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一切公之于众
    听了艾昕雨的那些话,人群中虽然哗然一片,可不少人仍旧还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

    毕竟,台上的叶澜衣实在是太漂亮,他们私心里不希望这些是事实。

    可在有一部分人拿到纸片和照片之后,即使有主持人前来控场,却依旧挡不住那些粉丝的愤怒。

    之前看着叶澜衣的眼里有多爱慕,此时就有多鄙夷。

    “什么?高中就私生活混乱,和众多男人纠缠不清?”

    “十八岁就未婚怀孕连男人都不知道是谁!”

    “怀孕期间,还因为嗑药被送进过医院!”

    “活该她还没入学就被退档,不然星城大学百年名誉就被她一个人毁了!”

    “不用想这人肯定十分糟糕,要不然,她的父母怎么会直接将其逐出家门不管不问!”

    “真恶心!什么清纯女神,不过千人骑万人枕的婊子、贱人!”

    “亏我们之前还这么喜欢她,看来当初戴着面具也是怕事情败露!”

    “而且,她到了最后一刻又揭掉了面具,其实就是为了巨大的反差,利用大家被惊.艳到的心情,赚取人气?”

    “这就是彻头彻尾的心机婊?!”

    “我们竟然被她骗了这么久!贱人你还有脸站在台上,赶紧滚下来,别污了我们的眼睛!”

    “快滚下来!”

    台下,一片指责谩骂的声音。

    而台上,叶澜衣看着众人愤怒的面孔,听着层出不穷的脏话,心头不由得有些讽刺。

    这群人前一秒还对你爱的死去活来,下一秒不问是非就这么谩骂起来,一口一个贱人、婊子,委实可笑!

    七年前,她也是这样被人围在中央不停的辱骂...

    似乎只是从一个地方换到另一个地方,不过就是骂她的人多了一点,说的那些话更难听了一点,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不,不一样了,现在她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出生,或许,此时正气愤坐在电视机前。

    七年前,她孑然一身,可以任由这些人谩骂,但现在,作为母亲,她有必要、有责任为他们做一个好的榜样。

    于是,她奋力挣开紧扣住手腕的手,抢过艾昕雨的话筒走到台前:“各位,我知道你们现在很愤怒,愤怒我欺骗了你们。可从始至终我没有刻意隐藏我的那些过去,不然,这位艾小姐也不会对我过去的那些事知之甚清了,各位的手中也不会出现那些所谓的证据。”

    “七年前,我未婚怀孕是事实,我不否认,可其中却也有隐情。”

    “但那些所谓的私生活混乱,嗑药之类,纯属诬赖,若是大家不相信尽可调查。”

    “我被星城大学开除不假,可我凭借自己的实力考上这所大学也是事实,试问一个私生活混乱、人品糟糕的人如何会沉下心来好好学习考上这所世界闻名的学府?!”

    “还有,我当时是18岁,不是十五六岁,是个成年人,完全有独立思维的能力!”

    “未婚怀孕又如何?谁年轻时还没遭遇点糟心的事,这些年我不也为这付出了代价?!”

    “更何况,现在又不是露个脚丫子就会被骂无耻、跟男性独处一室就会被拉去浸猪笼的古代!如今是改革开放后的新社会新时代,现场主张独立的女性想必也不在少数,为什么又单单把这套权衡标准放在我身上,推己及人,我想大家都不愿意自己在生活上遇到这种事情。”

    叶澜衣的指尖紧紧扣进肉里,鲜血在没人注意的瞬间悄然滴落。

    人群从刚刚的骚动变为困惑,却也渐渐安静了几分。

    她暗暗吐了一口气,却在瞟到一旁不断在后退的身影时,陡地出口,言辞咄咄道:“我不知道这位艾小姐到底是何意?竟然会在俞氏如此重要的场合,爆出这些东西!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没把俞氏放在眼里?!”

    “另外,我很怀疑是不是艾小姐是不是收了某些人的好处,才会特意装作是我的粉丝上台?!不然以艾小姐的记者身份,想必写几篇报道足以将这些告知大众,又何必非得挑在这个时机!”

    艾昕雨手中没了话筒,说出的反驳之语,台下根本就听不见,无奈之下,她只能把目光投向了钟之瑶。

    台下钟之瑶的双眸不着痕迹的暗了暗,她没想到叶澜衣的嘴皮子会这么利索,三言两语便将场上原本燥乱的气氛安抚了下来。

    她不禁庆幸,她还备了后招。

    只见她摸了摸头发,紧接着就听到有一道极有穿透力的声音冲着所有人喊道:“大家都不要被这个女人的花言巧语给骗了!”

    “一个十八岁就怀孕的女孩,能好到哪里去!”

    “不过就是个婊子,还敢在台上装模作样、大放厥词,快给我们滚下去!”一个中年女人盯着叶澜衣漂亮的脸,眼中阴狠,紧跟着大吼出声,拿起手中的矿泉水瓶就冲着叶澜衣砸了过去。

    叶澜衣猝不及防,而好不容易挤上台的沈梓木见状连忙将叶澜衣整个人罩在了怀里。

    他的头,被砸了个正着。

    她一愣,看着暗自倒吸气脸色倏地煞白的沈梓木,陡地想到好像前不久他才动过脑部手术。

    而刚刚那瓶水——

    叶澜衣一看,竟然还有大半瓶没有喝完!

    那种力道,她足可以想象出来!

    见他额头上不停地渗出汗,叶澜衣慌了。

    她连忙扶住他:“你没事吧?”

    沈梓木摇头,面上竟还带了喜色:“我没事,枝枝,我就知道你还是关心我的。”

    若不是时候不对,叶澜衣还真想翻个白眼。

    就在这时,原本安坐于台下的钟之瑶也紧张了起来,在助理的护送下跑到了台上。

    “梓木,你没事吧?”钟之瑶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他,她原意只是想对付叶澜衣,谁能想到他又从医院跑了出来,甚至不顾自身的安危替叶澜衣那个贱人挡了东西。

    “你上来做什么!”沈梓木滴着冷汗,看见她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钟之瑶没再说话,只是低眉顺眼的陪在他身边,好不委屈。

    终究是头疼难耐,沈梓木的身子晃了晃。

    而与此同时,两双手几乎同时扶住他的两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