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一辈子养着他们
    “不要,不要过来,放过我...”叶澜衣猛地惊醒。/

    她睁开眼睛,视线一点一点聚焦,发现自己已经逃脱了虎口。

    在感叹劫后余生的同时,她忍不住低声啜泣起来。

    刚刚她还在想,若是七年前的事再次重演,她怕是会忍不住当场撞墙自尽。

    只是幸好,幸好没有,不然,两个孩子要怎么办?

    如果她出事了,他们会成为孤儿,从而住进孤儿院,受尽欺负...

    她越想越觉得后怕,从低声小泣到嚎啕大哭,道尽了心头数不清的心酸和委屈。

    而一直守在一边的俞绍卿心中心疼,却根本不知道还能为她再做些什么。

    许久,大哭一通的叶澜衣,抽噎着鼻子慢慢稳住了心神。

    她擦了把脸上的泪水,抬眼看见床边的俞绍卿,她愣了下:“卿少,是你救了我?”

    俞绍卿犹豫了下,还是点了头:“艾米她不放心,就拖着我跟你一起去了云城。”

    “真是谢谢你们。”叶澜衣也没有多问,只是暗自庆幸自己还备了后手,不然今天怕是难逃魔掌了。

    “对了,这是在哪儿?”叶澜衣打量了一眼房间的布局,问道。

    俞绍卿回道:“我家。”

    “原来已经回了星城。”叶澜衣暗松一口气,却又突地想起什么,开口问道:“那个人,怎么样了?”

    虽然钟之瑶说那个黑衣男人就是七年前的那个人,即使身形相似,但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她恨那个男人,可她必需弄清楚他到底是不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那个人?”俞绍卿蹙了蹙眉,随意道:“可能死了吧。”

    被打断了四肢,又被剜掉了眼睛,割掉了舌头,就算不死,大概也不远了。

    叶澜衣脸上的血色蓦然褪去,如果那人真的是七年前的那个男人,他毕竟还是她孩子的亲生父亲。

    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那个人死了?那么,将来她如何面对两个孩子?!

    “你能不能我确定他到底是生是死?”她紧盯着他。

    俞绍卿见状,不解她为什么会为了那么一个险些欺辱了她的人这么上心,可见她那么认真,还是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华丽的声线带着几分凌厉:“那人怎么样了?”

    对方回答道:“卿少,还留着一口气,死不了。”

    因为他开了扩音,所以叶澜衣听得很清楚,她暗暗松了一口气,无论如何,她也得先拿到dna样本,先确定了身份再说。

    房间里沉默了一会儿,叶澜衣扫了眼床头柜上的闹钟,发现此时已经到了下午。

    她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可看着自己被撕裂的衬衫...

    “换洗的衣服放在洗手间了。”俞绍卿说完,便直接走了出去,并带上了门。

    叶澜衣感激的看了眼他的背影,这才快步走到洗手间。

    镜子里倒映出的,脖子上以及锁骨间密密麻麻的红梅,还是让叶澜衣一瞬间红了眼眶。

    她抿唇转过身,逼迫自己不去看那些痕迹。

    几近一番堪称自虐的清洗之后,她才缓缓穿上了俞绍卿给她准备的高领衬衫,正好可以把那些痕迹遮掩住。

    她感叹于他的细心,却在穿好衣服,看清镜子中那张毫无一丝化妆品痕迹的脸,陡地一慌。

    去见钟之瑶的时候,她是卸了妆的,那么,从云城到星城这一路,救了她的俞绍卿和艾米不可能没见到她的真面目。

    完了......

    叶澜衣十分忐忑的走出洗手间,却见俞绍卿提着一个盒子走了过来。

    “出来了?”他冲她扬了扬嘴角:“这是艾米给你送过来的。”

    叶澜衣缓缓走了过去,在见到那一盒子的化妆品时,怔住。

    “你放心,无论是我,还是艾米,一个字都不会往外说的。”他坦然一笑。

    “谢谢。”叶澜衣只能干巴巴的说着这个两个字。

    等她化好妆,回到店里已经是下午五点,已然快到了下班的时间。

    她刚到门口,身后就传来了一声汽车的鸣笛声。

    叶澜衣回头,见是俞绍衍的车子,愣了下。

    “上车。”他开口。

    “做什么?”叶澜衣看着他。

    “去接孩子。”俞绍衍心情似乎不错。

    孩子...

    虽然平时学校都有校车接送,可今天疑似七年前的那个男人出现,她心底还是感受到了一种难言的恐慌。

    她怕失去他们。

    “好,我们去接他们回家。”叶澜衣忙不迭点头,迅速上了他的车。

    他转身,要给她系安全带,出神的叶澜衣被他突然的接近吓得往门边一缩,道:“你做什么?”

    俞绍衍惊讶于她的反应,却是坚持替她扣好了安全带,并且还在她脸上吻了一下:“这是给你今天一天没给我打电话的惩罚。”

    叶澜衣嘴角微抽,因为心里压着事,翻了个白眼便没再理他,慌张的心却莫名平静了些。

    很快,二人到了学校。

    这段时间俞绍衍总会时不时过来接一趟两个孩子,一些同年级的家长,都已经认识了他。

    见他和叶澜衣过来,便有好几个家长相约走了过来。

    “你们是祺铎和祺乐那两个孩子的父母吧?”

    俞绍衍和叶澜衣相视一眼,刚准备说什么,就被叶澜衣抢了先:“是啊。”

    “我听我家那孩子说,你们家那两个孩子学习成绩特别好,不仅字写得好看,英语单词都认得一堆了,整个年级的老师都夸他们聪明呢。”

    叶澜衣冲对方笑笑:“我们平时上班忙,也没什么时间管他们,估计都是他们自己在家练的。”

    “孩子这么聪明,不像我家那小子整天就光顾着看动画片去了。”对方叹息了一声,又看了眼旁边的俞绍衍:“孩子估计随了爸爸,长得水灵极了,你呀,可真有福气。”

    “这是我的名片,有时间我们当家长的可以组织孩子出来一起交流,学习一下。”对方递了张名片给叶澜衣:“我孩子出来了,就不聊了。”

    说完,就急急忙忙向着门口走去。

    而叶澜衣摸着手中的名片,心中无疑是骄傲自豪的。孩子没有爸爸也没关系,她会把最好的一切都给他们。

    可是爸爸这个角色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她自己也是在钟父的万般宠爱下长大的。虽然最后证明她不是他的孩子后,钟父态度转变很大,可她心中其实还是十分感谢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