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衣衣,对不起,我来晚了
    “你的孩子呢?打了?还是生下来了。首发ww..co”钟之瑶做出一副兴趣盎然的样子,可又接着自问自答起来:“应该打了吧?否则这七年你又怎么可能过的这么潇洒?”

    “唉,真是可惜了。”钟之瑶摸着自己的肚子,毫不掩饰她的幸灾乐祸。

    “我没有时间听你说废话,你叫我来的目的是什么?”叶澜衣低头看了眼时间,不想跟她废话:“要什么条件你才愿意告诉我真相?”

    钟之瑶不管不顾,似乎是说上了瘾:“你难道不想知道,七年前,我是怎么把那个男人送到了你的房间?又是怎么在我和梓木的订婚宴上让你跟他春风一度?”

    “哦,不对不对,应该是被‘强暴’吧?”讲到这儿,钟之瑶眼睛倏地一亮。

    叶澜衣的脸刷的一下白了,这些年,她总以为不去想,就不会在意。

    可此时被人如此直白的说出来,她才陡地发现,她依旧跟七年前一样不堪一击。

    “叶澜衣,被强暴的感觉怎么样?被万人唾骂的感觉又如何?被心上人忘记的感觉好受吗?这些年午夜梦回,你还会不会想到这些?”钟之瑶继续道。

    “别说了!”叶澜衣双拳紧握,狠狠地盯着面前的钟之瑶。

    见状,钟之瑶却越说越起劲:“对了,你结婚了吗?要是你的男朋友知道过去那一切,不知道还会不会要十八岁就被人强暴的你?”

    叶澜衣双目充血,已然被刺激到了顶点。

    下一秒,她猛地站起身将石桌上的茶具尽数扫到地上。

    钟之瑶优雅的拍了拍裙角的水渍,缓缓开口:“真是可惜了,这可是你妈妈最爱的一套茶具。”

    闻言,叶澜衣靠着石桌才得以站稳的身子猛地一颤,不可置信的望着一地的碎片,心底突然有什么东西破碎开来。

    钟之瑶只觉得心底一种畅快油然而生。

    当初,她偷偷打开了那个房间,并专门雇了一个男人让他去侵犯叶澜衣。

    虽然,第二天她找到那个男人,才知道事情出了状况。

    那个男人所说,他进去的时候被人从后面打晕,等他醒来再去房间的时候,里面已经是人去楼空。

    但叶澜衣被人侵犯这件事,却是板上钉钉的。

    否则,两个月后,叶澜衣又怎么会被查出怀孕?

    所以,当时房间里应该还有一个人,那个人才是真正侵犯了叶澜衣的男人!

    不过,这些事情,想来叶澜衣应该不知道,不然,她也不会这么容易就把叶澜衣引出来了。

    似乎是看够了她悲痛欲绝的模样,钟之瑶这才缓缓起身来到她身边,笑道:“想知道你爸妈的下落吗?”

    她笑得诡谲,可叶澜衣濒临崩溃的心神还是迅速被拉了回来。

    这么多年亲生父母杳无音信,此时陡地听到他们的消息,叶澜衣很明显有些激动:“他们在哪儿?”

    “他们在...”钟之瑶显然是在顾虑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时间成熟了,我们自然会送你去见他们。”

    “只是,在这之前,你还需要配合我完成一件事。”钟之瑶勾起唇角,淡淡道。

    此时,花园另一角,走出了一个身形高大的黑衣男人,他快速扫了一眼钟之瑶,最后,将视线牢牢地锁在了叶澜衣身上。

    “他是谁?!”叶澜衣心中恍然一惊。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钟之瑶挑眉看着她,却是不着痕迹站在了男人的后方。

    叶澜衣快速打量了那个男人几眼,似乎身形是对的上的?

    可见着钟之瑶奇怪的话,奇怪的举动,叶澜衣心中警钟大响:“你想做什么?”

    “我能有什么目的,不过就是把当年睡了你的男人带来,想让你再次重温一下当初的感觉罢了。”钟之瑶笑得坦然。

    叶澜衣看着步步紧逼向她走过来的男人,全身抑制不住的哆嗦了两下。

    但她还是强迫自己稳下心神,她将手摸进口袋,直接用快捷键给艾米拨了过去。

    同时,快速寻找了周围可以逃跑的地方,拔腿就跑。

    “我劝你还是不要跑的好,不然,怕是你一辈子也见不到你那对正在受苦的爸妈了。”钟之瑶不慌不忙的冲着跑走的叶澜衣喊了一句,并点开了手机上的摄像功能。

    前行中的叶澜衣身子一怔,步子缓了下来。

    而黑衣男人则是趁机一把揪住了她的后领,将她抵在了围墙边上,并且直接上手撕破了她的衬衣。

    叶澜衣脑子顿时一片空白,她拼命的推拒着,可换来的是一通让她恶心到极致的啃咬。

    而不远处的钟之瑶看着这场现场表演,心情雀跃极了,她甚至已经可以预料到这些录像发到网上会产生多大的舆论效益。

    到时候,叶澜衣就算再如何洗白,也无济于事,她注定会成为世人眼中无耻的**荡妇!

    但在这一刻,却突然响起了男人的惨叫声。

    她定眼看过去,发现原本匍匐在叶澜衣身上的男人被两个黑衣大汉死死按押在了石子路上,而叶澜衣也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抱在了怀里。

    真是功亏一篑,她恨恨的跺了下脚,拿着手机迅速从花园的小门跑了出去。

    “愣着干什么,把她追回来!”俞绍卿冷声冲大汉吼道。

    接着,他脱下外套紧紧裹在衣不蔽体的叶澜衣身上,低头看着她紧闭的双眼和苍白的小脸,心疼的无以复加。

    一个多小时前,艾米找到了他。

    说是叶澜衣要去云城赴一个约。

    当时他听了就觉得不对,叶澜衣的父母好几年前就消失了,叶家老宅也早就荒废许久,根本不能住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