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衣衣?是谁在叫她?
    她瞟了一眼自己手中那小的可怜的遮阳伞,这时若是出去,铁定淋成个落汤鸡。免-费-首-发→

    换作平时,她都不会这么出去糟蹋自己的身子,更何况她现在还是特殊时期,那就更不能淋雨了。

    她退回了店里,却没想到,外面下着大雨,这里面的雨也下的不算小!

    叶澜衣愣了。

    本来她这店也不算大,总共就那么几十平米,可此时,只一眼扫过去,却愣是让她发现了不下十个漏水处。

    叶澜衣恨恨的咬了咬贝齿,她就说之前那店家怎么会那么爽快的就把这里转给了她,原来这里竟到处都是bug!

    本来以为自己在社会上摸爬滚打早已参透了人心,却没想到还会被骗!

    可转让合同已签,且又过了好几个星期,那店家肯定不会再理睬,现在她似乎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但就算要修,也得等雨停了,天亮了,才叫的来工人。

    只是,现在这情况...

    叶澜衣不敢再耽误,赶紧仔细将店内查看了一番,好在,最重要的厨房倒是没有漏水。

    于是,她赶紧把店里前厅的有些重要东西尽数搬去了厨房,只余一些桌椅堆在没有漏水的地方。

    但看着自己花了大价钱钱修整过的地板,叶澜衣还是忍不住一阵肉疼。

    思及此,她又去了厨房把一些闲置的盆和桶,将每个漏水点给接上。

    但雨势太大,她只能机械似的多次运着那些装满的盆、桶...

    雨水和汗水夹杂一起早已浸透了她的衣服,她能感觉到她的头越来越沉。

    但就在这时,一阵响彻云霄的惊雷在天空炸开。

    嗞嗞嗞...

    她眼见着店里窜起一条火花,紧接着店内的灯‘刷’的一下,也熄了!

    而此时,用了大半夜的手机,电量告罄,也自动关了机,整个店内霎时陷入彻底的黑暗。

    叶澜衣被吓得往后一缩,径直撞上了身后的椅子上。

    咝,伴着一声痛呼,她却也清醒了不少。

    在瞥到店内墙角隐隐冒出来的火花时,她的瞳孔猛地收缩。

    顾不得打伞,就这么淋着暴雨出了店门。

    在拉下电闸的那一刻,松下心神的叶澜衣再也抗不住,直接软在了地上。

    在雨水的侵袭下,叶澜衣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重。

    隐约中,似乎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她耳边说着:“衣衣,衣衣...”

    直到她彻底陷入黑暗。

    衣衣?是谁在叫她?

    俞绍衍吃完饭,又返回公司开了一个紧急会议,已是晚上十点多了。

    本来还想处理文件,却在见到外面电闪雷鸣、昏暗黑沉,不知怎么又想到了徐薇薇,紧随着的又是抑制不住的担心。

    也不知道那个小女人有没有带伞?

    这个时间,也该关门了吧?

    可她那店里的生意那么好,也不一定吧?!

    为了能安下心,他直接开车去了‘徐薇薇’所在的那条街。

    远远见着她的小店没有亮光,俞绍衍不禁勾了下唇角。

    小女人那么聪明,应该早就回去了吧。

    虽然这么想着,但没真正去店里看一眼,他总觉得有些不安心。

    就在他走近,却发现店门还是开着的时候,又不禁有些好笑。

    难道她回去的时候,就没有检查一下店门还没有关上吗?

    一边感叹于她的迷糊,一边却下车撑伞走了过去。

    为了避免明天过来看到一张因为店里遭窃而哭丧着的脸,他决定做一回好事,她把门关上!

    只是,在他走进店里,却发现店里弥漫着一股烧焦味道,瞬间神情一慌!

    他按了几下电灯的开关,可是,却没有任何反应。

    “薇薇!薇薇!薇薇!”

    这一刹那,俞绍衍有了前所未有的害怕。

    陡地见到隔间有亮光,他连忙跑了过去。

    在见到好好躺在床上的小女人时,他猛地松了一口气。

    可当他走近一看,却发现她眉头蹙紧,整张脸泛着不正常的红晕,显然十分难受。

    他伸手触摸床上的叶澜衣,她却没有任何反应,身子更是烫的厉害。

    俞绍衍刚准备倾身抱她出去,可想到外面大雨倾盆,若是再淋着一点,怕是会更糟糕。

    于是,他也不管现在是几点,直接拨通了家庭医生的电话:“杨医生,我女朋友生病了,现在浑身发烫,你快过来我看看她,地点在中天大学后街!”

    “薇薇,你放心,医生马上就过来了。”俞绍衍握住她的手坐在床沿上,在感受到她的手心都发烫时,他心疼呢喃道:“蠢女人,你怎么会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早知道,他无论如何也要死皮赖脸留下的。

    咳!床上的女人突然咳嗽了两声,俞绍衍本来聚拢着的眉顿时蹙的更深了。

    “杨医生,怎么还不来?”

    他蹙眉起身,一眼就瞟到了床头柜上乱七八糟堆在一块儿的感冒药和退烧药,还有那杯喝了一半的水。

    应该是吃过药了?!

    俞绍衍不禁松了一口气。

    可她似乎睡得并不安稳,不停呓语着冷,他能很明显感觉到她在颤抖。

    冷?

    他又摸了一把叶澜衣的额头,却几乎要将他的手烫化。

    隔间并不大,几乎一眼就能扫尽,很明显这里已经没有别的被褥了。

    俞绍衍有些犹豫,却在见到她翻身蜷缩成一团时,立即动手将身上有些坚硬的西装外套脱下。

    他看着格外狭小的床,蹙眉间掀开被子,却被她身上那件堪堪挡住大腿根的睡裙给吸去了目光。

    叶澜衣睡得不踏实,时不时会动一下,所以,睡裙早就不知不觉中给挪到了腰上,诱人的线条似有似无露着。

    俞绍衍的眸子深了深,没想到小女人平时看起来瘦,其实还蛮有料嘛!

    他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的抱起她,然后让她整个人窝在他的怀里。

    怀里的身躯柔软让人的不可思议。

    细腻的触感,再加上之前看到那一幕无不都在挑战着他的忍耐极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