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你没什么要解释的吗
    俞绍衍的语气,带着几分力道。

    而回绕在他身上无形的气场,让此刻的气氛变得更加压抑。

    她之前本来想借着沈梓木让他退让,可此时见他蹙起了眉,才猛地醒悟过来。

    她怎么会忘了这个男人强烈的占有欲,此时她还是他的未婚妻,以他的性子……

    既然已经决定彻底甩开过去,那就没必要再掀起这无端的争斗,更何况,这还可能牵连到沈梓木!

    想到这里,她拍了一下沈梓木的肩,道:“俞总说要送我回去,你就先走吧。”

    沈梓木不得不放开,她对他的态度才刚刚好转,他不想再惹得她生气。

    于是,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叶澜衣走到俞绍衍面前。

    “俞总,可以走了。”叶澜衣道。

    俞绍衍想到刚刚叶澜衣和沈梓木拥抱,此刻,却用这么客气疏离的话对自己,心头就涌起一阵怒意。

    “你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俞绍衍盯着她。

    叶澜衣一愣,下意识地看了沈梓木一眼。

    她淡淡道:“不过就是跟个朋友叙叙旧而已!”

    “朋友?”俞绍衍瞥了眼几乎要将眼珠沾在她身上的沈梓木,冷讽道:“你这么认为,别人可不是这么想的。”

    叶澜衣蹙眉,听着他泛酸的语气,有些不是滋味,她何时见过俞绍衍这般得理不饶人的模样,竟还是为了一个才见过几次面的未婚妻。

    她道:“俞总,你是不是太敏感了些?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没好到可以互相介绍朋友的地步吧?”

    俞绍衍被她的话说的一滞,刚刚那些话都是无意识冒出来,话出口的时候几乎像是没过脑一样。

    眼中默默飘过一丝懊恼,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只是,看到她和沈梓木凑到一起,他心里就是莫名其妙堵得慌。

    “澜衣,还是让我送你吧?”沈梓木见着两人的僵局,便直接冲叶澜衣道:“我的车就在外面等着。”

    叶澜衣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俞绍衍沉了脸,开口道:“跟我走。”

    叶澜衣看到他不容辩驳的表情,顿时,心头一沉。

    她意识到,他似乎是真的生气了,但此时若是真跟他走了,那么之后,估计就很难脱身了。

    她想要一个人安安静静的,真的就那么难么?

    见她神色晦暗,俞绍衍又有些不忍:“衣衣,沈先生还有婚约,为避免再惹上什么麻烦,还是坐我的车吧。”

    此话一出,叶澜衣的神色一僵,刚刚在台上被围攻的画面依旧历历在目。

    沈梓木见她的神色明显不对,连忙开口解释道:“澜衣,我和钟之瑶早就分手了,过段时间,我就会召开新闻发布会,说清楚这件事情。”

    他已经决定无论用什么办法也要将钟之瑶手中的视频拿过来,不然对他永远都是一个掣肘,即使叶澜衣一时不会接受他,他却也不能让那种无耻毒妇再留在他身边晃荡。

    俞绍衍双眸微眯,他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想要和她再续前缘?

    沈梓木的目光回视他,即使此时略显狼狈,可这不足以让他退让。

    看着针锋相对的两个男人,叶澜衣一阵头疼,一边是她不愿伤害的前前男友,一边是她不想得罪的前男友,该怎么选择似乎已经成了终极的难题。

    余光扫到驶过来的出租车,她毫不迟疑,直接拦了车绝尘而去。

    想必她不在,那两个男人也吵不起来。

    上车之后,叶澜衣终于是松了口气。

    寻了一个地铁口,她走进洗手间,确定无人留意到她之后,这才换了装。

    再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是徐薇薇了。

    路上她就已经在看房源信息,终于让她找到了一家小店的转租信息。

    她看了下地段,从小店去两个孩子的学校还有直达的地铁,这样到时候接他们放学也方便,这一想,便直接联系了那边。

    转租人似乎也很急切的想要找到接手的下家,所以便直接约好了下午去看店面。

    小店不大,三十多平米,外面大概可以摆上两排桌椅,坐上一二十个人完全没问题,里面的厨房设备也齐全,炒菜煮饭的锅具也都有。

    租金也还合理,每月两千五。

    因为是一所大学周边唯一的一条商业街,所以客流量这方面完全不用担心,只要味道够好,想必是会有不少学生过来吃饭的。

    从前,她就喜欢做各类吃的,还在初高中的时候就报了不少烹饪、甜点班,这些年,当爹又做妈,更是练得了一首好厨艺,加上两个孩子一向嘴馋,她也自创了不少新菜。

    开店倒是可以,可她一个人很明显是忙不过来的,不过,好像听说徐哥的姑妈最近在找事情做。

    这么一想,倒是可以联系一下,之前她就听徐哥说过他姑妈做菜很有一手。

    在和对方互留了联系方式,约好第二天交定金,叶澜衣便打电话联系了徐哥的姑妈,那边十分爽快的答应了。

    当晚,叶澜衣就在网上订制了几套木制的桌椅,还有餐具,因为小店原本就是做吃的,所以整体的格局倒是不用改,只需要买些小东西做一下装饰,再换个招牌就可以了。

    不过,现在的学生虽然舍得吃,可若是没点有趣的东西却也留不住他们,思及此,叶澜衣又在网上订购了一些做甜品的工具。

    到时候,徐哥的姑妈就负责炒菜,她自己就负责收洗餐具、收帐之类的事。、、

    毕竟开业初期,请太多人,那根本就不太现实。

    忙到了半夜,叶澜衣却依旧精神抖擞,能有一份独立的事业,一直是她内心的渴望!

    而那天眼睁睁看着叶澜衣离去的俞绍衍和沈梓木,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之后,他们就再也找不到叶澜衣了。

    沈梓木通过朋友,要到了叶澜衣参加节目时登记的手机号,可是,那边却提示机主的号码已停机。

    而俞绍衍,也几乎要将电话打爆,可每次打过去都是停机的提醒,因此,他已经摔了好几个手机,弄得一众下属开会时连大气都不敢喘。

    最后,他甚至还让人去查了叶澜衣的银行转账记录,可银行方面却表示她早已现金的方式,将钱全部取走了。

    他彻底失去了她的踪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