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探病卿少
    第二天,俞绍衍如常上班,叶澜衣的店也准备再次营业。免-费-首-发→

    因为店的变化比较大,在周围商家的劝说下,她还是买了一些炮竹来放。

    一时间整条街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

    店里陆续进来了不少人,叶澜衣远远瞧见雨点网吧的几个员工走了进来。

    她放下手中的活计,带笑迎了过去。

    “徐姐,恭喜你了。”艾米说着,递上了一个精致的盒子。

    “你们过来捧场,我已经很感激了,还带着这些做什么?”叶澜衣无奈。

    艾米眨眨眼:“这是卿少的贺礼,我们都是跑腿的。”

    说完,她径直将盒子塞到了叶澜衣手上,转头冲着身后的人道:“你们几个,赶紧的,还不去忙。”

    “你们都是客人,哪能让你们做事情。”她连忙上前拦住了他们。

    “徐姐,卿少可是给我们派了任务,完不成的话可是扣我们工资的。”艾米可怜巴巴道。

    “这...”叶澜衣头疼间,便见几人已经迅速扩散开来各自找事情做。

    “徐姐,你要是真的心疼我们的话,中午就做一顿好吃的慰劳慰劳我们。”艾米说完,便也走开。

    叶澜衣见劝不住他们,看着络绎不绝进店的人,只得去忙自己的事情。

    由于今天店内所有的东西一律八折,加上两位星级大厨坐镇。

    无论是一楼翰飞的炒菜,还是二楼清和的甜品,都深受欢迎。

    直至下午,叶澜衣一众才有时间吃饭。

    餐后,艾米留在店里和叶澜衣闲聊,其余人都回去休息了。

    “你们卿少还没回来吗?”叶澜衣瞥了眼桌子上的礼盒,突然问道。

    艾米见她主动问起老板,唇角一勾:“回了,就是前几天淋了雨,感冒了。”

    “喔,对了,就是徐姐你在店门外晕倒的那天。”艾米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

    闻言,叶澜衣心中一紧。

    “是你们救的我?”她问道。

    “我也没做什么,是卿少把你抱进屋,又冒雨到处去给你找的药。”艾米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一个为老板刷好感的机会!

    是他!

    叶澜衣瞪大眼睛,她就说那个身影怎么那么熟悉,原来竟是卿少!

    于是,她连忙去三楼拿了那件睡裙和手机下来。

    “这是你的吗?”她问道。

    艾米不好意思的冲她笑了笑:“徐姐,不好意思啊,当时没别的衣服,只能给你换上这个了。”

    她丝毫不提,这是为了撮合两人才特意挑的一件。

    只是没想到,到最后全都便宜给了别人,想到这里,她就气得牙痒痒。

    叶澜衣勉强笑了笑:“你这也是为了我着想,我理解。”

    “那这手机?”她继续道。

    “这不是我的,是卿少的。”艾米低头辨认了下:“应该是那天忘在你这儿了~”

    叶澜衣一怔,抬眼问道:“他现在在哪儿?”

    “卿少身体不是很好,那天淋了雨隔天就送医院了,现在还在家里躺着呢。”艾米道。

    叶澜衣蹙眉,想了想还是开了口:“把他家的地址给我。”

    她必须当面把这一切都问清楚!

    “你等等,我马上发给你。”艾米瞬间乐了。

    等真到了卿少所住公寓的门口,叶澜衣发觉她的手都在颤抖。

    她紧了紧手中的袋子,又连续深吸了好几口气,这才伸手敲响了门。

    “咳咳咳...”随着拖鞋拖曳在地的声音,伴随着的还有一连串惊心的咳嗽声。

    这么严重?叶澜衣口中不禁喃喃道。

    咔嚓!

    抬眼的瞬间,她撞入了那双依旧透彻明亮的双眸,只是此时染上了些许惊讶、欣喜...

    卿少迅速掩下所有的情绪,冲她笑道:“徐老板,你怎么来了?”

    “听艾米说,你感冒了。过来看看。”叶澜衣收回视线,举了举手中的袋子:“顺便给你带些吃的。”

    “那...你先进来吧。”卿少显得有些局促,他打开门,做了个请的姿势。

    叶澜衣缓缓点了下头,还是走了进去。

    “随便坐。”卿少道了一句,便忙不迭开始着手整理有些杂乱的客厅。

    叶澜衣看着他的一系列动作,神情间隐隐有些错愕。

    她没想到外表清隽、看似遗世独立的他,还会有这么一幕贴近——生活的一面?

    本来提着的心,也渐渐放松了下来。

    不管他是什么人,也不论他怀着什么样的目的,他了她那么多次是事实。

    起码到现在为止,他还从未伤害过她。

    将客厅散乱的一堆衣服都送到洗衣间之后,卿少从厨房给她拿了一瓶果汁,神情间还隐隐可见一丝羞窘。

    “艾米他们今天都过去了吗?”卿少忽然问道。

    叶澜衣冲他点头:“嗯。”

    两人聊了一会,气氛却慢慢沉寂下来。

    叶澜衣咬唇从包里拿出了手机,放在茶几上。

    “那天谢谢你。”她深吸一口气看向他。

    卿少眸光微闪,道;“有什么问题,你就问吧。”

    叶澜衣没想到他会那么直白,不过,这也免了她多费口舌了。

    她伸手当着他的面解开了手机锁屏,并将手机通讯录展示给了他。

    叶澜衣紧盯着他,不放过他脸上任何的一丝情绪。

    可卿少只是蹙眉摸了摸自己的脸,淡淡看向她:“我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

    “为什么我的号码,会是‘衣衣’这个备注?”叶澜衣蹙眉。

    “你在医院给我的手帕,上面嗅着一个小小‘衣’字。”卿少转身从卧室拿出一条手帕:“我以为这是你的小名。”

    叶澜衣将信将疑的接过手帕,果然,手帕上的‘衣’字依旧十分清晰。

    “那这锁屏的密码?”她又问道。

    “喔,那是我的生日。”卿少反问道:“是有什么问题吗?”

    “咳,没事,我以为...”叶澜衣道:“我的生日也是这一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