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晚情深:俞少的宠妻日常 第108章 没有带过女孩子回家
    “打,打扰了。首发ww..co”叶澜衣眼皮猛跳了两下。

    她扭头便要走,却被紧随其后的俞绍衍按住,并带着她在偌大的长方形原木餐桌旁落座。

    大厅自此寂静了好几秒。

    可俞绍衍却好似舒然不知,坐下后便冲着旁边的佣人道:“去,再拿两副碗筷!”

    俞绍衍斜对面的一位温婉妇人终于忍不住,率先问道:“绍衍,这位是?”

    “二婶,二叔!”俞绍衍却是道:“你们什么时候到的?”

    “二哥,你可别想着转移话题!”对面的一个十七八岁的潮流少女,鼓着眼睛逼问道:“快说快说,这是不是我未来二嫂?”

    老爷子左手侧坐着一位戴着金丝眼眶、文质彬彬的中年男人,他佯怒道:“晨可,怎么跟你二哥说话的?!”

    “爸...”俞晨可撇了撇嘴,敢怒不敢言。

    “她叫徐薇薇,是我的...”接收到叶澜衣警告视线的俞绍衍,只能无奈道:“我的好朋友,前几天她受了伤,我带她回老宅休养一段时间。”

    若是不这么说,他想以她的别扭性子,怕是死活也不愿留下来。

    反正他从来没有带过女孩子回家,这份特殊,想必都能懂,至于名分什么的,就留待以后正名好了。

    如他所料,在座众人的脸上都浮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见状,俞绍衍微勾唇角:“薇薇,我给你介绍一下。”

    “这是我爷爷,那次寿宴你见过的。”

    叶澜衣冲着首座的俞兴华轻点了点头:“您好!”

    “安心留在这里养伤,把这儿当自己家,别客套。”俞兴华对叶澜衣也还有印象。

    “那是我爸,我妈!”俞绍衍指着老爷子下手座位的一男一女道。

    叶澜衣眨了眨眼:“叔叔阿姨好!”

    俞景明冲她笑了笑,林惠如也是分外亲切看着她:“薇薇,平时有需要,尽管跟我说。”

    “这是我二叔和二婶,你跟着我叫就可以了。”他继续介绍道:“这是他们的女儿晨可!”

    “二叔二婶,晨可,你们好!”叶澜衣点头。

    似乎是觉得她有些拘束,俞晨可热情地冲她抛了个眉眼:“薇薇姐,等你伤好了,我带你去玩滑板!”

    玩滑板?她小时候都没碰过这个东西,现在还能玩得动吗?

    叶澜衣唇角微僵,含糊应下了。

    而此刻,大厅门口,有个人向着众人大步走了过来。

    叶澜衣看到走进来的人,顿时惊了,他怎么会来这儿?

    显然,俞绍卿也看到了她。

    他今天不过是去晚了一会儿,病房就没了她的人影。一番打听之下,才知道她被俞绍衍带回了老宅。

    幸好,她安然无恙。

    “大哥,快过来坐!”俞晨可拍了拍身边的凳子,招手道。

    她长期待在国外,对谁都是自来熟。

    谁想俞绍卿只是冲她扬了扬唇角,为了就近坐到了叶澜衣旁边。

    叶澜衣眼睛一眨一眨的,似乎还在奇怪他为什么也在这儿。

    俞绍卿有些被她的表情逗笑了,刚想开口,却被眉间蹙起的俞绍衍抢了先:“薇薇,他是我哥,俞绍卿。”

    他们,是兄弟?

    叶澜衣各看了两人一眼,别说,还真有点相似的地方。

    只是,为什么在医院一个星期,这两个人愣是一点口风都没透给她?

    难不成就为了看此刻她这副吃惊的样子?

    叶澜衣抿嘴,对于这种富家子弟逗弄人的方式实在是有些不敢苟同,心里更是暗暗打定主意,吃完饭寻着机会便离开。

    饭后,俞兴华叫上两个儿子,以及俞绍衍两兄弟去了房,而林惠如则是和弟媳文舒兰相约出了门。

    于是,客厅里便只剩下了...

    叶澜衣伤着背,根本就坐不了沙发,所以,趁着这个机会她出了大厅,看看能不能趁机走掉。

    却没想有一个尾巴一直跟着她。

    “薇薇姐,你跟我说说,你和我二哥是怎么认识的?”俞晨可好奇极了,快走两步凑了过来。

    叶澜衣愣了下,不禁回想起和俞绍衍初见的画面。

    当时不过是为了生计去送鞋子,哪曾想会因此和俞绍衍牵扯上...

    “薇薇姐?”俞晨可叫道。

    她回了回神,道:“偶然碰到的。”

    很明显,俞晨可并不满意这个回答,她可怜巴巴道:“薇薇姐,我要听后续~”

    叶澜衣无奈:“后续就是,你二哥了我不少忙。”

    不得不承认,遇到俞绍衍之后,她的生活有了质的提升,甚至现在有了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店。

    更遑论,这期间,俞绍衍还多次替她解围。

    “懂了!”俞晨可忽的打了下响指,了然道:“就是英雄救美的经典桥段喽。”

    英雄救“美”?

    叶澜衣眨了眨眼,有些无语,从她身上哪里能找出一点美感?

    “走,薇薇姐,我带你去看看我最近练的新招数。”

    俞晨可可不在乎这些,直接招呼佣人给她拿来了滑板。

    两人来到一条比较长的下滑坡道,俞晨可让叶澜衣就在坡道下方等她,而她自己则是抱着滑板屁颠屁颠去到了坡顶。

    叶澜衣在下面观望着,远远地看着俞晨可急速而来,潇洒肆意。

    来回试了十几次之后,俞晨可不再满意之前的难度,于是,在即将接近叶澜衣的时候,做了一个转圈技巧。

    可很明显,她的功夫还没有练到家,而叶澜衣则是成了被殃及的池鱼、

    “小心!”俞晨可一时没刹住,直接往叶澜衣身上扑,若是往常也就算了,可现在,叶澜衣背后可还缝着线,若是倒在地上,后果绝对很悲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