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到底是谁?
    “喂,你...”

    她想骂他几句,他却趁机撬开了她的唇,直接勾缠住了她的舌头。免-费-首-发→

    叶澜衣身子猛地一个战栗。

    咳咳咳...

    不合时宜的咳嗽声从叶澜衣身上发出来。

    俞绍衍连忙松开她,见她满脸通红,他眼中飞快划过一丝懊恼:“薇薇,你没事吧?”

    她继续干咳了几声,半晌愣是才缓过来。

    “你就不能有点自制力吗?”叶澜衣是又气又无奈,可心底却因为他的举动而不禁有丝丝的甜意涌出。

    见她似乎没有生气,俞绍衍无辜的眨了眨眼,他也不想,只是每次一碰到她,他就情不自禁。

    “是你太诱人了。”

    他紧盯着她,目光灼灼。

    呵,诱人?叶澜衣有些无语,看来这个男人的审美已经到达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强忍着没一巴掌拍在他脸上,她深吸了一口气:“你回家吧,我没事了。”

    “我就在这里陪你!”他的语气认真且不容置疑。

    “不用了,今天谢谢你。”为了以防他再做出‘出格’的举动,也为了,守住自己的那颗心,叶澜衣直接拒绝道。

    俞绍衍打定主意一定要留下来,自然不会因为她的一两句话就这么离开。

    所以,他坐在叶澜衣床边不动分毫,清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叶澜衣没办法,这人赶又赶不走,她力气也没他大,还生着病,便只好由他去了。

    渐渐地,身体上的无力感再次袭来,叶澜衣昏昏沉沉间又躺回了床上,重新睡了过去。

    俞绍衍听到床上的小女人呼吸变得均匀绵长,眉眼也跟着柔和了下来。

    他俯身下去,轻轻的将唇印在了她的眉心。

    他会等,终有一天,她会敞开心扉,完全接纳他!

    在这之前,他只要守在她身边,护着她、宠着她就好!

    时间,慢慢过去,渐渐地,窗外的天色都开始有些发白起来,但狭小的小隔间里依然灰暗。

    叶澜衣是被一阵腹痛疼醒的,她起身想去趟厕所。

    谁知她刚动,一直握着她手的俞绍衍也立即醒了过来。

    “薇薇,怎么样,好些了吗?”即便意识还没完全清醒,可他却一直惦记着这事。

    叶澜衣一愣,他,是在这里陪了她一夜吗?

    不过,似乎,真是好了很多……她认真点头道:“好多了,谢谢。”

    说完,她挪动了下身子:“我要去洗手间。”

    “好。”俞绍衍站起来,将凳子挪开:“你家的灯坏了,喏,把手机拿上。”

    “嗯。”叶澜衣应了一声,接过手机。只是她双脚刚着地,腿就一软,顿时,向着前面摔去!

    她本能惊呼的同时,俞绍衍已经快速伸出手臂将她往怀里一揽。于是,她便直直地撞入了他的怀里!

    “我送你过去。”俞绍衍见状,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你!放开!”叶澜衣挣扎,她狠狠捶了下他的胸口。

    俞绍衍没有说话,而是被她的那击捶打乱了心神。

    砰!

    下一秒,俞绍衍撞到门檐,被反弹了回来。

    在他退了好几步,稳下之后——

    叶澜衣嘴角抽了抽,有些不忍直视:“怎么这么蠢?”

    俞绍衍的脸直接沉了下来,刚刚的那点旖旎顿时消失殆尽。

    他这是因为谁?

    没良心的小女人!

    叶澜衣想着好歹也是在她家受的伤,便出口问道:“哎,疼不疼啊?”

    闻言,俞绍衍的嘴角却是忍不住翘了起来。

    这样似乎很没面子,这么想着他又迅速抿直了唇角。

    “把这地方改了!”他只有这一个要求。

    叶澜衣暗暗撇了下嘴,她又没他那么高,改它做甚?

    这般想着,嘴上却是应道:“改改改!明天就改!”

    反正,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可俞绍衍听了,却是十分满意。

    他抱着她到了洗手间,当看到只有不到两平米的空间时,不由蹙眉。

    他的小女人,怎么能在这样的环境生活!

    可是,他如果约束她,不让她住这,她是不是反而会生气?

    这一刻,俞绍衍甚至希望她能够贪慕虚荣些。

    他将她放在马桶上,然后,站立不动。

    叶澜衣见他不走,懊恼地喊道:“你不走,我怎么上得出来?”她简直要抓狂!

    俞绍衍平时哪里被人这么吼过?可是,此刻他却是乖乖地转身离开。

    他轻捂着额头上的红肿回了隔间,一边走一边忍不住发出一阵阵抽气的声音。

    可他刚坐下,就听到卫生间里的小女人传来了一声堪称惨绝人寰的尖叫!

    常言道,人不可能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可关心则乱的俞绍衍却愣是第二次撞上了那道门檐。

    在站稳之后,俞绍衍依旧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洗手间。

    “薇薇,薇薇,你怎么了,你没事吧?”他着急的敲着门。

    叶澜衣没空搭理他,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只着一件堪堪盖住臀部的丝质睡裙,不禁有些咬牙切齿:“俞——绍——衍!”

    她瞥了眼卫生间衣架上湿漉漉的一堆衣服,那明显是她昨天穿的那一套。

    而且,她根本就没有在店里放衣服的习惯,这裙子根本就不是她的,就连内裤也...

    她恨恨咬了下唇,除了第一眼就看到的俞绍衍,她想不到还有谁会她换衣服?

    里面半天没有响动,俞绍衍心头一惊便要踹门而入,卫生间的门却突然开了。

    “我的衣服是怎么回事?”叶澜衣蹙眉审视着他,不禁在想这人是不是故意的,明明那么多种的睡衣可选,为什么非要选这种穿了比没穿还诱惑的丝质睡裙?!

    还有,他到底是从哪儿寻来的这种裙子?

    她猛地摆了摆头,不对,现在的重点是,他似乎是把她看光了。

    虽然理解全身淋湿的她,不换掉衣服会更加糟糕,但,但是...

    叶澜衣胸口起伏着,就连她也弄不清自己是生气还是羞恼了?

    俞绍衍并没有立即回答她,而是仔仔细细将她打量了一番。

    他的目光很纯粹,并没有藏着什么欲念,可即使如此,她还是有些不习惯。

    叶澜衣拢了拢身上的睡裙,只感觉下身凉飕飕的,瘆得慌。

    见她没什么事的俞绍衍,果断地收回了视线,只是,她这衣服确实不太适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