人真是县令,那这个捕头绝对来历不小,不然一个县令是不会如此忌惮的。

    殷三雨继续说道:“前几起都是意外,程序也都合情合法,给您呈个结果就行了,此番却是凶案,自然要不同处置。”说着,他竟然又从怀中掏出一块红薯干,自得的放进嘴里。“这不都整理好了,仵作文书也都记得很细,且尸体与嫌犯都抓住了,正要抬回去向大人您禀报呢。”

    蓝衣男子回过身,扫视着一旁的云南云西,却没有说话。

    殷三雨斜叼着红薯干,大方的摆手一指,“还没给大人介绍,这是赶来赴任的刑房吏,没上衙门点卯呢,就赶上此次查案,也是出力不少。

    云西压住心底的冷笑,跟着云南一起叉手施礼,“见过大人。”

    “你就是云南,云修竹?”男子有些讶异。

    “不才正是在下。”云南朗声回答,脸上虽然依旧没有半点笑模样,却也不倨傲。

    不卑不亢,诚恳自然。

    云西有些哑然。

    这一路,一丝笑模样都见过他的,还以为就是铁板一块,没想到,同样一张冷淡的面孔,这时就能带出几分礼敬之意。

    她还以为一度担心他那低情商会在衙门里得罪人呢,原来也不是太傻。

    “既如此,就先回衙吧。”男子笑着走近二人,声音里却忽然多了几分含混。

    云西这才看清,他的鼻子脸蛋被冻得都有些红了,此时多了几分鼻音,应该是冻得有了鼻涕。

    要风度不要温度,向来需要代价。

    “大人身子弱,大冬天又不坐轿,恐伤了风寒,还是先回吧,云书吏及其家人,由我送回衙门。”说着,殷三雨朝那个牵马的捕快点点头,那捕快便心领神会的脱下了自己的棉服,上前披在蓝衣男子身上,又将鞭子缰绳交到他手中。

    男子却一把将棉服脱下,轻笑着塞回捕快怀里,一个跃身,身姿矫健的上了马。

    “本官不是女人,可没那么娇气!”他又看向云南云西,抬手一揖,朗声笑道:“符生良先行一步了!”

    云南微微点头,揖手回礼。

    名为符生良的年轻知县,长鞭一挥,黑马嘶鸣,踏着雪又奔驰而去。

    殷三雨鼻中哼了一声,“反正谁冷谁知道!”

    这句话差点让云西喷笑出来,的确,这大冬天的,单衣骑马,绝对受罪。

    她很怀疑,没有她二人在场,殷三雨应该能骂出“冻死你个小囚攮的!”之类更解恨的话来。

    小囚攮的是进入山东地界,云西听来的脏话。

    当时露过一个小镇,正巧两个粗汗正在厮打,说了很多浑话,这一句云西听得很新鲜,转口去问云南,见云南气涨得紫红的脸色,就知怎么回事了。

    这殷三雨虽然生得很俊气,但是一身浑不吝的流氓气,与这种下三滥的粗话,莫名的般配。

    “小六!再腾出两匹马,你带着搬尸押人,回头从村里征量马车。我先送两位先生回衙!”殷三雨招呼了一声,就有捕快牵着两匹马交给云南云西。

    殷三雨冲云南一摆手,示意先行。

    云南颔首致谢后,率先上马。殷三雨跟着也上了马。

    云西也上了马,只是踩到马镫时,脚底板的燎泡被硌得针扎一样的疼。

    云南几次为她治过脚,如今冻得也快没知觉了,她却还是没能全部适应,这一铬,正咯到痛处,害她倒吸了好几口冷气,真是怎一个惨字了得。

    好在前世也算骑过马,有些经验,不至于在此处露了怯。云南却是十分娴熟,无论是动作还是身姿,都十分优雅。怎么也算是官宦世家出身,带着一种封建贵族的范。

    云西强压住疼痛,驱马插进云南殷三雨之间,积极的打听着自己的待遇:“刑房吏,包吃住吗?”

    云南又轻咳了一声。

    咳也没用,云西腹诽,她现在装十三,是尽力拉住殷三雨的注意力,好为他的身份多打一层掩护,真当她愿意当白痴啊!

    殷三雨笑着点头,“当然,三门六房,都在县衙起居。不过···”他话锋陡然一转,笑容更甚,肆意得有几分瘆人,“初入滕县,殷某有两句话,还要提醒两位。”

    云西扬着下巴,不惧的笑道,“殷捕头请讲。”

    殷三雨嘴里的红薯干翘了一翘,道:“滕县毕竟也是大县重镇,有些话该当掂量着说,有些事更该当掂量着做,眼里出气,才能活得安稳。”

    云西点点头,攥着缰绳的手交握向前一扬,有些敷衍的玩笑道,“自是自是,多谢殷兄关照。轮到云西,也有一句话呢。”

    “哦?”似是有些意外,殷三雨眯着眼瞥了她一眼。

    “吕德才一案,今日所言才是冰山一角···”云西拿不准冰山的说法古代是否也有,但看云南铁板一般的脸色,保险起见还是换了说辞,“呃···我是说才是九牛一毛,其中恐怕还有更为惊人的内幕。”

    殷三雨冷笑一声,道:“滕县许久没有刑房吏,本人便也兼着些职责,如今二位即到,也不便再掺和什么,只是记得我之前送给二位的话,就行了。”

    云西笑而不语,转过头开始审视着沿途的风景。

    一路上,虽然各怀鬼胎,勉强也算有说有笑。顺着一条宽敞的官道,又经过几个小村庄,三人终于来到了滕邑城前。

    隔着一条两丈多宽的护城河,风雪之日,也成了一条冰河,对面便是她们此番的终点。

    此时天色已经全黑,只看得清滕邑城城门庞大的轮廓。

    它赫然矗立在前方,像是一只蹲伏的巨兽,静静的镇守一方平安。城墙还有几把值夜的火炬,趴在古城巨兽的肩头,晃动着星点的火光。

    云南对她说,滕邑在大明立国之时,本是滕州,有九省通衢的美誉,后来降州为县,才成了今日之滕县。

    这一路,云西也大大小小的见过不少城楼,但是今夜,她仍旧被这古城的巍峨厚重的气势震慑住了。

    身旁的殷三雨掏出腰牌,朝着燃着火把城头大声喊了一阵。

    在一阵铁索哗啦啦转动声中,沉重的吊桥逐级降落,晃忽的光影中,两扇高大的城门缓缓洞开。

    云西隐隐有些激动。

    这便是他们即将要生活的地方。

    门后也有人举着火把,火舌舞动,不时发出嘶嘶的声响,映在他们眼中,熠熠的发着光。云西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被照亮了一些。

    她心底不禁发出了一声喟叹。

    滕邑。

    你究竟是个怎样的地方?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