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结婚之前,我不会再碰你
    “薇薇,我知道你喜欢他们,若是到时候你大哥真的不要他们,他们跟我们一起住也没什么,我们也不是养不起。/”俞绍衍眨了眨眼:“可是,为了他们就不生孩子,这个决定是不是有点太冲动了?”

    虽然他不太喜欢孩子,可是却也想她为他生下一个孩子。

    他负了叶澜衣,那是因为他深爱着‘徐薇薇’。

    可他作为俞家唯一还在的男丁,他有义务也有责任为俞家留下一个血脉。

    即使现在可以用各种高科技的手段,他只要献出一些精子,就可以获得一个优质的继承者。

    但他,却潜意识抗拒这种迎接新生命的方式。

    叶澜衣抿了抿唇,看着他眼中希冀的光,有些不忍,却还是坚持摇了摇头。

    先不论俞绍衍知道祺乐和祺铎是她的孩子之后,还会不会要她。

    就算以后她真的和他在一起,她也不会再要孩子。她已经让他们没有了父亲,自然不会再生一个孩子出来,分散掉她对他们的爱。

    见她态度坚决,饶是俞绍衍也不禁有些头疼。

    “薇薇,这个事我们能不能再商量商量?”俞绍衍仍不死心。

    叶澜衣撇开头,直接跑走:“他们出来了,我去接他们。”

    俞绍衍远远看着小女人站在两个孩子中间笑得温婉的模样,心头暖极了。

    若是以后他和她,每天也可以一起来接他们自己的孩子上下学,那一幕,该有多美好?

    这么想着,俞绍衍更加坚定了要和小女人要孩子的决心。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他这年龄再过几年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生得出来。

    更何况,女人要是年龄太大产子,似乎也很危险。

    看来,造娃这事得尽快提上日程!

    只是,小女人现在连和他同住一屋都这么抗拒,造娃这事那根本就是遥遥无期。

    毫无章法的俞绍衍,直接打电话询问了自称是情场老手的傅玖。

    然而,他只得到了五个字——霸王硬上弓!

    虽然他觉得有些不靠谱,但无疑他心动了。

    自从七年前开过荤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吃过肉。

    以前也没觉得有什么,可自从遇上‘徐薇薇’,便总是一股邪火在他心底乱窜,偏偏小女人还总是只给喝汤,不给吃肉...好不可怜的说。

    傍晚回到家,叶澜衣监督两个孩子洗漱结束,便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利落关门上锁,将客厅正打着歪主意的某人直接无视彻底。

    半夜,叶澜衣觉得有些口渴,她起身喝了点床头准备的水,又有些想去洗手间。

    想到俞绍衍在外面,她又有些犹豫。

    但很明显,这种生理上的需求,她抗拒不了。

    于是,她悄悄打开了门。

    外面静悄悄的,俞绍衍似乎已经睡熟。

    她将脚步放到最轻,屏住呼吸,悄无声息的走向洗手间。

    还好,他似乎是没被弄醒,她上完出来,准备回房。

    但当她回到房间,掀开被子躺下去的时候,却是被吓了一跳。

    床上有人!

    她连忙伸手打开了床头的灯。

    在看清床上的那个人之后,她羞怒道:“俞绍衍!谁让你躲在我床上的。”

    俞绍衍侧躺着,邪邪地冲她挑眉道:“我是来给你暖被窝的。”

    暖被窝?

    叶澜衣无语,现在刚过夏天,老大爷们都还穿着短袖汗衫,多数人家里都还开着空调。

    暖被窝,呵,他也真能编!

    但她也知道跟这个无赖争论这些完全是,没用的。

    于是,她下了床。准备穿鞋的时候,俞绍衍却伸手一把将她拉回了床上。

    一番天旋地转之后,她被他紧紧压在了身下。

    他看着她,竟像极了草原上许久没有进食的黑狼。

    叶澜衣汗毛竖起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要逃跑。

    可惜,她所有的抗拒、挣扎,在他眼中就像是挠痒痒一样,反而逐渐催化他身体内的**。

    俞绍衍一手紧扣着她的腰,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迅速低头吻住了她。

    不过一会儿工夫,他就已经撬开她的牙关。

    顿时,呼吸里全部都是他的味道,在寂静的黑夜,危险而致命。

    口中的氧气越发稀薄,她焦急、继续看似无用地挣扎,却在她某个抬腿的瞬间,一下子浑身僵硬!

    他的身体不知何时竟早已起了变化,在这样的黑夜里,坚硬灼热死死抵在了她的身上,犹如烙印一般。

    叶澜衣恐慌到完全不知所措,心跳紧张得仿佛要跃出喉咙。

    渐渐地,他不在单纯的流连于她的嘴唇,开始下移来到她的禁地...

    而本来在他的进攻下渐渐无力的叶澜衣,身体陡地一阵哆嗦。

    正吻得投入的俞绍衍被她的反应惊了一下,他睁开眼睛,垂眸看着她。

    此时她的脸色惨白,布满血丝的眸底有着清浅的水雾。

    俞绍衍眼中的**渐渐退却,却添了一份懊恼。

    他该知道的,她没有谈过恋爱,想必他这样的举动在她眼里会被想象成侵犯吧?

    于是,一向以冷静自持的俞绍衍此时竟像一个毛头小子一般无措地抓耳挠腮起来。

    良久,他沉下心,道:“你放心,结婚之前,我不会再碰你。”

    想必到时候,她应该就不会再抗拒了吧?!

    叶澜衣眨了眨眼,仍然缩在床头紧紧抱着枕头,似乎是有些不太敢相信他的话。

    “我俞绍衍一诺千金。”俞绍衍无奈,但为了让她放心只得又一次保证道。

    说完,他直接从床上下,来到地上,并将房里的灯都打开了。

    顿时,房中一片敞亮。

    见状,叶澜衣不禁缓缓松了一口气。

    见她那副后怕的模样,俞绍衍就知道不该请教傅玖那个坑货。

    若是今天把这事办了,还不知道会给这小女人造成多大的阴影,那他以后的性福可就堪忧了。

    “那我出去了,你早点休息。”俞绍衍道。

    “嗯。”叶澜衣轻应了一声,见他真的开门出去,她的心才彻底放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