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为当年的孩子找爹
    看到钟之瑶的这句话,叶澜衣的脑子轰地一下炸了。

    其实,她之前便怀疑过,那个男人是钟之瑶安排的。

    那晚,她被钟母锁到了那个房间是二楼最角落的房间,一向无人问津。

    以当时钟母对她的防备,怎么可能在宴会结束之前放她离开。

    更何况,房间的钥匙,应该只有钟父钟母或钟之瑶有。

    她醉酒醒来之后,那个男人就莫名其妙出现在了她的床上。

    而她被侵犯后逃离,房门却又可以打开了。

    那个男人若不是和他们串通一气又怎么可能悄无声息进入她的房间!

    况且,当时她便猜测那个男人很可能是个‘鸭’,以钟之瑶对她的怨恨程度,怕是巴不得找个这样的人来羞辱她!

    叶澜衣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快速跳转的心跳,以及渐渐沸腾的血液。

    虽然知道钟之瑶向来轨诡计多端,这次突然跟她发这么一条信息也肯定是有什么阴谋。

    但不可否认,钟之瑶精确地抓住了她的软肋。

    她想要知道当年毁了她的那个男人到底是谁,更重要的是,她想知道两个孩子的父亲是一个怎样的人。

    于是,她回复了她:“什么时候见?”

    那边回复的很快:“时间你定。”

    “那就明天中午。”叶澜衣想了想,补充道:“记住,不要耍什么花招,我敢去见你,自然是备了后手。”

    是的,她根本就不敢相信钟之瑶这个女人,前前后后那么多次算计,她深知,这是个没有任何底线的女人。

    所以,在去云城之前,她单独找了雨点网吧的艾米。

    她相信这个热心肠的女孩,她告诉她,到达云城之后,她会每隔半小时跟她联系一次,如果突然断了联系,就马上报警。

    她记得叶家老宅附近不远处就有一家派出所,不论发生什么事,只要她能够撑上几分钟,也完全可以等到警察来救她!

    从星城到云城坐大巴也才一个小时,为了不让俞绍衍察觉,她如常坐着他的车去了店里。

    在他离开之后,跟徐姨单独说了声她去找徐长北有点事,便买了一张车票,去了云城。

    云城和星城隔得不远,可她这七年忙着到处打工,根本就没有时间回来。

    七年的时间,城区已然变化不小。

    叶澜衣站在路边,等到了经过她家的公交车,上了车,看着窗外倒退的风景,有些恍惚。

    她看到了自己曾经上过的中学,看到了曾经住过十几年的钟家,那个曾经带给她快乐,也成了她噩梦的地方。

    最后,她在离叶家最近的一个站台下了车。

    她寻了洗手间卸了妆,又戴上了口罩和帽子。

    快速来到贺家门口,她看着带着几分锈迹的门,微微恍惚。

    时隔七年,再次回到这个仅仅住过不到两个月的家,叶澜衣只觉得往日那些刻意遗忘的岁月似乎又重新变得清晰了起来。

    她还记得,有一次,她在那家超市买东西,浑然不觉外面已经下了雨。

    可等她出来时候,便看到亲生母亲淌着雨水迅速朝她走了过来,她看着她,笑得很满足:“衣衣,我来接你回家了。”

    以前在钟家的时候,她其实就听过钟母说自己母亲作风不好。但是,那会儿她不知道那才是她的生母啊,所以也都没有感觉,甚至,对素未谋面的母亲也有些误解。

    以至于,当时被叶家接回去的时候,她其实心里是排斥的。

    但也就是那天下雨,她看到平时很重视外表形象的母亲鞋子和裙子都是泥泞的时候去接她的时候,突然之间,那种血浓于水的感觉倏然清晰,消除了心里的隔阂,让她一下子觉得亲近了起来。

    可是,不过只是短短两个月,叶家破败,父母也突然消失。

    她四处的找,找了警察,登了寻人启事,可最终一无所获。

    叶澜衣收起回忆,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那道门。

    她远远看到花园里有一个女人在烹茶,那副状态竟像极了她的亲生母亲。

    听到脚步声,石凳上的女人转过身朝她看了过来。

    叶澜衣深吸一口气,走了过去,开门见山道:“我来了,你有什么就直说吧。”

    “不急,先坐下喝杯茶。”钟之瑶显得不慌不忙,将一杯茶放到了她的面前:“尝尝吧,你妈妈最爱的信阳毛尖。”

    叶澜衣心神微动,却并没有伸手接过来。

    “其实,说真的,我还挺佩服你的。”钟之瑶瞥了她一眼,将茶放在了石桌上,并轻抿了口茶水:“当年你也不过才十八岁,遭遇了那些事情,我以为你真的跳河死了。所以,我这七年过的很舒心。”

    “你还活着,我怎么能死呢?”叶澜衣嘴角微翘,似是嘲讽。

    可钟之瑶明显也不在意,她兀自继续说道:“当年刚进学校,我是真把你当成了好姐妹,谁想到现在...”

    听着她语气里的怅然,叶澜衣心底毫无波澜,她看着面前这个和她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女人,平静道:“不要跟我说,你所做的一切是都为了沈梓木?”

    这种鬼话,她不信!

    “哈哈哈,这么多年,没想到你才是最了解我的人。”钟之瑶挑眉看了她一眼,毫不掩饰眼中的妒意:“谁叫你刚进校就得了那么多人的关注!跟你走在一块儿,我就只能做绿叶一般的存在!这么多年过去,他的心里还是只有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